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定策 > 第四十九章 卖字

第四十九章 卖字


  张嘉冲陈留王试了个眼色,陈留王会意,忙劝道:
  “兄长,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者,咱们又不是派良家女子去行龌龊之事。只是着风尘中的侠女,设下一局尔。当与君子之道无违。”
  方枢内心中虽然还是不太情愿,但到底陈留王才是这几人的主事。他已然开口同意,方枢也只得不再言语。
  方玑见自家大哥默许,才与张嘉商量道:
  “这选派的人最好与我等无甚亲旧,起码不能让梁家父子看出来其中的干系。这洛阳城中的官场网络,梁翼怕是比我等熟悉百倍。去哪里寻一个办事妥当,又能不引起怀疑的人来?”
  张嘉笑道:“叔天担心的有理,这人选我已然想到了。”
  方玑忙问:“是何人?”
  “前任董少府家的孙儿,董鹏。”
  方玑又问:“董家与子瑜是何关系,可否牢靠?”
  “我与他父亲是少时玩伴、同窗好友,但二十年来我在洛阳为官,他却一直赋闲在家。平日往来只有书信而已,旁人绝不知道这层关系。”
  “可董鹏此子似乎没什么才干名声,安排他行事能否妥当?”
  “董鹏这些年一直在冀州老家厮混,半月前来的洛阳,到了前日才到我府上拜访。其父有一封书信给我,让我多加照顾。这人虽然没什么才干,但妙就秒在也是个有名的浪荡公子。着他行此事可谓本色出演,绝无破绽。”
  陈留王听到这,不禁插嘴道:
  “那他如何才能与梁昭攀上关系?”
  张嘉略显尴尬的回道:
  “他去求字了。”
  陈留王不解的问道:
  “求字?求何字?”
  “陈留王难道不知?”
  陈留王笑着说:
  “当然不知,这是什么哑谜,请子瑜给我解解。”
  “这事我也是董鹏来拜访后才知晓的。也正是因为知晓了此事,我才看清了梁翼这奸贼祸国殃民的真正面目。”
  三人听到此言,都是一阵惊讶,齐声忙问:
  “到底是何事?”
  “梁翼的书法素有洛阳三绝的雅号,诸位是都知晓的。”
  方玑答道:“当然知晓。我也正是因为这书法才与他有一些私下之交。都说书如其人,梁翼能写出如此绝妙的字迹,几十年也一直负有贤名。我实在不知他为何会暗害家父。”
  张嘉开导着说:“这世间大奸大恶之人,往往大奸似忠、大伪似真。此前我等都让他蒙骗过了,竟都以为他是我大虞国的肱骨之臣。这是我等所有人之过,叔天也不用自责。”
  “子瑜说的是,还好你已然看清了他的面目。这求字之事,到底怎么解?”
  “我等只知道他的字是洛阳三绝,却未曾想过,为何那么多官宦显贵之家都愿意花重金去求他的真迹。甚至连许多素来不懂文墨之事的武将也对他的字趋之若鹜。诸位,你们可想到了背后的隐情。”
  方玑心思极快,听到这立马答道:
  “难道这些人以求字为名,行贿赂之实?”
  “叔天果然才智过人,一点既通。那梁翼岂止是单纯的贪赃受贿,简直是明码标价的卖官鬻爵。”
  陈留王眉头紧锁,陈着脸问道:
  “子瑜是如何得知的,可确定此事属实?”
  张嘉知道陈留王作为皇亲宗室,听闻这洛阳皇城、天子之都竟然都有人做出买官卖官的腐败勾当,自然是既痛心又震怒。轻叹着说道:
  “这事去梁翼府上求成字的人都确切的知晓。董鹏前几日也去求字了,梁府明码标价,花了五千金求了个孝廉。”
  陈留王怒气大盛,震怒吼道:
  “五千金!一个小小的孝廉他就敢卖五千金!”他在厅中气的来回打转,仰着手指着外面怒骂道:
  “可笑我等还在这庙堂之上与他整日枉谈国政。熟不知就在我等面前,他已不知卖了多少个五千金了!耻辱,奇耻大辱!梁翼这贼,我姚启与他势不两立!”
  方玑懂得姚启震怒的原因。梁翼整日在人前装出一副长者风范,而现在姚启突然知道他背后的丑恶行径,就算不为国事,也会有被蒙骗、被戏耍的侮辱之感。何况,姚启还一直有着廓清寰宇、重整朝纲的夙愿。
  “殿下息怒。梁翼这贼固然可恨,但殿下万不可一时冲动,伤了贵体。殿下您还担着我大虞国的未来。”
  方玑担心姚启一时震怒之下,会直接与梁翼撕破脸。但以现在双方的实力来看,此时远远没到最后动手的时候。
  张嘉也在一旁劝道:
  “叔天说的正是,陈留王您是我大虞国朝野上下的期望。您如果能当朝主政,必能乾坤扭转,日月回光。您可要保重贵体。”
  陈留王姚启压着火重新坐了下来,恨恨说道:
  “子瑜和叔天放心,我就是再恼怒愤恨,也不会做出鲁莽之事。既坏了朝政大业,还连累了在场诸位。到底如何收拾梁翼这贼,我等还要深远谋划。还是请子瑜先把未说完的两策讲完吧。”
  “遵命。董鹏去求字时,没能见到梁翼的面,接待董鹏的正是那个梁昭。他已然直接应允了董鹏举孝廉之事,说是三月内就能做成。”
  姚启咬着牙说道:
  “这梁翼果然有通天的本领,我倒要睁大眼睛看看,他到底如何卖的我大虞官位。”
  张嘉没接茬姚启的言语,继续说道:
  “我等可以让董鹏以答谢为由,先与梁昭慢慢结交,等时机成熟再设局探其口风。”
  方玑接道:“此事可行。关键是要让董鹏慢慢行事,切莫过于急躁漏出了马脚。”
  “这个自然。”
  两人说完齐齐望向姚启,等着他做最后决定。
  姚启说道:“好,此事就交给子瑜去办。有何消息随时与大家周知。子瑜,请说第三策吧。”
  “这第三策就是,司空王远。”
  张嘉说完微笑着看向众人,姚启和方玑都会意的点了点头。
  可方枢在一旁一直没有插口。听闻梁翼卖官鬻爵的事,他的怒火不亚于姚启。可是他万万不愿意就这样挑起朝中的党派之争。在他心中,父亲无数次教诲虞国的安定比什么都重要,谨记父亲的教诲是他一生坚守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