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魔法的学术时代 > 第五十一章 消失的队伍

第五十一章 消失的队伍


  休眠火山里的巫师遗迹,丹尼斯和珊朵拉正既焦急,又无聊地等待着。
  “放心吧,”丹尼斯安慰道,“他会没事的。”
  珊朵拉点点头,握住了丹尼斯的手。
  优素福巫师,在建筑四周四处溜达,查看着些什么。
  突然,阿蒳带着德文幻影移形,显现到众人面前。
  “情况怎么样?”珊朵拉急忙迎了上去,“他还好吧。”
  “我们运气不错,”阿蒳开心地说,“遇到了蒂尔达冕下,她已经帮德文看过了,没什么问题。”
  珊朵拉听此长出一口气,肯茜跳到了德文肩上,德文摸了摸她那柔顺的长毛。
  “你们遇到了白女巫冕下?”五皇子惊讶道。
  “是啊,蒂尔达冕下怎么会在氪海克?”丹尼斯也显得好奇。
  “不知道,兴许是无聊吧......”阿蒳不确定地说,“她老人家一向随心所欲。”
  “既然如此,”五皇子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把她请到这儿来,替我们看看这该死的门?”
  丹尼斯三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五皇子。
  五皇子自己也觉得说的话有些不妥当,他讪笑两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被贪欲冲昏了头......忘掉我今天的所有话,不要介意。”
  “说到这儿,”阿蒳眼珠一转,说道,“蒂尔达冕下倒是给了我们一些关于蛇形钥匙的方向。”
  “哦?”五皇子明显又来了兴趣,“冕下没有把这件事交给元老院处理?”
  “没有啊,谁知道呢......”阿蒳说,“冕下她一直不怎么喜欢元老院那群老家伙。”
  “冕下说,希望我们能够去高棉帝国调查线索。”阿蒳接着说,“不知殿下有没有兴趣?”
  五皇子听此明显更高兴了,仿佛得到了什么支持一般,德文沉默不言,瞪着眼睛看阿蒳胡说八道。
  珊朵拉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五皇子急促地打断。
  “当然有兴趣。不过,”五皇子想了想,又犹豫道,“暹罗帝国那儿,我不便微服前往......”
  “那真是太可惜了。”珊朵拉听此,忙给这件事下定论,免得阿蒳再整什么幺蛾子。
  “我可以派露娜和塔普夫跟着你们一起!”五皇子生怕好事没了自己的份儿,“露娜是精灵,在大陆东南附近行动正合适。”
  “啊,也好。”阿蒳说道,“那就这么定了,等我们返回土尼西亚城就出发。”
  珊朵拉和丹尼斯担忧地对望一眼。
  丹尼斯把乌鸦像递还给德文,德文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众人沿着来的路返回。
  走到和火蝙蝠战斗的那片地方,优素福巫师一挥魔杖,遍地的火蝙蝠尸体就被一个巨大的麻袋裹起。
  “这玩意是不错的魔药材料,还是能卖些钱的。”他见众人望向他,笑了笑说,“反正死都死了,浪费可不是好习惯......”
  回去的路上,众人明显没有了来时的兴奋劲,速度降了下来,再加上这些黄金阶大都有伤在身,因此走走停停,花费了一天的功夫才走出休眠火山。
  火山外,虎人塔普夫靠在一棵大树下睡觉,树上拴着两头黄金狮子,金色的鬓毛威风凛凛。
  走出来的队伍把他惊醒,他急忙握住巨斧,看到是自己人,才放松警惕。
  “殿下,”塔普夫向五皇子行礼,“怎么样?”
  “野雁白飞一天,徒劳无功。”五皇子没好气地说道,“那些士兵和水手呢?你把他们派回船那边去了?”
  “士兵们?”塔普夫疑惑地问,“没有啊,属下没有看到他们。”
  五皇子瞪着塔普夫,迪亚尔也说道:“不会吧,殿下昨天就把他们打发出来了。”
  “殿下,属下一直守在这里!”塔普夫道,“你们是第一队出来的,属下并没有看见其他任何人。”
  “该死!”五皇子一拳砸在树上,“这群憨货去哪儿了!?”
  德文几个听了也感到奇怪,休眠火山里,并无道路的分叉,只有一条路,这群人能够跑到哪里去呢?
  德文疑惑地看着阿蒳,小声问道:“确实蹊跷,就算是遇害,也该有尸体吧。”
  “是啊,”阿蒳说道,“咱们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打斗痕迹啊。”
  “这个巫师遗迹,明显不针对我们,但普通人可不一定,”丹尼斯分析道,“很可能是什么精神魔法,让他们一个个都跳入火山池里,以使这里的秘密不被泄露出去。”
  “确实,”珊朵拉点点头,“还记得我们在铁人墩那儿听到的尖叫声嘛?现在想想,很可能就是那些士兵发出的。”
  五皇子一时不由得有些后怕,辛亏自己一直跟着这群巫师一起活动,不然的话......
  “殿下,”优素福巫师走到五皇子近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行告辞了。”
  “先生请便,”五皇子也客气道,“答应您的报酬,我会派人给您送过去。”
  优素福也不怕他赖账,挥舞魔杖,传送门浮现,德文等几个巫师也想他道别,他对众人点头,消失在传送门里。
  丹尼斯三人,倒是没好意思带着德文他们先回去。没了水手,指望着剩下的这些人把船开回去,那不知道得猴年马月了。
  这次,众人没有必要再隐蔽行踪,他们遇到了一队冒险者,不过对方远远地躲开了。
  一下午的时间,就到了满是礁石的海滩。
  珊朵拉正要给船施加乘风破浪咒,却被阿蒳阻止。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珊朵拉无奈地问道。
  “你说,”阿蒳伏在珊朵拉耳边,小声道,“咱们三人合力,有没有可能开一个大号的传送门,让这两艘船,穿过传送门,直接开到土尼西亚城码头?”
  丹尼斯在旁边也听到了她的话:“你倒是真敢想。”
  “那传送门得至少开四五米的半径吧,”珊朵拉目测着两艘扮成商船的军舰,“也不是不行,倒可以试试,问题是,干嘛费这个劲儿啊。”
  “给那个五皇子一个下马威!”阿蒳凶狠狠地说。
  丹尼斯听此摇了摇头,阿蒳一拳打在他后背:“嗻,配合点!”
  “随便你吧,你俩别玩脱了,我看好俩孩子。”丹尼斯说。
  众人乘坐小舟,陆续登上了船。
  阿蒳和珊朵拉站在船头,大幅度地挥舞魔杖,金色的火花飞速旋转,渐渐形成了一个圆形,圆形周边电舞银蛇,越来越大,直到形成了一个直径将近十米的圆周。
  船上的其他人都被惊呆了,德文也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传送门。
  “丹尼斯!”阿蒳喊了一声。
  丹尼斯挥舞魔杖,两艘商船悬浮在海面之上,缓缓驶入传送门中。
  两船依次穿过传送门,德文感觉好像穿过一张水膜一般。
  两艘船来到了土尼西亚城码头,入眼就是码头上喧嚣的人群。船夫和渔民们,也对突然凭空出现的两艘船惊叹不已。
  金色的火花泯灭,传送门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丹尼斯也向下一摆魔杖,两艘船重新落回海里,激起巨大的浪花,浪花初时并没有感到很大,但确以加速度向码头那边拍去,重重地拍在码头的堤坝上,发出一声沉重地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