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召唤大佬 > 第一百六十六章五子

第一百六十六章五子

解说说的不错,林溪就是来找越江老魔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针对性表演,林溪很肯定,自己已经被选中了。
  
  民间已经突然多出了许多,关于他的故事传说,这就是证据。
  
  甚至林溪已经能够感觉到,有天地灵气,在他的体外徘徊不散。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打开天地之桥,接引这些灵气涌入体内,再造真气,成为这方世界真正的武者。
  
  不过,林溪没有着急。
  
  即便是合理的成为了真正的武者,也不代表他达到了全部的目的。
  
  所以,不能为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而乱了分寸。
  
  林溪准备经过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后,方才在‘极为危险’的环境下,表演一出临时突破先天,获得天地灵气灌输的把戏。
  
  越江老魔,正是林溪精心挑选之后的对手。
  
  甚至···越江老魔曾经出现在侗山附近的消息,也是林溪悄悄散布出去的。
  
  毕竟这老魔名声向来不好,为非作歹、喜怒无常,动辄杀人满门的事情做了不少。
  
  将有些黑锅丢在他的头上···很合理。
  
  而且这厮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出名,出风头。
  
  也就是说,很多原本不是他做的恶事,丑事,在找不到真凶的情况下,他往往都会主动跳出来,表示愿意为此时负责···。
  
  毕竟也是要加入一个体制,打入体制内部的人。
  
  林溪准备,先给那铲除了侗山派的人一个台阶下,免得对方担心他的报复,而从中作梗。
  
  天色更加的昏暗,没有半点光亮透出,天地之间仿佛就只有这山峦之间的小庙里,还闪烁着微弱的光明。
  
  雪却是越下越大了起来,忽听得马蹄声响,五骑马急奔而至,停在寺庙门口。
  
  如此天雨路滑,雪冻寒山的时节,竟然还有人纵马狂奔,若非对自身手段十分自信,那便是有什么急事,不能耽搁,只能冒险赶路。
  
  由于林溪的出现,而气氛变得稍微有些微妙的小庙内,原本僵化、凝固的空气,稍稍因为这马蹄声,有了几分解冻的痕迹。
  
  只见庙门口,五个身穿劲装,打扮精神的四男一女走了进来。
  
  五人的身上,都带着冰雪和湿意,他们没有着急着朝着火堆靠近。
  
  目光似乎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等到看见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的林溪后,顿时眼前都是一亮。
  
  以少女为中心,五人一字排开,齐刷刷的跪倒在林溪面前。
  
  “蚕山五子见过血衣安大侠!”
  
  素不相识,便下如此大礼,定是有所求。
  
  林溪目光之中,神光内敛,虽然很想直接应用灵气,窥视这五人的内心。但是他也知道,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一定有真正的武者,在暗中观察他,最后也会成为他的‘引路人’。
  
  一如当初,火离道人引导萧世离一般。
  
  “从蚕山到枯松领,有八百里之遥,你们身上的衣服还很单薄,眉间和发梢的尘土颇厚···看来是一路飞驰而来,不知寻我有何事?”林溪缓缓开口问道。
  
  当中一女子,虽然生的并不是容姿绝色,但是也算碧玉可人,肤色并不白皙,身材却玲珑有致,此时半跪在地上,挺拔着纤腰,听闻林溪询问后,便开口回答道:“一年前,越江老魔偷袭杀死我五人师父绝珑子,我师兄妹五人,自认实力不堪,苦练一年,依旧难敌越江老魔。特意恳求安大侠,替我们主持公道。”
  
  说罢女子双眼含泪,深情脉脉的看着林溪。
  
  仿佛是在隐晦的告诉林溪,只要林溪愿意为他们师父报仇,女子便愿意以身相许。
  
  此时,小庙内的其他许多江湖人都酸了。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柠檬,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此刻恰柠檬。
  
  林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
  
  “罢了!便是要来寻那老魔晦气,如今正巧也算是顺便帮了你们。”林溪说道。
  
  女子立刻起身,走到林溪身边,眼中脉脉含情道:“如此便多谢安大侠了!”
  
  他身边的两位师兄,一人从包袱里取出碧玉杯。
  
  一人又从随身的行囊里取出酒。
  
  女子将酒水倒在碧玉杯里,递到林溪面前,随后笑语晏晏的说道:“这是十八年的女儿红,我师父当年捡到我的时候,替我埋在桂花树下的。如今我师兄妹五人,无以为报,便以小女子的这一坛女儿红,为大侠壮行。”
  
  “寒风凛冽,喝杯酒···暖暖身吧!”
  
  酒香甘醇,色泽透亮,杯中之酒,犹如琥珀一般,火光在杯中摇晃,美人的眸子里,也燃烧着勾动人内心的火,小庙内的不少酒鬼、色鬼,纷纷耸动了喉咙,口干舌燥。
  
  虽然市面上,时常有所为百年老窖,千年美酒出售,其实都是噱头而已。
  
  真正埋了十八年的女儿红,那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好酒了。
  
  更何况,还有佳人劝酒,隐隐俯身伺候,多少男儿激动不已,恨不能以身相代。
  
  林溪接过酒杯,放在鼻子前,轻轻的嗅了一下。
  
  随后淡笑着说道:“酒是好酒!毒也是好毒!安某与尔等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说罢之后,顺手一甩,将酒杯里的酒,朝着左侧的一名师兄嘴里倒去。
  
  对方一时没有反应及时,嘴唇沾了些许酒液,眨眼功夫,嘴唇便变得乌黑一片,掐着自己的喉咙,满脸青筋暴起,瘫倒在地,不住挣扎。
  
  嗡!
  
  兵刃出鞘,四柄利器,同时刺向林溪,全都指着林溪的胸腹要害。
  
  其中那女子靠的最近,手持短匕,最为凶险。
  
  只是这四件兵刃落在林溪身上时,却并未刺入林溪的身体,而像是刺向了铁石一般,都弯曲崩断。
  
  “好一个蚕山五子,怕是早已投靠了越江老魔,绝珑子死的倒是冤枉。”
  
  林溪双掌一错,猛然一推。
  
  一股巨力,便朝着四人同时拍去。
  
  两人直接被打出了小庙,摔在了巨石上,撞破了脑袋。
  
  剩余两人,也都扫在了小庙的角落里,嘴角沥血,眼看难活。
  
  “看,你们背叛了原本苦心教导你们的师父,跟了这个老魔,如今你们都快死了,他却还不打算出手,你们是不是很可悲?”林溪问道。
  
  说话之时,眼神却看向了那个蹲在门口,之前差点被一鞭子打中的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