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抗联薪火传 > 第1240章 勇敢
    日军又吃亏了,吃亏的原因在于他们一怒之下把西山制高点上的日军撤了下来奔东南方向去报复雷鸣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赵亮带着自己连剩下的二十多个人还和范喜禄、樊志就趁黑摸上了西山上。
  
      而这个时候,偏偏雷鸣就把这第四颗照明弹打了出来。
  
      别看赵亮他们人少,可是他们都摸了不少日军的暗哨了,他们手中的日军新式拐把子机枪现在就有五挺。
  
      这五挺拐把子打起来自然是声势惊人,而那火力也真的是摧枯拉朽一般。
  
      一点没有防备的日军成排的就倒了下去。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赵亮那个连的人已经杀红眼了。
  
      他们一个连的人牺牲的牺牲失踪的失踪,他们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报仇!
  
      既然还有亮了还占据有利地形了那自然是就把雨点般的子弹向开阔地上的日军倾泻了过去。
  
      日军经历了最初一拨的伤亡惨重后,自然又要反击。
  
      于是子弹横飞,双方隔空交战弹道纵横却是又打了个不亦乐乎!
  
      只是这场激烈的对射也只是持续了连一分钟都不到的几十秒时间。
  
      当那颗照明弹燃烧殆尽天地复归黑暗之后,日军固然依旧在向那西山上射击,可是抗联一方却又一枪不发了!
  
      是的,赵亮他们很恨日军。
  
      但是他们并没有失去理智,黑暗之中他们才不会和日军对射呢。
  
      否则,以日军的兵力和枪法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凭借他们射击所暴露的位置将他们杀光。
  
      于抗联部队讲,如果他们非要和日军打出个你死我活来,那也只能是在黑暗之中向日军投掷手雷!
  
      夜色复又笼罩了天地,日军在打了一阵子枪后见对方却一枪未发,终于是产生了己方把子弹打向了空气的挫败感。
  
      他们也不打了。
  
      于是那天地间也只有呛人的硝烟的气味被西北方向吹来的寒风吹拂着向东南的山林散逸而去。
  
      而就在这有硝烟的气味中,雷鸣动了。
  
      雷鸣重又把自己穿着的那件日军黄呢子衣系好扣子。
  
      这大衣是必须要捂严实的,因为雷鸣把那支两盒子炮又都斜挎在大衣里面了。
  
      他左手拿着那具掷弹筒,右手却只拿了一把军刺,那支狙击步枪却又被他背在了身上。
  
      没办法,雷鸣现在只有一个人,他也只能这样配备武器了。
  
      他需要去找自己放在西山灌木丛中的那两具掷弹筒。
  
      他的办法是扮成日军混过去。
  
      只是想要扮成日军混过去就不能把盒子炮露在外面。
  
      他现在是扮成了日军,这里又没有伊藤特攻队,日本鬼子是不会用盒子炮的。
  
      而他要是拿狙击步枪得用双手就又没有办法拿掷弹筒了。
  
      本来他是可以用绑腿把掷弹筒系上背在身后的,可是偏偏在先前的战斗中他给日军设机关那两条绑腿已经被用掉了。
  
      所以黑暗之中他能单手所持的武器也只有刺刀了。
  
      好吧,说出发那就出发,雷鸣向西面走去。
  
      日军现在是在他西北面的开阔地上,雷鸣现在不想杀敌只想找掷弹筒那自然是不和日军迎头撞上才好。
  
      当然了,这也只是雷鸣自己的想法。
  
      刚刚雷鸣也看到西山上向日军射过来的子弹了,他自然也猜到那是赵亮他们过来了。
  
      傻子都能看出来,西山上闪动的枪火那足足有好几十处,不可能只是范喜禄和樊志两个人。
  
      雷鸣沿着山林和开阔地交界的地方小心的向西山前进。
  
      他选择这样的行进路线那自然是有道理的。
  
      在先前照明弹照亮的时间里他还是观察了下地形的。
  
      开阔地上虽然成片的蒿草但并不多,只要不误入蒿草中就不会发出那“咔巴咔巴”折断那干枯蒿草的声音。
  
      但雷鸣猜测日军也会想到这点。
  
      别看日军刚才被赵亮他们打的挺惨的,但日军毕竟人多。
  
      如果他们不想放弃追杀自己那肯定还会按原路线,也就是从比较平整的开阔地过来。
  
      雷鸣自然不想和日军撞上,可是他却又不想进入山林。
  
      这里的山林玻璃哄子都别多,并且那树还不高,上面的枯叶根本就没落干净。
  
      如果他进入了那树林之中,一个是不好走,一个是难免会把树叶刮的哗啦啦直响。
  
      不用多说,走山林也是坚决不行的。
  
      所以他现在所先择的路线自然是最理想的也是唯一的路线。
  
      雷鸣就这样一手拎着那个象擀面杖似的掷弹筒,另外一只手攥着那把刺刀行走在黑暗之中。
  
      这样的山野这样的黑夜于雷鸣来讲自然并不陌生。
  
      他是从小在山野里长大的,绝不乏独行于夜色下的山野中的经历。
  
      在那冬夜的山野里,尤其是起风的时候,山野里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各种各样的声音。
  
      一般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会被吓得提心吊胆疑神疑鬼的。
  
      可是,雷鸣不是,雷鸣却很享受这种一个人在山野中的感觉。
  
      他相信野兽更加怕人,他甚至有时觉得自己就是那山林之王,他总是很轻松的山野中行进。
  
      不过,此时由于战斗的关系,这种曾经在山野之中的轻松感很快就逝去了。
  
      雷鸣忽然又觉得此时的自己倒象是一只争夺狼王失败被从狼群里给撵出来的一头独狼。
  
      只不过这也只是雷鸣的这么一个想法罢了。
  
      可以想象,一只被同伴咬伤的独狼再瘸着一条腿独行于山野的情形。
  
      那总是有那么一点悲情的、凄凉的的那么一种末路英雄的感觉。
  
      但是,雷鸣是山野中长大的人。
  
      虽然说识字也不少,但是呢你让他现在认那些字还是认识的,可是你让他写出来就不行了,那就是个提笔忘字儿。
  
      所谓提笔忘字的情形有点生活阅历的人都清楚。
  
      那时是酱婶儿的。
  
      一个人急的直拍脑门子“啪啪”直响,那嘴里还一个劲的叨咕“这字儿就在脑袋里装着那咋就想不起来了呢!”
  
      这也怪不得雷鸣,什么事都是个熟能生巧,他都多少年没碰笔杆子了。
  
      你让他现在用毛笔写个字会很费劲,可是你让他用盒子炮象用钉子在白纸上那样扎眼儿写字的话,他肯定比用那软的耷的毛笔写字来的快!
  
      字都写不全了,雷鸣才不会有那种小资。
  
      所以所谓悲情、自怨自艾的小资情调也不能说雷鸣就一定不会没有,可至少现在他才不会有!
  
      山林之王也好,悲情的独狼也罢,两种情绪瞬间就被雷鸣本能的排斥掉。
  
      因为他是战士。
  
      未雨绸缪,所以,他要接下来推断战场上下接来的各种可能性。
  
      日军是继续向东南去追自己,还是返回西北抢那个制高点,或者兼而有之。
  
      而自己抗联的伙伴们又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这时自己人自然又分成了赵亮一伙和守东山头的一伙。
  
      他们会继续与日军缠斗,还是来撤退,抑或来找自己。
  
      不打出照明弹来,原本简单的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不过,既然想不明白,雷鸣就不想。
  
      战斗中有时想多也是枉然,现在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了。
  
      这也因为,他是个战士!
  
      一名战士,只有勇敢,没有怯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