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仙道血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斩魔 五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斩魔 五


  下令追杀青虚宗金丹修士的后辈?
  就是再借柯景阳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他虽然有些神通,能以炼气期修为与筑基期一战,但是要和金丹修士为敌?他实在是没这个本事,更别提还是有宗门当靠山的金丹修士了。
  一想到自己惹上了金丹修士的后人,柯景阳立马慌了神。
  【该死!怎么会惹上金丹老怪的后人?这样的话,齐国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得去其他的国家修炼才行!等等!】
  柯景阳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镇定下来,对着苍离等人说道:
  “你说他们是金丹修士的后辈,他们就是啊!你怎么不说你是元婴修士的后辈呢?”
  “你居然不知道师兄他们二人?他们下山历练又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可不仅仅是金丹长老的后辈,而且还是所有后辈中资质最好的,也是最得老祖喜爱的,再加上长老没有隐瞒他们下山的事情,他们下山历练的事情打听一下便知道了。”苍离指着路玄羽和李逸尘,一脸奇怪地对柯景阳说道。
  这确实是事实,这一年里,苍离他们每到一处地方。只要这处地方附近有修仙者,无论是修仙家族还是散修,都会特意来找路玄羽和李逸尘攀交情。
  搞得苍离三人不胜其烦,都不往有修仙者居住的地方走了。
  至于明云谷的萳家,那是因为虞衡特意交代过了,苍离只能把路玄羽二人往那里带。
  但即便如此,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还是会出现不少“巧合”,比如附近修仙家族的大少爷正好在附近游玩,于是就怎么“意外”地和苍离等人相遇了。
  后来有一次,苍离去附近的坊市补充符箓,才知道自己等人的行踪被人当情报在卖,还有人专门预测苍离等人下一站去哪儿,一份情报居然要一百灵石,而且还有一大群人在排队等着掏灵石。
  看着这玩意,实在让苍离有点说不出话来,就好像前世,全天下都知道某位大人微服私访一样。
  幸亏这里是齐国,是正道的天下,魔修都夹着尾巴做人,而且都不傻,知道路玄羽等人他们惹不起,不然苍离他们都不知道死几百回了。
  不过经历了这次事情,苍离也学乖了,之后也会时不时变换相貌去坊市一趟,买到情报后专门去他们没预测的地方。长此以往,预测的准确率跌下去了,才没人继续做这门生意了。
  但是柯景阳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他成功的掌握了朱家、宝王寺和万卷书斋,将京城的消息彻底封锁住了,但是相应的,为了以防万一,他并没有让自己的手下和朱家、宝王寺和万卷书斋的人交流,而是让他们常年闭关,因此他也失去了与三大势力的联系。
  再加上他让齐晖吃下了京城的药材生意,散修也都不来京城了,自然不会把消息带到京城。
  散修们也只道是朱家出了名筑基修士后准备扩张势力,于是吃下流落到京城的全部灵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且散修们无力与朱家对抗,便大部分不再往京城来了。
  于是,路玄羽和李逸尘的事情,京城的朱家、宝王寺和万卷书斋或许还有其他的渠道得知相应的消息,但柯景阳是绝对不知道的。
  【看他的表情似乎不像在说谎,难道这二人真的是金丹修士的后辈?】柯景阳看着苍离一副疑惑的表情,有些紧张地想到。
  【我这些年都在着培养齐晖,准备炼制血心丹,对京城外的事情都不怎么上心,怎么说来,我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去打听修仙界的一些事情了!】
  【而且我让齐晖吞下了整个京城的药材生意,虽然这些年来帮我收集了不少灵药,但散修也因此不来京城了,我也无法获得一些关于修仙界的消息。】
  【至于朱家、宝王寺和万卷书斋的那几个,他们都按我的吩咐常年闭关,只是偶尔以那三个老怪的名义下几个命令,也不与三大势力有过多交流,自然不会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传来。】
  【我在京城这几年里,修仙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二人难道真的是金丹老怪的后辈?】
  一联想到自己的一些情况,柯景阳心里也没了底。
  但他实在想不出来,这种金丹长老的得意后辈,不在宗门里打坐炼气,下山来干什么?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木已成舟!这几人今天看来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齐晖那个混账!人都死了还给我留下这么大的麻烦!】柯景阳心里恨恨地想到,但他随即就装出一副心虚的表情说道:
  “在下确实不知齐晖下令让御林军追杀各位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二位小友居然是金丹前辈的后辈,我这几年都在闭关,已经不问世事很长时间了,要是我知道齐晖那厮敢下如此命令,必定会将其五马分尸,然后亲自上门赔罪的,还请三位道友放我一......”柯景阳还在那边滔滔不绝地说着,苍离突然喊道:
  “小心!”
  然后苍离就祭起了早早地扣在手里的两张火蛇符,向路玄羽和李逸尘身后打去。
  “嗤——”
  火蛇符在路玄羽和李逸尘身后炸开后,瞬间传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然后两道黑色的影子猛地向后爆射去。
  “什么?”看到这里,路玄羽和李逸尘瞬间被吓出一身冷汗。
  他们还在听柯景阳求饶,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惕,没想到柯景阳居然趁机偷袭。
  想到这里,路玄羽和李逸尘立马向苍离投去感激的眼神,这已经是苍离第三次救他们了。
  那两道黑影被苍离用火蛇符击中后,立刻向柯景阳飞去,在柯景阳身边停下后,苍离三人才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
  两道身影身穿黑袍,皮肤惨白,蓬头垢面,双目血红,口露獠牙,指甲细长,身形虚幻,好似一道虚影,就这么飘在柯景阳身边。
  “鬼物?”看着这两道人影,苍离有些意外的说道。
  苍离没想到眼前这人不仅自身修血道,还有一具炼尸与两只鬼物。
  血道、尸道、鬼道,魔修最出名的三个路子,他居然占全了?
  “你是怎么发现我这两只化影鬼的?”柯景阳看着苍离识破了自己的两只化影鬼的行踪,面色阴沉的问道。
  这两只鬼物是他消耗了近万凡人魂魄,使用秘法祭炼而成,修为以达炼气后期境界。
  化影鬼最擅长隐蔽之术,尤其是一招化影术,更是它名字的由来,能无声无息地潜入他人的影子中,在关键时候发动偷袭。
  四年前柯景阳激发血屠阵与宝清大师一战,僵持不下时就用了化影鬼偷袭,才打破僵局,成功击杀了宝清大师。
  按理说在这个昏暗的地下洞穴中,化影术应该是无往不利的,现在居然被这个小鬼看破了?
  “你这两只鬼物的隐蔽能力太差了!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发现。”苍离轻笑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苍离根本就没有注发现这两只鬼物,也不清楚它们到底有什么神通,但是墨灵注意到就行了!
  当柯景阳之前滔滔不绝地说话的时候,苍离就开始警戒周围了。
  前世看过诸多小说的苍离深知,像这种在开打前不停说废话的人,要么是有必胜的把握,要么是想跑路,再要么是想偷袭。
  但无论哪一种,苍离都惹不起。
  不将柯景阳击杀在这里,苍离就只能跑路了!
  于是苍离就根本没听柯景阳在说什么,而是死死地盯着柯景阳,防止他逃跑,又将几张符箓扣在自己手中,随时准备动手。
  然后又对藏在衣物中地墨灵下了命令,让它警戒这周围,小心柯景阳的偷袭。
  现在看来做得果然没错,柯景阳选择了偷袭。
  至于为什么不偷袭苍离?先废了路玄羽和李逸尘这两个大少爷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毕竟是金丹修士的后辈,鬼知道身上会不会有什么能瞬间改变战局的逆天手段。
  这么看来,废了路玄羽和李逸尘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而柯景阳听到苍离的回答,直接被气笑了。
  这两只鬼物有什么神通他是最清楚不过了,就是宝清大师一时不查也着了它们的道,现在这人居然说两鬼物的隐蔽神通太差?
  【不!可能是这人身上有什么异宝,能看破化影鬼的隐蔽神通!】柯景阳默默分析道。
  【对!一定是如此!另外两人要真是金丹修士的后辈的话,那么此人可能也有大背景!有可能他也是有金丹修士做靠山的!】
  【齐晖得罪了他们三个,现在牵连到了我身上,一口气惹了三方金丹势力,而且我还是魔修,看来齐国是不能再呆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那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三个小鬼也给做了,他们身为金丹修士的后辈,身上宝物肯定不少!到时候我靠着这些宝物,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下定了决心后,柯景阳也不装了,面露轻蔑之色地说道:
  “小鬼,算你还有几分本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破化影鬼的隐蔽之术的,但你不要以为破了我的化影鬼就了不得了!你们也看到了之前那个房间里面的血煞尸了吧!那就是用你们七大宗门中浩然书院的筑基修士的尸身炼成的!你以为是我运气好发现了这具尸体?错!是我亲自动手斩杀了他!然后将他炼成了血煞尸!”
  越说,柯景阳情绪就越是激动,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柯景阳就掏出了一把血刀,向苍离杀了过来,两只化影鬼紧随其后,向路玄羽和李逸尘杀去。
  【怎么最后偏偏找上了我?】苍离一边掏出青音刀抵挡,一边无语地想到。
  在柯景阳看来,这个刚刚没有被自己地废话吸引注意力,反而还看破了化影鬼隐蔽法术的修士,才是应该最优先排除的存在。
  而且苍离虽然修为比路玄羽和李逸尘低了一点,但苍离还是一名血肉境九层的体修,战力估计比路玄羽他们应该还要强上一点。
  最重要的是,化影鬼的用处就在于偷袭,苍离看破了两只化影鬼的隐蔽法术,那么这两只化影鬼对苍离几乎构不成什么威胁。
  那么还不如让化影鬼缠住另外两人,等他解决完苍离,再去收拾另外两人。
  而苍离勉强挡住了柯景阳,但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路玄羽和李逸尘身上。
  苍离可没忘记,这一趟不仅要击杀魔修,更重要的是要保住路玄羽和李逸尘的性命,不然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见两只化影鬼在空中慢慢隐去身形消失不见,路玄羽和李逸尘便连忙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张符箓往自己头上贴去。
  符箓一阵蓝光闪过后,就消失不见了。
  而路玄羽和李逸尘的双目则泛起了一阵蓝光,四下看了一眼后,便拿起各自的法器分别向一个方向打去,直接将两只鬼物给打出原型。
  看到这里,苍离才送了一口气。
  【不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身上的宝贝就是多!】
  相比苍离送了一口气,柯景阳就是大大地不满了。
  【可恶!没想到这两人身上宝贝这么多!连看穿化影鬼隐蔽法术的符箓都有!】
  不过这依旧不是最令他不满的,最令他不满的是,苍离明明在与他交手,居然还敢分心?
  “呵呵,和我交手,居然还敢分心?而且居然只用一把上品法器?看来你倒是信心十足得很啊!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说完,柯景阳的攻势就更猛了,苍离拼尽全力才勉强挡下。
  “你们命好!身在大家族,丹药、法器、功法什么的,一出生就都有了!就是灵根不好,也能用丹药将修为强推上去,而我们散修呢?只能挑些从你们牙缝中漏下的,要什么没什么,我们只能去抢、去杀、去拼命,才能换取一点修炼资源,就是这样,还是被你们远远地甩在身后,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就能占据大部分资源,而我们只能挑你们剩下的?凭什么......”
  一边打着,柯景阳一边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但是在苍离看来,他这是完全找错了发泄对象。
  【我又不是什么大少爷!你找另外两个发泄去啊!倒不如说在这一点上我是和你站在同一边的!】苍离一边挡住柯景阳的攻击,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到。
  以上品法器青音刀挡下柯景阳的攻击对苍离而言还是有些吃力。
  毕竟柯景阳修为比他高,所用的血刀也是极品法器,而且柯景阳身为散修,也修炼了炼体术,从力道来看,应该是在血肉境七八层左右。
  现在苍离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只能寄希望于路玄羽和李逸尘能先解决两只鬼物,然后来帮苍离了。
  ps:我还在,开学有些东西要跑,一些证件搞忘了带,又多跑了几趟,四千字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