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3435 专注的少年2

第3435 专注的少年2


  “为什么?哈哈哈!”椒图大笑起来,“你这人很有趣啊,你被我抓住,自然是实力不济,这有什么好想的,不过你是地仙境界,实力也算不错,只是如今这人间灵气充盈,地仙也最多等于当年的天师。”
  她话还挺多的,大概是在这里一个人呆着憋太久了吧。叶小木心里想着,说道:“我是打不过你,你要杀我易如反掌,但你之前释放那些冰锥……我刚一直都在琢磨如何才能破解。”
  椒图歪头凝视着他,说道:“你这人呆的可以。”
  “怎么?”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还要问个为什么?”
  “打不过,也有打不过的原因吧,就算实力不济,至少也要知道署在哪里。不然下次遇到类似局面,不还是不堪一击?”
  “当然要问,不然下次遇到类似情况不还是束手无策?”
  椒图抿嘴笑道:“哪有下次,你还想活着出去呢?”
  说完看着叶小木,结果他半天没反应,椒图更加好奇,上去推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喂,你真不怕死?”
  过了半天,叶小木才抬头看她,说道:“我想到怎么破你那一招了。”
  椒图无语。
  叶小木自顾自地讲出破解之法,椒图起初是抱着不经意态度去听,听到后面忍不住吃惊:这小子分析的居然挺对!
  叶小木还分析了她出招时的情况,细微处一些椒图自己都没发现的问题,他居然都分析到了,椒图仔细一琢磨,他分析的居然没错!这让她觉得有点意思,也开始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伙。
  “你观察力可以,分析的也没错,但有一点你却忽略了,我随意出招,只因对付你们几个小孩实在不用太费事,你当时如果真破招了,我后面还有变招。”
  叶小木忙问:“怎么变?”
  椒图说了出来。
  叶小木听完,思考片刻,再次找到了她招数中的破绽。
  椒图大惊,也想了一会,继续给出变招,叶小木再破,椒图争强好斗的心思被他勾引起来,跟他纸上谈兵地展开了一番切磋……终于,叶小木低头思考起来,半天不做声了。
  “怎么样,服了吧?”椒图很是得意。
  叶小木突然抬起头,冲她笑着。
  “你笑什么,我这一手你绝无可能破解!”
  叶小木点头,“是这样,但是……你一共变招了七手,就算你实力超群,到这里力道也用尽了,招式一老,在这招之前,你必须重新蓄力,这样,两波攻势之间至少会有三秒钟的空隙,这时候我已经跑了。”
  椒图大惊,自己知沉迷于招式变幻,居然忽略了气息这个最基本的原则——她是妖,自然不用像人类一样吐息不停,所以这个“气息”是一种比喻,不论是人类还是鬼妖尸灵,一次出手能够调动的修为是有限的,跟作法时间成正比。
  作法时间越长,一次能调集的灵力自然也越深厚,但需要的时间也长(类似游戏中出招的前摇),但是不管作法时间多长,一次出手能调集的灵力总是有限的。以自己的实力,一次蓄力能坚持到这七重变幻,也是到了极限了。
  看着叶小木带着得意的笑容,椒图不甘失败,怒道:“我换气哪里要三秒钟,一秒钟就够了,你根本逃不掉。”
  叶小木平静答道:“我如果跟你同等实力,就算是一秒钟,也足够我躲开或者反击了。”
  椒图没回答,他知道叶小木说的是对的,但心里还是不服,哼了一声说道:“纸上谈兵而已,要你想这么久,这世上就没有破不掉的术法了,实际战斗中哪里给你这么长时间考虑!”
  叶小木倒没反驳,认真点点头说道:“这当然是了,只是我这人比较笨,遇到这种情况就非得琢磨出个究竟,当是积累经验了。”
  椒图没有作声,内心却不由得将他琢磨起来。起初,她也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以为他跟自己所遇到的那些小有天赋的年轻人一样,在自己这里都是任凭宰割不堪一击。
  但这一番纸上谈兵下来,椒图感觉到了他超强的天赋——分析和总结能力。这种能力能让他快速积累战斗经验,毕竟各种法术妖术之类万变不离其宗,互相之间也有共通之处,经验越发丰富,战斗时就能更加游刃有余。
  正说话间,洞穴中间突然传来一阵咕噜噜的水花声,叶小木循声望去,只看到一个姑娘从水里爬出来,身上……什么都没穿。
  叶小木吓【零零看书00kxs】了一跳,赶紧转头不看,余光看到这姑娘手里拖着一个什么东西上来,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人,看上半身跟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是个相貌清秀的姑娘,看上去十几岁,但是腰部往下该是双腿的地方,竟然是一条长满了金色鳞片的尾巴。
  美人鱼吗?
  叶小木一下怔住,随即想到这大概就是山海经里的鲛人,传说捉鬼联盟中有一位就是鲛人公主。叶小木还是第一次见到鲛人,仔细朝她脸上看去,只见这鲛人显得十分虚弱,面如死灰的感觉,要不是眼睛睁着还能转动,叶小木会怀疑她已经死了。
  这鲛人目光移动之中,看到了叶小木,绝望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希望,求助地望着他。
  那少女将鲛人拖到椒图面前,躬身跪在地上,道:“求主人享用。”
  叶小木蓦地一惊,道:“原来你是这种人!”
  那拖着鲛人的少女转头好奇地看了叶小木一眼,跳进水潭里不见了。
  “我是什么人?”
  “你……竟然喜欢同性!而且还干出这种勾当!”
  “什么鬼!”椒图一头黑线。
  “你那手下刚不是说了吗,这小姐姐送给你享用,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还能怎么享用!”
  “我呸!我有那么重口味吗!”
  椒图郁闷死了,伸出一只脚,在鲛人光滑的背上来回蹭着,说道:“你这人什么思想,享用……那是用来吃的。这是我的晚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