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3236 雷电法王1

第3236 雷电法王1

王自强望着他,突然笑起来,“我想起来了,你是我们医院的一个患者,你有妄想症,总是把我们想象成别的人,把这里想象成游戏世界。”
  
  叶小木无语,怎么跟他辩解都没有,最后也是明白了,他其实就是这里的一个NPC。
  
  但是突然,叶小木猛然想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王自强才刚死没几天,而这游戏已经不知道存在多久了,为什么会出现一个跟王自强长得一模一样的NPC,而且……自己所认识的王自强,说话有眨眼的习惯,尤其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时,自己的眼睛会不停地眨。
  
  自己面前这个王自强,说话也有这样的习惯。
  
  一个人刚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一款之前就存在的游戏中呢?
  
  转瞬之间,叶小木想到了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这游戏大概是有数据记录功能,王自强死后,他在游戏中的一些表现会被记录下来,然后被制作方提取,造出了一个游戏模型,然后用补丁包的方式投放到游戏中,这个工作量不大,几天大概就能搞定。
  
  这么做的动机……也许他们是为了增加游戏的真实感,或者故意满足某种变态的欲望?这么说来,叶小木回忆了一下一路上遇到的那些NPC,他们很有可能都是之前死在这个游戏里的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游戏读取了自己的脑电波,凭借自己的记忆,在这里创造出了王自强的形象,这就有点玄了,不过这种完全投入进去、穿越一般的游戏体验,本来就挺不可思议的,至少叶小木从来没有过这种奇妙的游戏感觉。
  
  “你不是跟崔振一起跑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走,快跟我去见院长!”王自强上来抓叶小木的胳膊,叶小木警觉地把他推开。
  
  王自强愣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只是妄想症,打针吃药就好了,完全能治好的,你跟崔振不一样,他有包里倾向,这次行动,我也知道人都是他杀的,你只是个从犯,我已经跟医院申请过了,只要你配合治疗,医院是不会追究这件事……”
  
  王自强一边说着,一边朝叶小木走了过来。
  
  叶小木慢慢后退,从裤兜里把棍子拔了出来,通过几个晚上的鏖战,他早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逃生游戏,人物没什么特殊技能,就是个普通人,他一开始就拿着崔振给自己的那把刀做武器,后来那把刀被跟一个僵尸打架的时候砍卷口了,于是他就找了这个木棍。
  
  这游戏的资源少得可怜,叶小木一路上都提着这根勉强可以防身的木棍。
  
  “喂,小木,你不要害怕,我是来帮你的。”
  
  “你叫我什么?”
  
  “小木啊,叶小木,这不是你的名字吗?”
  
  他居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叶小木彻底呆住了。
  
  到这时候,他隐约感觉到,这个游戏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或许……面前这些人都不是NPC,而是……鬼魂?
  
  之前自己不是用了搜魂术,没有找到王自强的魂魄吗,莫非来到了游戏里?
  
  突然胳膊一麻,是王自强趁着他浮想联翩时,突然冲到他身边,在他胳膊上扎了一针。
  
  “别怕,这是麻醉针,我这是为你好。”
  
  王自强冲他笑着。
  
  叶小木的视线一点点模糊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了,意识一点点恢复,他试图坐起来,但浑身动弹不得,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扣满了皮带,被绑在一张病床上。
  
  而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间狭长的小房间,身边立着一台很奇怪的机器,看到它,叶小木第一时间想到了理发店里那种离子烫的设备,一个环形的机械,伸到自己脑袋上方,叶小木顿时有点怕了,虽然这是游戏,但之前的那些经历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不管遇到什么,肉体上的感觉都跟真实世界一样,疼起来那是真的疼。
  
  万一他们要给自己做手术什么的,那可咋办?
  
  偏偏这里不是存盘点,自己现在就是想退出去都做不到。
  
  他冷静下来,开始寻找逃脱的机会,但是浑身上下被捆得紧紧的,动一下都费事,他正着急着,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了。
  
  王自强走了进来。这时候的他,已经穿上了白大褂,冲自己笑了笑。
  
  接着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长的挺丑的,不过还挺斯文,笑咪咪的,戴着一副眼镜,不过给人的感觉很阴险也很猥琐。
  
  叶小木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家伙?
  
  “这是我们杨院长,我们院长大人这次亲自来给你治疗,叶小木,你可要配合一下……”
  
  杨院长走到叶小木身边,搬了个椅子坐下,笑咪咪地望着叶小木,让叶小木感觉心里没底,努力说道:“我没病。”
  
  杨院长笑道:“知道自己为什么进来吗?”
  
  “不知道。”
  
  “因为你有网瘾,有网瘾,这就是病,没病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网瘾???
  
  这哪跟哪啊!
  
  叶小木狐疑地望着他,一段记忆猛地跳了上来,那是一个网上看到的记录片,记录的是十几年之前的一件事、那时候网络才刚兴起不久,因为很多年轻人对网络上瘾,于是整个社会都在控诉上网不好什么的,甚至有人喊出了“网瘾是病”的口号。
  
  虽然随着互联网普及,人们对上网这件事有了正确的认识,网络游戏也得到了监管,终于成了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如今很多年轻人,根本没法想象那个时候的一些观点,会觉得很荒诞,会拿来吐槽,但在当时,整个社会就是那样的。
  
  有很多人在那个时代,做起了治疗网瘾的生意,孩子们当然不会主动去,都是家里报名,把孩子绑过去,不过所谓的网瘾学校,对这些孩子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治疗”手段,无非就是关押和体罚,一度还闹出过不少社会新闻。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个叫杨永信的,在山东某地开办了网瘾学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