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3224 第一关2

  “怎么样?”谢雨晴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见他清醒,立刻问道。
  
  “太真实了……”
  
  祁宸把游戏的经过讲了一遍,包括那些最难以理解的部分:为什么自己进入游戏之后,会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完全忘记了现实世界,谢雨晴告诉他,在他进入游戏之后,人立刻倒在了地上,她当时也吓坏了,后来检查了他的呼吸和心跳,一切都是正常的,这才把他挪到沙发上坐着,在一旁耐心等待。
  
  就在他醒来之前的最后时间里,他突然浑身抽搐起来,谢雨晴有点害怕,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游戏头盔摘下来,祁宸自己就醒了。
  
  祁宸回忆了一下游戏的过程,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游戏跟凶杀案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我觉得一定有联系,这游戏太怪了。”
  
  谢雨晴道:“不然你接着玩,看看通关之后会有什么。”
  
  祁宸还真有点上瘾了,于是喝了点水,休息了一下之后,继续进入了游戏。
  
  人还在观景台上。
  
  他跑下去,再一次进入了村子……这次又失败了,被人打死出来。
  
  祁宸不服,继续尝试。
  
  一连试到第五遍,祁宸终于走出了村子,过了村子之后,不远处有一个类似水泵房一样的房子,祁宸觉得这房间一定有故事,进去之后,里面有个休息间,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序章通关,请签名。
  
  祁宸犹豫了一下,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上面的字迹立刻就变了,变成了一副图画,依然是森森草木,上面有一行滴血的字迹:第一关:喋血城市,下面左右有两个选项:继续游戏、保存并退出。
  
  祁宸选了继续。
  
  字迹消失。
  
  大概是存盘了吧。
  
  祁宸在房间里搜罗,发现这里还通着电,还有一些简单的电子设备,墙角有一个冰箱,祁宸过去打开,里面有些面包之类的,估计能补充体力,于是带上了。
  
  床上放着一个帆布包,祁宸也把它背上,感觉应该是个物品栏。在冷冻室里,他找到了两支疫苗,还有一个装满了冰块的盒子,应该是用来保存疫苗的,祁宸把他们都带上了。
  
  在厨房里,他找到了一把刀,和一根钢管,都带在了身上。
  
  想来像这样一个小屋里,能有这么多的东西,偏偏就出现在通关之后,看来是通关之后的奖励,一次物资补给。
  
  在小屋里,祁宸还意外地发现了一份地图,是本地区的地图,标注着一些山峰和附近的各个村子,还有一些设施之类的。
  
  其中一个方向标注着是通往市区的,下面红笔画着横线。
  
  精神病医院八成是在市区吧,而且下面还有横线标注。
  
  祁宸仔细研究地图,发现这一路上有好几处都画着红着的x,在通往市区的那个山口,画着一个最大的x,十分醒目。
  
  这是什么意思,boss吗?
  
  祁宸把地图研究明白,装在裤兜里,提着厨房里找到的那把剔骨刀上了路。
  
  接近第一个红叉的地方,离老远他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呻吟声,好像有一个女人一边哭泣一边喃喃自语。
  
  虽然明知道这是个游戏,但这种高度真实的感觉,还是让祁宸感到了一阵恐惧。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一个女孩,站在月光下,双手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好像在哭。
  
  她身体是半透明的。
  
  是个鬼啊!
  
  祁宸躲在一棵树后面看过去,见这个女鬼捂住脸庞的十指中间,不断有血流下来,看得祁宸心里的慌。
  
  还是不要跟这女鬼正面硬刚了。趁着女鬼没有发现,祁宸试图从边上绕过去,结果一脚踩在一棵枯树枝上,发出“咔嚓”一声响,女鬼猛然抬头,脸上全是血,朝他扑了过来。
  
  祁宸转身就跑,但这女鬼速度极快,很快追上他,直接钻进了他的身体,他还有意识,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操控着走到悬崖边上,然后跳下去……
  
  祁宸又被弹出了游戏,回到现实世界。
  
  这游戏,简直太刺激了啊!
  
  他有点能理解那些死者,为什么会痴迷这个游戏了。
  
  他不服输,接着尝试,这一次直接绕过了女鬼,继续往前走,中间又遇到僵尸、妖怪什么的,死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总算走到山口,通往城市的国道,就在前面两座山的中间,也就是地图上那个画了大x的地方,果然是有一个好像蝙蝠精一样的东西在那里徘徊,身材大的像老鹰,速度又极快。
  
  祁宸在这里不知道死了多少回,把所有的死法都尝试了一遍,就是走不过去。
  
  出路就在对面,近到能偶尔看到车辆从路上偶尔经过,但就是没法过去,这一点简直让祁宸很崩溃。
  
  脚下有不少石头,闪闪发亮。
  
  祁宸怀疑是系统的提示,是用来对付这个恐怖的蝙蝠精的关键物品,但他用这些石头去砸那个怪物,根本没什么用。
  
  最后死多了,连谢雨晴都着急了,让他把头盔给自己带上,尝试了几次,也是根本逃不掉怪物的追杀。
  
  “算了,看来这游戏根本打不过去。”谢雨晴最后沮丧地把头盔扔在沙发上。
  
  祁宸也懒得再尝试了,坐在沙发上思考起来。
  
  “肯定是能过去的。不然我不信那些死者会花几天时间重复这无聊的一关。”
  
  谢雨晴想了想道:“那就说明咱俩都不是玩游戏的料。可为什么那些孩子都能打过去呢?”
  
  祁宸道:“你这是幸存者偏差,这游戏肯定不止他们几个玩家,肯定有很多人没法通关,只有他们通过了……所以他们最终走向了死亡,而那些没通关的,像我们这样的,最终都放弃了这款游戏,所以反而没事?”
  
  谢雨晴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祁宸这个思路,倒是让她如梦初醒,也许,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只是没有办法验证这个观点,”祁宸摊了摊手,“咱俩都太菜了,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后面是什么情节也压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