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3128 入门1
叶小木还想打听更多,苏烟换了个换题,说道:“不过你还真不错,第一次魂魄出游,就能维持那么久,你好好修炼吧,将来说不定能成宗师。”
  
  这时候她跟鸡仔都吃完了叶小木煮的泡面,打了个哈欠,进屋继续睡觉去了。
  
  “鸡仔你给我看好他!再敢来偷窥我,你就吃了他!”
  
  鸡仔跳到叶小木肩膀上,低声道:“你如果真想看她,那就给我再煮一碗面,我让你进去看十分钟……”
  
  靠!
  
  真把自己当成偷窥狂了!
  
  而且你这个黑炭头,就为了一碗泡面就把你主人出卖了,这样真的好吗?
  
  叶小木把鸡仔关到门外,在床上躺下之后,心情还是十分复杂,躺了一个小时也没睡着,最后只好靠静心咒来入睡——静心咒算是道门最简单的咒语,他几天前刚学会的。
  
  不曾想睡着之后,他神魂仿佛又离开了身体,穿过一道黑幕,来到一处村庄的上空,飞到一处宅院里,看到了一个小姑娘正在被一个壮年汉子按在地上毒打,边上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少年在拍手笑。
  
  那个汉子……不就是之前看到的夏兰的父亲吗?
  
  小姑娘哭着抬起头来,叶小木看到了她的脸,正是夏兰。
  
  他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看到这一幕,画面已经换了,是夏兰一个人回到家里,翻找着床铺,找她藏在书里的钱——这一刻叶小木似乎变成了她,能够感受到她的想法。那是她每天上街卖菜偷偷攒下来的钱,用了几个月时间攒够了两百块,全都夹在自己小学课本里,藏在床板下面。
  
  今天父亲和弟弟走亲戚去了,不用做饭的她,打算拿这笔钱去镇上的书店买几本中学的教科书,在家里学习,结果打开旧课本的一瞬间,她傻掉了。
  
  钱不见了。
  
  夹着钱的那一页,被吐了一口浓痰……
  
  她一瞬间明白了,怪不得弟弟这几天每天回来都有零食吃,原来,是偷了自己的钱。
  
  他偷的不光是钱,而是毁掉了自己的理想。
  
  夏兰趴在床上,撕心裂肺地哭。
  
  画面再度转了几次,有夏兰在打工时候被人欺负的,三个染着头发的看上去像是初中生的姑娘,撕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
  
  有她在捡废品的时候,被一个同样收废品的老头跟踪,强行把她拉到墙角去,手往她衣服里伸……
  
  还有一些苦难,简直没法形容。
  
  愤怒到了极点,叶小木猛然醒了过来。
  
  他狂喘了好一阵子,才稍微平静下来,回想梦中的情景,不禁疑惑起来,梦中所看到的那些,之前夏兰并没有对自己讲过,难道是自己根据她的遭遇所自行脑补的?
  
  可为什么场景人物都如此真实呢?
  
  陡然一惊,叶小木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个女鬼——白依苒的“妹妹”,自己似乎也梦到过她的过往,而且,后来埋尸的位置,也的确如梦中所见。
  
  难道自己能未卜先知,或者说,能看到别人的过去?
  
  可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
  
  叶小木认真思量起这个问题,总结出了两个共同点:第一,不管是那个小女孩,还是夏兰,他们都是鬼。第二,自己跟她们有过身体接触(看出歧义的人自己去面壁)。会不会,是因为接触过她们的魂体,所以提取到了她们的记忆,接着在梦中呈现?
  
  如果是这样,那这算是自己的特异功能,还是每个法师都会的技能?
  
  叶小木很想去找苏烟问问,刚出门,鸡仔站在冰箱上睁开眼睛,道:“你要去偷窥了吗,记得先煮面哦!”
  
  “去你的!”
  
  叶小木只好又回到房间,他不想被再次当成偷窥狂。
  
  他睡不着了,来到阳台上,望着夜空发呆。
  
  之前的梦境,不断在眼前出现,叶小木捏起了拳头
  
  夏兰做错了什么呢,她这么善良,就因为她长的丑,就应该被人欺负,就因为是女孩,就要被父亲和弟弟凌辱?
  
  这个世界,真的充满了恶意!
  
  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报应,但现在他们还都是好端端的,夏兰却死了。就算那对父子受到了惩罚,可夏兰也魂飞魄散回不来了。
  
  叶小木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找阴间管这个的判官、阎罗王或是谁来问问,这样公平吗?
  
  如果天道就是这样不公平,那么所谓的天道,为什么要遵从它呢?
  
  他想起了道德经上的那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也许,天地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大道,只有人们以为的大道。
  
  如果天道没有善恶,那总需要有人来匡扶。
  
  这个念头让他自己感到一阵恐惧。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上面去。
  
  但是冷静下来的叶小木,对道的理解,却更加简单了,那就是自己将来无论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自己,必要时候可以逾越所谓的规则。
  
  他以为自己只是相通了一件事,却不知道,在无形之中,他的道心又经受了一次洗礼,对道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新人法师,修行的上限,也无形中提升了许多。大道三千,他隐约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只是这条路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普世之道。
  
  月底的时候,高考成绩出来了,如叶小木之前估算的成绩差不多,考上了春城理工大学。
  
  叶小木跟谢雨晴通电话,报告了喜讯,谢雨晴也很高兴,让他回家去,晚上她争取回家,一起吃饭庆祝一下。
  
  然后没等他先打电话,周静茹的电话就来了,对他各种夸奖安慰,感觉激动地都要哭了。
  
  “我家宝宝辛苦了,宝宝以后想要什么,只管跟干妈说……”电话里说了很多类似这样的话,似乎叶小木还是个孩子。
  
  叶小木听着虽然有点小尴尬,内心还是受用的,类似这样的话,谢雨晴永远都不会对他说。有时候他想,如果两个妈妈的性格结合在一起就好了。
  
  在回家之前,他先去了一趟刘老头的坟前,买了一些东西去祭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