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2859 背后的人1

第2859 背后的人1

    翻到背面,看上面写着一行字:与师父合影留念。
  
      原来是师公……陈悦为自己方才的念头感到自责,可是,自己师父明明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孤儿啊?从小被师公——这道观的第一代道士清风天师收养,抚养长大,传授道术。
  
      道观里有清风道长的画像,她是见过的,并不是这照片上的样模样啊,难道师父还有别的师父?
  
      再翻箱子下面,还有一个笔记本,拿起来翻了一下,字体娟秀,写的都是有关修行方面的感悟,算是师父的心血了。
  
      “这老头……”叶少阳儿凑近看了一眼,突然石化。
  
      “怎么,你认识他?”陈悦忙问。
  
      瓜瓜也凑上来围观,看了一眼,惊道:“哎呀,这不是道渊真人吗!”
  
      照片上的男人,是道渊真人!
  
      乱,简直太乱了!
  
      这信息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叶少阳感觉有点接受不了。
  
      石道人,是道渊真人的徒弟?
  
      为了求证真相,叶少阳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龙阳真人,也没寒暄,直接询问有关石道人的事。龙阳真人表示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而且道渊真人的徒弟极少,都在龙虎山上,他后半生也没离开过龙虎山,按说不可能有别的徒弟。
  
      但是,对于道渊的相貌,叶少阳是不可能认错的。
  
      面对龙阳真人好奇地询问,叶少阳也没说太多,顺便问了下他的近况。
  
      “我们去找了我师叔那个传人……已经接回龙虎山了,近日就要发帖出去,告知天下,到时候登极大典,你可一定要来。”
  
      “我一定去,对了,他那个隐徒……是个什么样的人?”
  
      龙阳真人沉默了一会,喃喃道:“毕竟是新任掌教,我不太好评价,但是有一点,他是一个修行天才,几乎不亚与你,对了,你们年龄也差不多。等你见到他,你自己就知道了。”
  
      叶少阳跟他聊了几句,挂上电话,对陈悦说了情况。陈悦道:“但是照片是做不了假的,而且,我师父没必要胡乱认别人当师父吧。”
  
      “当然不会,我只是说,这里头可能大有缘故。”
  
      叶少阳无奈地耸了耸肩,谜团越滚越大,到了这一步,成了完全解不开的迷了。
  
      陈悦刚要开口,目光突然转向窗外,道:“外面有人!”
  
      “邪物。”叶少阳耸了耸肩,让瓜瓜冲了出去。
  
      其实他早就发现外面有邪物窥视,只是距离有点远,怕出手之下,对方看出苗头就跑了,因此假装没有发现,等着看这家伙要干什么,结果陈悦一语道破,就在这一瞬间,那邪物已经抽身跑了。
  
      陈悦把东西都收回到箱子里,抱着箱子出门。
  
      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院子里没灯,月光下只能看到远处的山影,张牙舞爪,像一只巨大的怪兽。
  
      瓜瓜巡视了一圈回来,没追上那邪物。
  
      这邪物到底什么来头,是奔着自己来的,还是奔着陈悦来的?
  
      晚上,叶少阳和陈悦各自回去睡觉。因为石道人的死,陈悦心情不好,瓜瓜就去了她房间,陪她睡觉,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她(万一再有邪物摸过来啊),至于叶少阳,人间已经没有什么邪物能偷袭到他了。
  
      道观里洗澡不方便,陈悦也没心情折腾,去厨房烧水洗了脚,就上床去了,一抬头看到瓜瓜坐在窗台上,勉强冲他笑了笑,道:“今天倒是冷落你了。”
  
      瓜瓜从窗户上跳下来,爬到床上去,昂头望着陈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那个……你如今已经找回记忆了,对我……还当做是你的儿子吗?”
  
      陈悦拉着他的双手,说道:“你还当我是你娘吗?”
  
      瓜瓜果断地点点头。
  
      陈悦道:“那一切还是照旧啊,我们相识在那种情况下,总是一场缘分,就算我找回记忆,可我还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瓜瓜听了这话,十分欣慰,当即拍着胸脯说道:“娘啊,你放心,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啦,不管谁要伤害你,都要过我这一关!”
  
      陈悦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不嫌弃我这个娘亲太弱就好了。”
  
      “不会啊,儿子保护妈妈,天经地义,再说……娘啊,等你祭炼了七宝妙树,学会那些法术,你就会成为绝世强者了,你会像老大一样厉害的,到时候你别嫌弃我就好啦!”
  
      “傻孩子。”陈悦冲他一笑,将木盒放在了枕头下面。
  
      两人在床上聊了一会,瓜瓜让她先休息,自己从窗户出去,坐在外面,观看夜色。
  
      陈悦哪里睡得着,点了一只蜡烛,坐在床上翻看着师父留下的那个笔记本,前面那些文字都是她一生修行的心得感悟,陈悦纵然很感兴趣,但克制着没有去看。翻到后面,便是一些类似日记的文字,但只记下一些重大事件,而且大部分都跟自己的成长有关,通篇充满了对自己的爱怜,看得陈悦心中伤感不已。
  
      今日悦悦生日,带她去县城吃了一次肯德基,悦悦很开心。
  
      ……
  
      今日,悦悦好奇翻找库房,误打开一支竹筒的封印,放出一只厉鬼,为厉鬼所伤,我听见叫声,赶去时,已来不及相救,却有一邪物自房梁下来,顷刻击杀恶鬼,又立刻遁走……我深感奇怪,不知何方邪物,为何要搭救悦悦,莫非一直潜伏在她身边?
  
      ……
  
      看着文字的记录,陈悦想起了相关经济,但自己一直以为是被师父救下的,原来暗中有贵人相助?
  
      再看下一篇:
  
      今日传授悦悦心法,她天赋极好,一遍就记住,不可思议,然而她吐纳生成的真气,半数为气海丹田吸收,化作戾气……致使提升缓慢,我从未见过这种现象,无计可施,却不敢同人说起,以免悦悦为法术界所关注,反而害了她。
  
      陈悦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肚子里那个位置,是她的丹田,里面蕴藏着海量的戾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在自己丹田穴位坚固无比,能将这些戾气牢牢掌控,丝毫不会倾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