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1643章 又多了一个2

第1643章 又多了一个2

“你去对小苏说,我来了,让他去沐风亭找我。”
  
  本来两个人距离也不远,但叶少阳突然想到自己是掌教,而且也是带徒弟来的,说的浅白一点,总要略装一下,过一把瘾。
  
  “你态度好点,别装过头了。”叶少阳把掌教大印交给张小蕊,趁着没人看到自己,从侧门出去,上了沐风亭。
  
  沐风亭在半山腰,建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三面悬空,所以叫沐风亭。叶少阳走进亭子,立刻想到了小时候,被道风勒令站在外侧的扶手上,面朝悬崖练胆的经历,如果真是物是人非了。
  
  “那个……小苏子是吧。”张小蕊朝苏钦章走过去,一时却忘了他的道号和名字,只记得姓苏,道号叫什么子,临时给取了这么个名字。
  
  苏钦章听到这个类似太监的名字,立刻有点不爽,不过怎么说也是茅山代掌教,不好发作,拱手说道:“这位乡亲……”
  
  “谁是乡亲!”张小蕊双手叉腰,看了一眼苏钦章附近那些对自己怒目而视的道士,干咳两声,装模作样的说道,“那什么,我师父在沐风亭,让你过去觐见。”
  
  “觐见!”苏钦章怔住,毕竟他也是个年轻人,见这姑娘如此装逼,而且是在自己地盘上,又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登时有些火大,没好气的说道:“你师父谁?到我茅山,怎么连个拜山的规矩都没有?”
  
  张小蕊冷笑道:“什么规矩,只怕你见到我师父,还得跪拜认错呢!”
  
  边上一个小道士实在看不下去,走上前说道:“放肆,你到底什么人,是来我茅山闹事的吗,怎么敢对我师父这么说话!”
  
  张小蕊挺胸上前,“干啥,你还想动手不成!贫尼可不怕你们!”
  
  苏钦章一听“贫尼”两个字,眉头一皱,道:“你是佛门弟子?”
  
  “谁说的,我是茅山内门弟子,第……”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好像是第三十九代还是四十代弟子来着,那个,我忘了。”
  
  苏钦章一听就恼火了,这哪来的浑人,居然冒充茅山弟子!还自称贫尼,一挥袖子,让弟子把她轰下山去。
  
  “喂喂,小苏子你可别后悔,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张小蕊被几个道士围住,只好把掌教大印扔给苏钦章,苏钦章伸手接住,本来没当回事,扫了一眼,两只眼睛顿时瞪的牛大,仔细再看,失声叫道:“这东西怎么在你手上!”
  
  张小蕊道:“我都说了是师父给我的了,将来少不得掌门之位也是我的。”
  
  “你师父……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不早说!”苏钦章一拍脑门,慌忙提起道袍,往侧门走去。
  
  装逼顺利完成,张小蕊哈哈大笑,十分得意,也追了上去。
  
  留下那些弟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互相张望着,最后也一起跟了过去。
  
  “掌教师兄,罪过罪过!”苏钦章一口气冲上沐风亭,果然看到是叶少阳,立刻就要行礼。
  
  叶少阳上前扶起他,说道:“别来这套,你知道我不习惯的。”
  
  “师兄现在摄掌教之位,礼仪还是该有的。”苏钦章望着他,苦笑道,“师兄啊,您来了直接说一声呗,还派了师侄去羞辱我,这么多弟子在,好丢脸的。”
  
  “羞辱你?”
  
  叶少阳望着随后赶到的张小蕊,问道:“怎么回事?”
  
  张小蕊吐了吐舌头,说道:“装逼装过了。”
  
  在她身后,跟着一二十个小道士,傻乎乎地望着这边。
  
  苏钦章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回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这位就是你们掌教师伯,还不行礼!”
  
  众人大惊,慌忙跪拜。
  
  “别别别,都起来。”
  
  叶少阳早忘了装逼这回事,几乎是跳着过去的,扶起来为首两个,接着大家陆续都站起来了。
  
  叶少阳回头对苏钦章说道:“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不是古时候,以后不要再行这种大礼了,没必要的,师父以前也不喜欢这个。”
  
  苏钦章道:“这是古礼……”
  
  “我是掌教,我说了算,以后再别来这套了。”
  
  叶少阳对张小蕊道:“给你师叔鞠躬赔罪!”
  
  张小蕊之前装逼装的那个爽,虚荣也满足了,当下也是无所谓地对着苏钦章鞠了一躬,“小苏子师叔,多有得罪啊。不过咱们都是江湖儿女,想你也不会介意的。”张小蕊把以前习武的那套说辞又拿了出来。
  
  苏钦章嘴角抽了抽,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不过好歹也是当众赔罪了。苏钦章感觉找回了面子,而且对方是个美女,立刻也就不生气了,让自己那些弟子先回去,跟叶少阳并排在亭子里坐下,张小蕊也立刻坐过来,问苏钦章:“我渴死了,有茶喝吗?”
  
  苏钦章立刻叫人沏茶过来,对着叶少阳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师兄收了个好徒弟啊。”
  
  叶少阳明白他的意思,摸了摸鼻子,说道:“是啊,真是好徒弟,一个劲要拜师,不收都不行啊。”
  
  闲聊几句,叶少阳问起山上的情况,苏钦章当面汇报,按照师父的遗嘱,自己最近收了不少记名弟子,有几个资质不错的,觉得可以提进外门,这次找他来,也是进行一下仪式,毕竟叶少阳才是茅山的正主,拜师仪式必须由他主持,才显得正式。
  
  “师兄,日子我都选好,三天之后,九月初四,北斗九星降世辰,正合收徒,师兄若是没问题,我就着手准备了。”
  
  “没问题,我来就是处理这个的,拜托你了,对了,我这徒弟还没正式拜师,你帮我给她也准备一下,内门礼仪。”
  
  “内门……她?”苏钦章惊讶地朝张小蕊望去。
  
  张小蕊一拍石桌:“你瞧不起我!”
  
  “不敢不敢。”苏钦章年纪不大,当道士也早,没怎么跟女孩子打过交道,突然就遇到这么凶的,之前还能借着身份压一压,现在得知她是叶少阳的徒弟,立刻就蔫菜了。
  
  叶少阳道:“她其实还是有些优点的,慢慢你就知道了。”
  
  (今天给父亲上坟,回来晚了,赶写出来,去睡一会起来接着写,晚上还有,等不及的可以明天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