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八极门

第六百四十七章 八极门

    谢雨晴吃惊说道:“可是同一栋楼里,怎么会有两帮僵尸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们现在经历的事,本来就不可思议。”叶少阳站在水泥台上,望着仍然没有平静下去的池水,说道,“我也没想到,这个地方居然是一处尸巢。尸魔的来历我不知道,但这扒皮血尸,一定是来自古墓。”

    他回到谢雨晴身边,从地上捡起之前斩断的那只手,指着上面长出来的两根长长的手指说道:“你之前不是问我,怎么光看这手就能判断出对方是扒皮血尸,答案就在手指上,扒皮血尸每修炼三百年,会长出一根手指,它这已经长出了两根,说明有六百年的修为。除了扒皮血尸,别类僵尸都没有这种特征,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

    而且这扒皮血尸,虽然凶悍远超一般僵尸,但是没什么智商——不然也不会放下我们,去跟尸魔火拼了,再加上僵尸不能隐形,所以法师就算想炼化一只供自己驱使的邪雾,也极少选择扒皮血尸,不如直接养个小鬼更方便驱使。

    这扒皮血尸,只在古墓里才会看到。过去的王公贵族,下葬之后,为了防止盗墓,会找法师炼制出守灵童子、扒皮血尸这一类的玩意,用来守墓,它们对活人的气息很敏感,一旦嗅到人气,立刻会冲过去撕咬,不死不休,而且这家伙有六百年修为,肯定是来自古墓。”

    谢雨晴听完叶少阳详细的讲述,眉头越皱越紧。“古墓里的僵尸,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那谁知道了。”

    叶少阳来到尸魔的残骸身边,仔细辨认了一番它身上的衣物,道:“这个家伙生前应该是明朝人。”

    谢雨晴道:“你怎么知道?”

    “看官服呗,”叶少阳道,“法师判断僵尸的年龄,首先就是看官服,各朝各代的官服一般都认识,这是基本功。”

    说着,把尸魔翻到正面,看到插在它脸上的那把黑色木剑,拔出来,是一把与桃木剑大小相等的木剑,通体黑色。

    “黑檀木剑,好东西……”叶少阳喃喃说道,找了一张纸巾,把木剑擦干净,见一面刻着“八极度法”的字样,心中恍然,“原来如此……如果这把剑是李孝强的,那就说明他是八极门的人。”

    “八极门?也是道士吗?”

    “是也不是,正统的八极门,当然是道家山门之一,只是后来经历过战乱等原因,八极门分解消失了,但是八极门中的很多武学和法术传到民间,很多民间散修门派都以八极门分支自称,所以法术界有句话,叫‘禅宗多如狗,八极遍地走’,八极门作法有个显著特点,就是灭尸不用枣木剑,而是用檀木剑,尤其是这种黑檀木剑,灵力倒也一样,只是属性不同,作法的方式不太一样。”

    谢雨晴听得云里雾里的,说道:“你先别给我科普了,别忘了咱们来这的目的,快找找笔记本吧。”

    叶少阳这才起身,本打算去那堆灰毛僵尸中间找一下有没有穿红衣服的,目光扫过扒皮血尸的遗骸,突然想到:尸血浑身不正好是浑身通红吗?李孝强只说是红色僵尸,也没说是哪儿红,没准说的就是身体呢?

    当下转身来到扒皮血尸脚下,用手中的檀木剑刮去它身上的尸血,本想看看它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记号之类,结果目光一扫,从它从手抠出来的那堆场子里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心中一动,上前用檀木剑扒开那堆肠子和一些骨渣,一个用防水塑胶袋包裹的东西,显露出来。

    仔细看,上面还刻着一些道纹,是用来防止塑胶袋被尸水腐蚀的。

    叶少阳心情立刻激动起来,也顾不上脏,用手把塑胶袋打开,从里面小心的取出一个红绸布包裹,再次打开,才看到一个绿色塑胶封面的笔记本,还是那种最老式的80后都用过的“工作笔记”。

    叶少阳与谢雨晴兴奋的对视了一眼,随手翻了一下,见笔记本上写满字迹,还有一些图形,只简单看了一下,与五行八卦有关,顿时知道错不了,当下也没有多看,直接塞进了口袋里。

    再一次站到水池的台子上,叶少阳朝水中望去,等水面彻底平静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糯米,往水中抛洒了一些,俯身观察了一会水面,松了口气,走下水池,道:“里面没僵尸了。”

    谢雨晴纳闷道:“怎么看出来的?”

    “僵尸最讨厌糯米,刚那点糯米洒进去,虽然对僵尸没什么伤害,但如果下面有僵尸的话,闻到糯米的味道,至少也应该动一动身子,我看了半天,水面一点没动,当然就是没僵尸了。走吧。”

    说完转身朝房门走去。

    谢雨晴看了眼一地狼藉的僵尸,追上去问道:“这些僵尸怎么办?”

    “我待会打个电话,让郭师兄来处理,这里尸气太重,如果不做场法师,恐怕还会形成尸巢,是个隐患。”

    经过房门的时候,叶少阳从被尸魔撞碎的木门碎片中找到门锁,检查了一下,是个普通的暗锁,想了一下道:“现在我明白了,这尸魔很可能是被这里的尸气吸引来,想要进来修炼的,但是察觉到扒皮血尸在里面,一直没敢进去,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

    李孝强前来的时候,遭遇尸魔,用檀木剑伤了它,驱赶离去,然后打开门锁,大概是用了闭气术或什么法器,隐去了自身的阳气,然后趁着扒皮血尸处于休眠中,把笔记本塞到它肚子里……”

    谢雨晴听到这,忍不住插了一句:“为什么你认为是悄悄塞进去的?”

    “李孝强能击退尸魔,说明修为不弱,但也不会特别强,换成我的话,如果是单独遇到尸魔,绝对不可能重伤它之后、还给他逃走的机会。”

    “臭美。”谢雨晴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

    “对了,你这推论里有个硬伤,我们来的时候房门是上锁的,如果李孝强之前来过,他是怎么进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