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国家意志 > 127 严密防守
    达布里尼中校转身爬上登机梯,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钻进了机舱。地勤人员帮忙将座位靠垫调整好。中校自己则开始调整甚高频通讯。很快僚机的声音出现在了耳机里。
  
      “说得不错,长官。我想大伙儿都会为你骄傲的。”
  
      “哼,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敌人远没有他们脑子里以为的强大。现在我们来证明给他们看。”
  
      “明白。”
  
      “注意紧跟我的动作,昨天的飞行你让我捏着一把汗,调整变后掠翼是低空的关键,不要像个新手那样总是把机翼锁死在中间位置,那会使你同时丧失机动性和加速能力。有经验的对手可以预判你的转弯。”
  
      “明白,中队长。我只是担心会手忙脚乱。”
  
      这次攻击中计划中,僚机拉杰什负担的部分也很吃重,在达布里尼的掌机发射反辐射导弹后,僚机也需发射一枚电视制导导弹确保摧毁,对于单座飞机来说这是一段很危险的时间,因为必须把头从上方伸到右下的阴极射线管处,进行瞄准,这将丧失对周围的观察能力和一部分的控制飞机的能力。已知在巴基斯坦方向的杰赫勒姆大坝的作战中,很多米格27就是因为发射电视制导导弹或者炸弹时被战斗机或者毒刺导弹击落的。
  
      “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保证和演习没有什么区别,出其不意才是我们最大的机会。好了,检查你的设备。”
  
      两名飞行员开始检查各自的飞机状况,这架飞机操作起来不易,因为各种仪表实在太繁杂。
  
      “鲨鱼小队,检查导航控制板。”塔台传来声音,是联队长的声音,今天他将亲自坐镇塔台进行地面指挥。
  
      “鲨鱼明白。”
  
      两架挂满武器的战斗机在数百人的簇拥下,隆隆地滑行致起飞位置,停下。
  
      中校调整完燃油泵,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他费劲地从口袋里摸了一张照片,挂在了右侧的重复进场开关上,把儿子对照片挂在这个位置,是他长期以来的飞行习惯。
  
      “很快学校里的其他孩子就会知道这小子的父亲是个战斗英雄。”想到这里中校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脸向着塔台上的联队长挥了挥手,联队长站在那里,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期间,战斗机愈加抖动起来,发动机的转速迅速地提高到了百分之六十。
  
      “是出发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他松开刹车,沉重的飞机开始加速起来。紧接着他后面的,是僚机拉杰什。
  
      两边
  
      挥手的人群在座舱外一闪而过,中校没有急于拉起飞机,因为今天挂载重量很大,他得尽量多滑跑一段路程。
  
      飞机慢慢地抬头,他按部就班开始收襟翼和油门,同时回头看了看拉杰什的飞机,确定他也已经跟上来了。
  
      “很好,按照导航点飞行,保持高度。刚得到的信息,提斯普尔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他们会按计划行动的。”
  
      “明白。”
  
      “对了,还有一个最新的消息,昨天他们从内陆调动了一个苏27中队到了拉萨,今天也许会出现。”
  
      “哦?我们现在还能发现他们的转场?”中校疑惑起来,他知道自从阿格拉的最后一架a50i预警机调到西线后,空军对中国空军的调动已经很有效难监视了。即使是离开控制线很近的拉萨机场也无法窥探一二。
  
      “说起来你不信,有人用手机派到了照片,发到了互联网上。有时候情报,就是这么简单。”
  
      “希望三倍音速中队能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中国西藏,昌都某高原机场,团长郑辉正坐在机舱内翻着报纸,耐心等候可能不会出现的任务。这个机场冷冷清清的,极目所望,周围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在来回走动。飞机旁的电源车正在发出单调的嗡嗡声,一只乌鸦突然落到了电源车上,使劲啄了几下通风口,然后它侧过头呆呆地看着飞行员。
  
      “小刘,我从来没想到,4000米高原上还有乌鸦。太有意思了。”郑辉对僚机说道。
  
      “希望空中不会太多,免得起飞时麻烦。”电台里,僚机刘成则说道,听上去了他没有团长的兴致,对这种不详的鸟颇有几分厌恶。
  
      “他们告诉我,这样的高度的机场无需驱鸟,因为没有鸟,不过现在看来……”
  
      “肆动动三拐,这里是塔台。”电台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动了电源车上的乌鸦,大鸟扑腾着飞走了“可以听见,副师长同志,完毕。”
  
      “他们刚刚出动了提斯普尔的战斗机,呃……已经越过了鲍罗里河,向达旺飞,有4架。”
  
      “苏30i?”郑辉问道,他很吃惊印度空军竟然一次出动那么多的战机。
  
      “还不清楚,不过从rcs和速度看,应该没错。现在空33师已经起飞盯着了,”
  
      “33师?怎么不是我们师?”
  
      “他们更近些,昨天刚上来。”
  
      “堵住苏30,他们能行吗?”
  
      “呵呵……不知道。98团的装备是老了一些,不过我只能说,训练水平有目共睹。”副师长说道,他在夸兄弟部队时显得颇有些不自然。
  
      “原来是98团。那也比我们团的二代机强得多。”
  
      “……谁告诉你我们团是2代,我们是2代半。你们还是继续按计划等待,我们正在研究策略,说不定今天也能轮上你出动。”
  
      “明白。”
  
      郑辉不知道研究策略是什么意思,敌人如果真的虚晃一枪的话,这会儿主攻编队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不过没有办法,他只能等着。
  
      与此同时,在鲁克塘以南的深山沟壑里,达布里尼中校正在小心地控制着高度向正东飞去,不时地他需要电台提供一些信息。
  
      “鲨鱼,提斯普尔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临时决定起飞4架战斗机,希望能完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明白,我刚才已经听到他们在电台里的交谈了。对方有没有反应?”
  
      “还还不知道。应该会有进一步的动作。不过,那座雷达还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可以探测到它的主瓣还在发射脉冲。”
  
      “很好,半小时后,就给他们一点儿苦头尝尝。”
  
      达布里尼说着抬起头,4架苏30正从他的上方整齐地飞过。可以看见它们的翼下携带着大量的空对空导弹。
  
      2架隐秘潜行的米格27,先后将副油箱投掷在了下苏班西里(印度对非法占领的我国错那县以及墨脱县交界处的行政区名称)的山沟里。随着飞机空重的减轻,米格27的灵活性开始显现出来。他们灵巧地在群山中翻飞腾挪,完全避开了雷达的监视。
  
      林淮生与王铁川在深山里艰难跋涉,他们刚刚避开了一只黑熊的跟踪,正打算歇一会儿,巨大的轰鸣声紧跟着由远至近,与一天前一样,2架飞机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林淮生看着其中一架将油箱丢在了深涧里,惊起了一摊飞鸟。
  
      很显然这就是昨天看到的那两架战斗机,只是这回它们携带的弹药是真的。林淮发现自己判断的没错,用苏30掩护低空偷袭的计划是真实的,现在他没有手段与总部联络,只能期望着总部能够有所防范。
  
      歼8ii型战斗机的座舱内,郑辉已经等的有一些不耐烦了,他不知掉上级是怎么想的,就算让他起飞巡逻一段时间也总好过在这里傻等,他来之前已经研究过了地形,敌人如果真的以超低空接近,雷达预警的时间只有一分半钟到两分钟,这时再拦截难道将会非常地大。另外有一件事也让他不太满意,就是始终没有给他具体的拦截计划,他以为计划在制定中,但是直到今天早上他坐到了机舱里,一直没有具体的任务电脑中也没有具体的航线。要知道,歼8ii是一种严重倚赖预定的航线与地面指挥的飞机,离开这些,这架飞机几乎无法单独执行拦截任务。他有些怀疑上级缺乏制定有效拦截计划的经验。不过如果让他来干,也很难制定完备的方案,以往的训练中也缺乏类似的复杂科目。
  
      “肆动动三拐,任务已经下达,你立即起飞,然后后绕行东南雪山,明白了吗。”
  
      “明白。”虽然郑辉很难理解,为什么起飞后要反其道要向东南绕行,而不是直飞边界巡逻,但是好歹起飞命令下达了。
  
      飞机缓缓开始滑跑,起飞后郑辉将立即占据一个极有利的高度,这是这条4300米的跑道的先天优势决定的,但是目标在哪里他还不知道。多功能显示器上,只有一条临时航线出现,但是数据链没有进一步发送目标信息到上面。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怎么发现目标?”郑辉起飞后,问道。
  
      “呃……是这样的,如果他们冲着林芝的雷达站来,你们在转弯后打开雷达应该能有发现。”电台里副师长不太确定地说道。
  
      “完全靠猜吗?”
  
      “问的好,确实是猜的,我们的警戒雷达在山区无法下视,只好由你们的雷达来扫描最危险的盲区。”
  
      “我有个建议,我们直插墨脱西南的话,也许可以占据敌机的6点钟方向。”
  
      “还记得那个老头子吗?就是你救回来那个。是他建议这么飞的,师部决定采纳这个建议。”
  
      “他的建议?”
  
      “他认为我们应该在早上占据东方迎头等着敌人撞上来,而不是迎着刺眼的阳光,单单靠雷达下视能力搜索山谷。这一带的山太多,很难确定他们会从哪里冒出来。”
  
      “听上去没什么道理,他的空战理论似乎就是一个经验主义的大杂烩。我认为应该首先占据优势的位置。”
  
      “执行命令,同志。上级作出决定也不容易,毕竟这个老头击落的敌机……可能比我们师都多。”副师长婉转地说道。事实上,他的话略有些偏离事实,那个老头子击落的敌机比整个中国空军最近40年击落的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