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天运 > 469化解于无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微笑面对世界)正文,敬请欣赏!
  
      任翔飞目瞪口呆的看着金帅,他这才明白,在收购农民手里油菜籽的背后还有这么一片大文章。这些年来由于一些地方政府违背市场规律做了很多蠢事,老百姓已经不再怎么相信政府了,致使一些很好的政策也很难执行下去,现在急需要做的事情是提高政府的威信,而现在这个做法无疑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
  
      任翔飞此时也不得不佩服金帅的精明,人家不仅搞经济是一把好手,而且搞政治的能力也无人能比。
  
      “我还有个问题没有想明白,如果那些收购商也跟着我们这样做,岂不是我们的油菜籽就收购不上来了?我们总不能再和他们打一场价格战吧?”
  
      金帅大笑:“如果他们也提高了油菜籽的收购价格,我还求之不得呢,这样一来得到实惠的是老百姓,而我们政府则只是从中点了一把火,由于我们采取的是上门收购,收购商如果想完成他们的收购任务,就必须也和我们这样干,出比我们还高的价格。”
  
      到这个时候任翔飞全部明白了,市长不是想真的收购油菜籽,而是用这个办法*着收购商提高价格。花园市的油菜籽产量占全省的百分之四十以上,榨油企业如果想有充足的原料,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花园市这个地盘的,除了老老实实的提价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至于打白条那就更不可能了。
  
      到了第二天下午,各个县区的信息反馈了回来,收购商也主动提高了收购价格,最高的比市政府出的价格高出了五分钱,可别小看这五分钱,积少成多可是一笔巨款。
  
      “市长,我们要不要再提高一下价格?”
  
      金帅摆了摆手:“我看就算了吧,榨油企业也必须保证自己的利润,价格再高,他们就会无利可图,挫伤了企业的积极性,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如果老百姓再把卖给我们的油菜籽转卖给收购商怎么办?”
  
      金帅笑了:“价高者得之嘛,如果老百姓愿意这样做,我们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但要保证把我们付的钱交回来,这一次虽然我们是白忙活了,但是白忙活让老百姓得到利益还是很值得的。”
  
      “市长,你真是有一根金手指,这件事情如果放在从前,我们也只能依靠行政命令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候还会搞得很不愉快,您这次使的妙计,既没有伤害与收购商的和气,还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呀。”
  
      这一场收购商与农民在收购油菜籽时产生的矛盾,被金帅巧施妙计消化与无形之中,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汪洋第一时间打来电话。
  
      “小金啊,听说你又打了一个漂亮仗,我研究过你使用的招数,这个办法不错。”
  
      “呵呵,汪书记,我这也是被*得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管怎么说省政府把油菜籽收购的组织工作交给了省供销总社,人家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还是要给他们点面子的,还有那些收购商,总不能和这些人把关系搞僵吧。”
  
      “利用市场的手段既让老百姓增加了收入,还没有得罪人,看来你已经深深懂得了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金帅把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捡着主要的向汪洋汇报了一遍,在提到铁建集团的问题时,汪洋说道:“最近有人给我打过电话,铁建项目部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吧,有些事情不可*之过急啊。”
  
      金帅知道汪洋说的有人指的是谁,也更理解他说的不可*之过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汪洋作为一方封疆大吏,考虑问题和金帅不一样,金帅是就事论事,而汪洋则要考虑全盘,这倒不是说金帅的能力比不上汪洋,主要因为两个人所站的角度不一样。如果金帅也处在汪洋那个位置上,他会不会采取今天这个方式,那就不一定了。
  
      “小金啊,中央办公厅发来明传电文,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结束之后,中央将分期分批组织各省市分管金融工作的领导,去你们花园市实地考察,主要就是学习你们市在金融方面的先进经验,特别是你们搞的那个贷款担保公司,更是受到了总理的赞赏,随后省委办公厅将会有正式文件发给你们。”
  
      中央办公厅组织各省市分管金融工作的领导来花园市考察,这可荣誉可是够了大的,花园市是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孙海波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约金帅来到了花园大酒店1708房间。
  
      “金市长,这次我们花园市可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了,我们成立贷款担保公司的时候,省里还有一些人说三道四的,这一次他们可要闭上嘴巴了。”
  
      可以看得出来,孙海波是真的高兴了,实际情况也就是如此,虽然这些事情都是金帅搞出来的,但谁能说没有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功劳?
  
      “这一次来我们花园市考察的都是兄弟省市的一些领导,省里也会派相应的领导陪同,这对于我们来讲不仅是宣传花园市的一个好机会,更是向兄弟省市学习先进经验的好机会,我的意见是咱们要召开一次常委会,专门研究部署一下这方面的工作,尤其是接待工作必须要搞好。”
  
      孙海波笑了:“这一次我们两个又想到一块去了,我的意见是成立一个领导小组,由你担任组长,这一段时间其他的工作你先放一放,集中精力总结一下我们在这方面的经验,到时候兄弟省市的领导来了,主讲的可是你。”
  
      金帅摇了摇头:“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个小组长还是孙海波知道金帅这样做的目的,让孙海波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实际上就是把这些功劳记到他的头上,从这一方面来看,金帅不是一个有功劳就想全部记在自己头上的人,这在官场里可是很少见的。
  
      看到孙海波想推辞,金帅笑着摆了摆手:“孙书记,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我来到花园市已经快一年了,总理给了我两年期限,最多再有一年我就要调走了,为了保证我们制定的三年发展规划顺利实施,使花园市的各项政策延续下去,我们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做好准备,而我认为你是一个最能保持政策连续性的最合适人选。”
  
      金帅讲话时的态度很诚恳,也确实打动了孙海波的心,现在只有把孙海波推到前面去,才能保证花园市的工作沿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而金帅则只是在某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把花园市这辆经济列车驶向了快车道。
  
      “那好吧,既然你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就勉为其难了,金帅同志,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是能和你在一起搭班子。”
  
      金帅笑了:“呵呵,市委书记和市长关系搞得像我们这样好的还确实不多见,我相信只要咱们两个齐心协力,花园市的工作搞得还会更好,两年之后,花园市必定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