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天运 > 335要官


    晚上的庆功宴气氛非常热烈,不仅县委几大常委到场,参加签字仪式的各局委办和乡镇的主要领导也来了。,quan,.)当然了,乐志强是没有脸面参加的,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常委会上发生的情况,此时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没有了乐志强的参合,殷家庆显得踌躇满志,现在他彻底打败了乐志强,可以说已经彻底掌握了全县的控制权,殷家庆的权威将没有任何人敢冒犯。

    宴会前殷家庆照例要讲话,他在讲话中极力称赞大山岛乡在这次招商引资工作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甚至还提出了全县干部都要向金帅学习的口号。要知道这种话可是不能乱讲的,这就意味着县委已经把大山岛乡树立成了全县的一个先进典型。

    这一下子,金帅是想不出名也不行了,宴会正式开始后,金帅给几个县委常委敬完酒后,也没有人组织,各局委办和乡镇的头头们,就向金帅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县委书记树立的典型,自然是都要好好巴结了。

    当看到金帅喝完了所有人敬的酒之后,纪委书记曹近山彻底服气了,他知道上次在省城喝酒的时候,金帅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当时出的洋相还会更大。

    “金书记,海量啊!”当金帅举杯向曹近山敬酒的时候,这老小子由衷的赞叹着:“我老曹喝酒从来没有佩服过谁,在你面前我可是甘拜下风啊。”

    殷家庆有些奇怪了:“近山同志,你和金帅早就认识?”

    “呵呵,我们两个可是酒友啊,有一次我去省里参加副处以上纪检干部会议,金帅同志当时是省纪委李景林书记的秘书,我们那个时候就在酒桌上较量了一下,结果金帅扮猪吃老虎,一下子就把我打了个落花流水。”

    “噢,你老曹可是在酒桌上从来没有佩服过谁,这一下子可是遇到劲敌了吧。我们的金帅同志不光工作上很有能力,而且还非常聪明,更懂得审时度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败在他的手下不亏。”

    县委书记都这样讲了,其他的人自然是连声奉承,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殷家庆对金帅非常欣赏,县委书记欣赏的人,又岂能不上赶着巴结。

    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小山岛乡党委书记梅辉鹏端了酒杯走了过来,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额头中间的那个瘤子更红更亮了。

    “金老弟,我们两个是邻居,老哥过来敬你一杯酒,大家都在说,这一次你办得漂亮,不过我有个要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金帅笑了:“我知道梅大哥什么意思,你放心吧,你的心愿我一定会满足你。”

    “那好、那好,有你这句话,俺老梅就满足了,你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坐在殷家庆旁边的副书记康欣军悄悄的说道:“殷书记,金帅这个小伙子确实不错,是不是要给他加加担子了?把他调到县里专门负责招商引资和经济这一块怎么样?”

    殷家庆摇了摇头:“恐怕我们县里的水太浅,养不住这条龙啊。告诉你吧,市委汪书记也看好了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资历还浅,早就调到市里去了,我们现在要尽量的发挥他的作用,只要是他能在大山岛乡搞出点名堂来,下一步也就好办多了。”

    “市委书记也看好了金帅,这可是一个新情况。”康欣军暗暗的嘀咕到:“如果自己这次能够当上海岛县的县长,可一定要好好支持金帅的工作,绝不会像乐志强那个傻蛋似的,只要是下面人做出了成绩,还能全是自己的功劳?”

    坐在殷家庆右边的李志,他刚才也听到了殷家庆和康欣军的谈话,此时也忍不住的乐了,官场真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传起小道消息一点也不亚于农村里那些喜欢八卦的老娘们,金帅什么时候认识市委书记了?怎么突然又成了市委书记看好的人了?不过这样也好,殷家庆讲出来的话,又有谁会不相信呢?这样一来,海岛县还有谁敢给金帅出难题呢?

    看到金帅端着酒杯又凑到了组织部长陶珊梅的跟前,李志就知道这小子又要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了,组织部长是管干部的,找她不就是为了给大山岛乡的人要官吗?

    李志猜测得一点也不错,当陶珊梅听明白了金帅意思的时候,当场就很痛快的表态了:“金帅同志,按照编制来看,大山岛乡确实是应该再增加一名党委副书记和一名副乡长,既然你这个乡党委书记提出来了,最近我就会派人去岛上考察,至于股长级的干部,你们乡党委就完全有权力提拔和任命,事后到组织部来备个案就可以了。”

    “谢谢部长的支持。”

    陶珊梅笑了,胖胖的脸上,鼻子和眼睛差点都挤到了一块:“金书记,这次你为咱们县立了一大功,这就算是组织部给你的贺礼吧,你来报到那天我就说过,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的工作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回到住的别墅里,李志和金帅都没有马上休息的意思,两个人沏上了一杯茶,又聊开了。

    “帅子,今天的宴会上殷书记可是把你好一阵夸啊,是不是感到有些轻飘飘的?”

    “你以为我是那种听了三句好话就找不到北的人吗?殷家庆表面上是在夸我,实际上是在为他自己脸上擦粉。在官场里就是这个样子,领导的表扬可千万不要以为就是针对哪一个人,有时候是为了敲打别人,更多的是在显示自己有眼力,李志点了点头,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我看你这次来到县城就没有闲着,恐怕又送了不少的礼吧?”

    金帅嘿嘿的笑了:“官场里就是这个样子,送礼先行,万事能成,咱们国家素称礼仪之邦,既然是礼仪之邦,当然要唯礼为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官场的哥们弟兄,大都是你骗我哄,夺权逐利,明争暗斗。对于上级领导,礼不可少送,只要送礼先行,啥事都能办成,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好办事,多给好处办好事,好处不能独占,利益不可独吞,利益均沾,上司喜欢,八方结缘,何愁大事不成。”

    李志鼓掌大笑:“帅子,我真是服你了,这么点小事你也能总结出这么些大道理,我现在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就适合在官场混,我觉得官场里的这些潜规则就好像为你量身订做似的。”

    “正所谓存在就有道理,官场里的这些潜规则,为什么会发扬壮大,关键就是它符合官场里一些人的生存现状。既然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现状,那为什么就不能去很好的适应呢?我这就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也可以说是顺势而为,官场里为什么有人处处碰壁,为什么有人游刃有余?主要就是因为有的人能够遵守这些潜规则,从心里认可它,而有的人不仅不能遵守反而还抱有抵触情绪,这就是聪明人和笨蛋的区别。”

    “我看到你今天晚上和陶部长嘀咕了好一阵子,是不是又要给你的手下要官啊?你这样做值得吗?”

    “不仅值得,而且是太值得了,你给我把水冲满,听我和你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