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觅仙路 > 第五十九章 炼剑、酿酒

第五十九章 炼剑、酿酒



    数rì后,昊阳仙宫的试剑阁坊市,梅老头、琴心仙子找到了赵地。,.,

    “赵道友为何提前返回此处?难道是已经有了收获?”梅老头装作一脸的困惑。

    “在下毫无发现,提前放弃了。”赵地淡淡一笑,也没有将自己遭遇疯剑仙和麒麟灵主之事说出,只是随口的敷衍过去。

    这倒不是赵地有意隐瞒,只是事情太过蹊跷,他还没能理清头绪。

    “呵呵,赵道友没有发现,可是老朽的运气却是不差!”梅老头一脸的得意之sè,手中五sè霞光一闪,多出了一枚巴掌大小半透明的五sè玉石,说道:“赵道友,请看!”

    “五sè仙玉!”赵地一惊,这简直是雪中送炭么。

    “说来也巧,琴心与梅道友分开没多久,梅道友就发现了此物,连琴心也觉得不可思议。”琴心仙子见赵地有狐疑之sè,于是嫣然一笑的说道。

    “此物价值不菲,老朽当然也不能白白送给赵道友,不知赵道友可有一些酿酒原料交换?比如万年碧罗果、千年雪灵花、十sè仙棠、百杂仙谷等等,只要是高品质的酿酒材料,老朽一概接收。”梅老头舍笑说道,期待的望着赵地。

    赵地又是微微一愣,梅老头提出的这些交易宝物,也的确是价值不菲,似乎是个挺公平的交易。

    不过,这些酿酒原料,听起来都是仙家草木果实,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就可以用长生瓶催生出来。

    赵地略一沉吟后,皱眉说道:“这些宝物,在下都没有,不过其中有一两种宝物的下落,在下却是知道一点的。如果梅道友愿意给在下一点时间,在下可以交换到一些酿酒宝物,与道友交易那块五sè仙玉。不知梅道友是否能等上几个月?”

    “这当然没有问题,以老朽与赵道友的交情,还怕赵道友谋夺老朽一块五sè仙玉么!”梅老头痛快的满口答应,然后说道:“这块五sè仙玉,先交给赵道友吧,等道友弄到了酿酒原料,再交给老朽不迟。”

    说着,梅老头就将五sè仙玉抛给了赵地。

    赵地自然不明白梅老头的用意,顿时还有些颇为感动。

    出于谨慎的习惯,他自然而然又分析起双方的动机利弊,但无论怎么看,此举都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多谢梅兄!”赵地拱手一礼,笑纳了这块五sè仙玉。

    梅老头笑道:“何必言谢,赵道友与老朽相处久了,也是爱酒之人,老朽这里有几块私藏的醉仙曲,专门用来炼制三五种对法力有极大增益的仙酿。只是可以酿酒原料难以凑齐,今rì老朽就将酒方和一块醉仙曲赠给道友,万一道友有幸凑齐原料,就可以自行酿出美酒,而不必为酒瘾犯愁了!”

    赵地又是一惊,酒方和酒曲,是每个酿酒师的独门之秘,仙酒的品质高地,除了由原料决定外,最重要的工艺,就在于所用的特殊酒曲和酿酒配方,梅老头将这两者娄给赵地,无疑是有意将酿酒的技术传授给他。

    “怎么,难道梅道友要离开昊阳仙宫么?”赵地眉头一皱的问道,若非如此,老者又岂会交代赵地自酿仙酒。

    梅老头点了点头,说道:“老朽会离开一阵,然后冲击渡劫后期瓶颈!”

    “冲击渡劫后期?”赵地大惊,“是不是有些太快?”

    赵地十分清楚,他和老者几乎是一起脱去凡身,进阶渡劫中期的,这才过了没多少年的功夫,老者居然就打算冲击后期瓶颈,实在有些突然。

    “老朽有不得已的苦衷,赵道友好生保重。”梅老头似乎有些忧sè,但却不愿吐露的样子。

    赵地想要询问关切一番,但梅老头却摆了摆手,很快辞别而去。

    没有多久,琴心仙子也离开了此处。

    赵地在变卖了一些用不着的宝物,并购置了一大批辅助材料后,却没有急于回到自己的仙府。

    他在坊市中流连了大半月,始终没有探听到与疯剑仙、麒麟修士、麟剑客有关的任何消息,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仙府之中。

    他立刻将买到的一些仙家草木种子种下,用长生液催熟,这些草木成长之后,就可以结出果实,酿造仙酒。

    而他自己,就回到密室之中,开始准备重铸混元五行剑。

    赵地将混元五行剑祭出,摄入手中,并伸出两根手打,轻轻的擦拭着剑身,心中颇为感触。这柄混元五行剑,曾是赵地第一件本命法宝,当年的剑成之rì,就是他痛失爱妻之时。

    后来,此剑多番被赵地重新炼制、提升,赵地已经算不清楚,这一次的重炼究竟是第几次重铸此剑。

    每一次的炼剑,都是千锤百炼,每一次的提升,都是质的飞越,这柄剑的品质也越来越不可思议。

    这一次的重炼,对赵地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他特意还专门请教了一些铸剑大师,也不惜花费不少仙石,购买了一些高品质的辅助材料和炼剑典籍。

    不过,这毕竟是他的本命法宝,十分熟悉,而且五行仙玉中蕴合的五行法则之力,他也能调动一些,这对于炼剑而言,也是十分有益。

    除了极个别技术极为高超的铸剑师外,一般来说,功法与铸剑材料越配合,炼剑的成功率也越高。

    要炼制玄天之宝的混元五行剑,赵地自己显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赵地将元婴祭出体外,元婴张开小口,喷shè出一道婴火,shè在混元五行剑上,缓缓的融化这柄宝剑。

    元婴又是一道法诀打入五sè仙玉之中,浓郁的仙灵之气带着五行法则之力,从五sè仙玉、中逸出,充裕整个密室,在融剑的过程中,不断的注入剑身之中……”

    一年后,赵地终于得到了一柄玄天混元五行剑。

    此剑造好后,赵地认为他灭杀麟剑客的风头也过去了,此外,有两种酿酒仙果也已经培育出来,于是他来到了坊市之中。

    但是,他果然没有找到梅老头,连琴心仙子也没有见着。

    赵地又小心的冒险去了一下藏着隐仙衣的藏剑谷某处,他将隐仙衣取回,却发现上面的标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标记消失,要么是被强行抹去,要么是施展标记的主人已经陨落。

    显然不是前者,赵地心中一凛,暗道:“难道那疯剑仙,已经将麒麟修士灭杀?”

    赵地不敢在藏剑谷久留,立刻返回了洞府之中。

    他一边继续修炼混元五行剑,一边开始用那些不断成熟的仙果,按照梅老头留下的酒方,用梅老头赠给他的酒曲,酿制仙酒。

    结果,第一坛天仙酿炼制出来时,让赵地吓了一跳。

    此酒浓烈之极,酒xìng极为霸道,以赵地已经脱去凡身的仙躯,也只能饮下一小杯,否则便要昏昏沉沉,如同醉倒。赵地不知是因为自己酿酒技术不过关,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但是,每次昏沉一段时间后,赵地都感到法力激增了不少,看来此酒对于法力的增长,也是极为显著。

    赵地一边炼料,一边酿酒自饮,修炼的倒也逍遥自在。

    也许是习惯了天仙酿的烈xìng,他的“酒量”也在逐渐增大,每rì得到的法力提升,也是逐步增长。

    赵地有些惊讶于这天仙酿的神效,但却不知道,梅老头赠给他的酒方,乃是仙界四大仙王之一酒仙的不传之秘,而那块酒曲,更是酒仙花了数万年的时间才反复钻研、最后炼制出的无价之宝,任何天价,都不会卖出。

    而为了尽可能的提升赵地的法力,梅老头也可谓是费劲心思,将这天仙酿的配方稍作改动,烈xìng极强,对肉身的伤害不小,但对法力的提升,却是极其强大。

    而且以赵地肉身的恢复能力,只要不一口气喝下大过量的天仙酿,一样不会受到多大损害。

    一晃七八年过去了,赵地每rì饮酒炼剑,渐渐的,他甚至悟出了一些从未用过的醉剑术。

    此时他才突然觉得,那梅老头平时醉酒时谈论到的一些醉剑,也许并非凭空捏造,在有极品仙酒做伴时,或许真能施展出一些十分强大的醉剑剑诀。

    这七八年间,赵地也多次来到坊市中,打听梅老头和琴心仙子的下落,但均得不到任何线索,二人仿佛凭空消失。

    直到有一rì,赵地正在府中cāo练剑术时,忽然间受到传音讯息,琴心仙子登门拜访。

    赵地立刻迎出仙府,远远的拱手一礼,喜道:“仙子这些年哪里去了,别来无恙!”

    “此事容后再说,皋心这次来,是用大事求赵道友出手相助!”琴心仙子虽然依然白纱蒙面,但眼神中透出颇为焦急的神sè。

    赵地一愣,说道:“发生了什冻事,只要赵某力所能及,自当竭尽全力。”

    “梅道友今rì已经进入了融仙池冲击瓶颈,但两午时辰后并未出来,琴心担心他出了事情。”琴心仙子秀眉微蹙的说道,“不知赵道友是否愿意进入融仙池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