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觅仙路 > 第八百八十一章 鬼界之旅 三 见故人

第八百八十一章 鬼界之旅 三 见故人



    片刻后,随着噼啪几声裂石响,这处山壁居然轰隆隆的坍塌了一大片激起无数石屑横飞。。.。

    这些鬼修,乃是鬼魂之体,原本不怕这等实体攻击,但赵地随手挥出的这一拳,展现的拳劲过于霸道,神力之下,纵然是鬼魂之体也无法承受下来。

    众小鬼骇然之下,面面相觑,最终纷纷灰光一闪的变化成一名名手持夜叉、刀剑之类冥器的人形鬼修。[..]

    这些鬼修,有些与人类形态一般无二,有些却长舌血目,尖耳长角,显得份外狰狞。

    赵地神识在这些鬼修身上一扫,便判断出这十余名鬼修的修为。

    最强的一名老头鬼修,不过才刚刚凝结了鬼婴,而其余的小鬼,都是相当于结丹期修为而已。

    这老头向赵地二人一躬身,拜见道:“晚辈等参见前辈。这里是本族还阳池禁地,前辈突然降临,我等修为低微,实在不知该如何接待。请前辈稍等片刻,本族负责此处的前辈片刻即来。”

    “好啊,原来你们羌前故意佯装,乃是为了拖延时间!哼哼,其心可诛!”若缼冷笑一声道。

    “不敢,求前辈饶命!”老头大惊,急忙讨饶,差点跪拜下来。

    “何方神圣,居然能降临鬼界!”此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即,一道黑气一卷,显露出几名白衣飘飘的婀娜女子。

    当中的那名女子,白纱蒙面,凤眼淡眉,盘发为髻,一副贵妇人状的打扮。在这名贵妇身边,则有四名妙龄女子拥簇,单从五官来看,各是天姿国sè,但肤sè极白、毫无血sè,给人一种说不出的yīn森诡异之感,即便是没有法力的普通人见到,也能看出这些女子与寻常人类的不同。

    “参见七公主殿下!”这山洞之内,各小、鬼所化的人形,立刻纷纷向贵妇人行礼跪拜,神情恭敬之极。

    赵地双目一缩,将少妇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对方大概只是炼虚期修为。

    鬼修虽然十分另类,但也有yīn魂之力可以衡量,赵地对高阶鬼修并不算十分熟悉,所以只能大概半断出此女的修为,而无法jīng确的掌握此女具体的细微境界如何。

    炼虚期鬼修,尚不足以对赵地产生威胁,于是赵地没有多做停留,自然而然的又将目光又投向他身边的几位侍女。

    忽然间,赵地脸sè一变,讶异的盯着其中一名眉心处有一道半寸长浅红印痕的少女多看了一眼。

    而这名少女,在看到赵地二人后,更是身形一震,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之sè。

    修行之人,一般情况下喜怒不形于sè,但有些过于意外的情况发生时,难免也会有些表现,赵地与这名少女的异常,虽然片刻间便恢复如初,但自然被若缼等人看在眼中。

    “怎么,难道赵道友在鬼界也有熟人?”若缼有些莫名其妙,向赵地传音取笑,同时也放开神念,打量这几名少女,对那名眉心有印痕的少女自然多留意了一会。

    他对赵地也颇为了解,知道赵地并不是贪恋美sè之徒,如今的奇怪表现,当然不是被这少女的姿容所迷惑,多半另有原因。

    贵妇人虽然看不出赵地二人的深浅,但用神念祭出打量时,却被对方体表的灵力毫不客气的将神念逼回。这正是低阶修士打探高阶修士的典型结果,除了知道对方修为深不可测外,贵妇人一无所获。

    反而是她自己,先后被两道强大无比的神识扫视,一道看似绵柔却无力反抗;一道霸道异常,直透身躯,但两者都是强大的不可抗拒,让贵妇人心中涌起一层寒意。

    显然,这两名外来人,修为极高,她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原来是两位前辈高人!晚辈是极幽殿七圣女幽泉,参见二位前辈!晚辈礼数不周之处,还请前辈海量包含!”说着,贵妇人盈盈一礼,向赵地二人参拜,虽然是鬼修,但在礼数上颇为讲究,倒也不失大方。她身边的几位女子,也随着贵妇人一起参拜。

    “极幽殿?我二人无意中来到鬼界,对此处并不熟悉。还请圣女殿下指点一二。”赵地微微一笑的说道。

    “这个自然。二位前辈一定是从灵界远道而来,可谓是万年不遇的贵客,本殿必定要好好招待一番。”

    “这样吧,前辈们若是不嫌弃,就先安居在极幽殿中,等二位前辈稍事休息后,本殿殿主大人,必会亲自安排盛宴,替二位前辈接风洗尘。”贵妇人不但礼数周到,言语中也十分客气讲究,倒像是一名大家闺秀,实在难以和那些恶鬼冤魂联系起来。

    “这样也好!”赵地与若缼对视一眼后,点头同意了贵妇人的安排。

    在贵妇人的引领下,赵地与若缼离开了这还阳池山谷,来到了一片yīn森森的群山之中。

    腐烂的地表,漆黑如墨的河流,昏暗的空间,除了偶尔有一些火山喷出鲜红如血的火焰熔浆外,到处都是灰黑一片,死气沉沉。至于温度,也是十分怪异,忽而冰寒彻骨,忽而燥热难耐,也只有鬼魂之体,不受其影响。

    地表上,随处可见一个个无底深渊,蒸腾的冒出一股股jīng粹yīn气。在这种环境下,赵地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法力也难以调动自如。

    群山两侧的岩壁上,密密麻麻的倒挂着许多全身暗红的血sè鸦鹊,浑身散发这淡淡的黑气,有些在山壁上打闹,有些在吞吐着yīn气,聒噪刺耳的鬼鹊叫声衬托着此处的死寂,让这座山峰看起来格外诡异。

    随着贵妇人的出现,这些鬼鹊立刻嘎然而止,整齐的挂在岩壁上一动不动。

    贵妇人取出一只碧幽幽的短笛,轻轻的吹奏了几声。

    笛音尖锐,算不上音律优美,但与那些鬼叫相比起来,却犹如仙音在耳。

    笛音声中,那些血鸦纷纷从岩壁上飞起,展开双翼并交织一片,居然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百余丈宽阔的血鸦之桥,一直伸向远处。

    “这是本殿驯养的泣血冥鹊形成的鹊桥,向来只有本殿最尊贵的客人来到时,本殿才会以鹊桥相待。二位前辈,请!”贵妇人微微一笑,向赵地二人一礼后,率先踏在鹊桥之上。

    赵地扫了这些低阶冥禽一眼,与若缼轻轻一跃,也飞至鹊桥上。

    泣血冥鹊形成的鹊桥,带着赵地等人,缓缓的向前飞去。一路上,不少灵智甚低的孤魂野鬼四下出没,不等接触到赵地等人,便被这些冥雀撕裂,吞入了腹中。

    偶尔还突然有几只巨大的鬼爪,从地面上的漆黑深渊中伸出,抓住一两只冥雀,拽入深渊中,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赵地好奇的将这些看在眼中,但贵妇人等鬼修对此却视若无睹,大概是这一切都十分平常,损失几只冥鹊,也无关紧要、不必出手。

    不多久后,鹊桥便载着贵妇人和赵地等人,来到了一处有些破败、但依然不失宏伟的宫殿群前。只是这些宫殿建筑,被一层黑气笼罩,在赵地看来,十分诡异yīn森,一看便知非善类聚集之处。

    “还请二位前辈暂且在迎客馆中安住休憩,若是有设施简陋、礼数不周之处,请二位前辈多加原谅。”贵妇人款款大方的说道,随即向自己身边的几名侍女吩咐道:“白芯、白茗,你们二位好生伺候二位前辈,不可怠慢!”

    “是,公主!”二名少女毕恭毕敬的答应下来,其中那名叫白茗的侍女,正是那眉心处有浅红印痕的少女。

    这贵妇人当然也能看出,这名少女与赵地颇有关联,此时却大方之极的故意将此女留下,显然是存着讨好之意。

    “二位前辈有任何吩咐,尽管告知白芯、白茗二女便可,晚辈还要将二位前辈之事通报殿主大人,这便告辞。”贵妇人说完又分别朝赵地和若缼各施了一礼,然后才踏着鹊桥,向远处飞去。

    宫殿外,赵地与若缼目送贵妇人离去后,大有深意的看着此处留下的两名侍女和其他低阶侍卫小鬼。

    “原来是白茗道友!赵某与道友认识一千多年,今rì才得知道友的名讳!”赵地微微一笑,向白茗产女拱手说道。

    “不敢!前辈是极幽殿的贵宾,奴婢岂敢与前辈以道友相称!”少女急忙躬身还礼,虽然口中以奴婢自称,但语气之中,依然有几分不敢相信的意味。

    少女见赵地的笑容中没有恶意,胆子便大了一些,忍不住说道:“恕奴婢斗胆相问,前辈如今已经是合体期修士了么?”

    那七公主已经是炼虚期鬼王,仍然称赵地为前辈,那赵地多半已经是合体期存在,这道理虽然简单,但少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一定要亲自确认一番。

    赵地含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眼前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人界中的玄yīn洞主人、自称玄yīn鬼母的那名鬼修,如今意外重逢,以往的一些恩怨,那一幕幕场景,不禁又浮现在赵地的脑海之中。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