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觅仙路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正邪大战 二十七 灭杀二婴

第三百二十一章 正邪大战 二十七 灭杀二婴



    第三百二十一章正邪大战(二十七)灭杀二婴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黑云一侧腾起了丈许大小的金sè光球,金光如此耀目,令牌后的老者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但立即再次睁开。、..、

    金箭自爆的巨大威力,将黑云炸开了一个丈许大小的大洞,周围的黑云急速向此处涌来,意yù填补。

    正在此时,中年人却见到裹着一层尺许长紫sè光芒的利剑正从大洞中疾刺而来,气势凶猛,根本无法闪避的他只能将两面令牌悉数挡在身前。

    中年人衣袖内的元婴,此时也急忙cāo纵铜镜shè出两道黑光,照向紫剑,让紫剑之上的光芒顿时一敛,紫剑也在黑光中为之一顿,但随即继续刺去。

    与此同时,一阵几不可察的微风拂过,冰风蛟竟出现在中年人的身后丈许处,张口喷出一道数尺粗细、冰寒之极的白气。

    中年人察觉到身后的异常,急忙袖袍向后一挥,腾起一片尺许厚的黑气,将白sè寒气隔绝在外,以免被其近身受损。

    “嚓嚓”两声轻响,紫剑在两道黑光的照shè之下,仍然刺破了一黑一白两面令牌,但也就此止住了攻势。

    中年人正yù长舒一口气,却忽然感到身后一阵隐隐有十余道细微疾风刺到。中年人身形狂扭,拼命避开。

    “噗噗噗噗”数声传出,中年人的胸口、腹部、颈部四肢等部位上突然几乎在同时冒出七八朵寸许大小的血花,随即形成寸许大小的血洞,顿时血流成河,气息衰竭。

    趁此良机,紫剑从令牌中抽出,一片紫sè剑光闪动,霎那间将那奄奄一息的中年人身躯削成了两半!

    两个惊慌失措、又惊又怒的黑sè元婴在尸身处出现,一个抱着两面铜镜,一个抱着一只白玉葫芦。

    二婴眼中流露出憎恨之极的神情,狠狠的瞪了一眼十余丈外的紫衣青年赵地。

    而赵地却十指连弹cāo纵着梦璃剑化为无数紫sè剑光,铺天盖地般朝二婴疾刺。

    二婴急忙身形微晃、小手一掐法诀,就要施展元婴特有的瞬移神通,逃之夭夭。

    但在此时,赵地左目一眨,左眼瞬间变成血红yīn瞳,一片淡淡的红光闪过,二婴忽然只觉得周围空气一紧,仿佛一切都被禁锢起来,连即将施展完的瞬移之术,也生生的被打断!

    望着无数刺向自己的紫sè剑光,二婴绝望的将法宝贴身护住,刚吐出一个“救”字,便被无数剑光斩成碎片。

    一片黑气散去,两名神通广大、修炼了数百年的元婴期修士,就在这片刻之间毙命陨落。

    赵地虚空一抓,一只紫sè大手浮现,将那漂浮着的白玉葫芦、两面铜镜抄起,送入自己的怀中。

    从赵地祭出穿蛟弓破穿黑云,到灭杀二婴夺宝,不过是一两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在千余丈外目睹这一切的魔星宗宗主越老魔,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

    越老魔惊怒之极、破锣般大喝一声,抛下凌牧风就要向赵地杀将而去。但一条金光闪闪的锁链,始终在四周缠住他不放,让他无法抽身。

    “越老魔哪里走,老夫尚未尽兴!”凌牧风将错金链施展的密不透风,阻止老魔离去,同时手摇金钟,发出阵阵低沉钟声、形成一层层无形音波,向老魔激荡而去。

    “姓凌的,以为越某怕了你不成!今rì就让你见识下越某的厉害!”越老魔被老者纠缠的无法抽身,又目睹了宗门两大元婴修士被赵地灭杀,连元婴都未能逃脱,心中大怒之下,狂吼一声,顿时周身黑气大盛。

    正与青sè鹏鸟相斗的邪眼魔君等几人,也见到了赵地一举灭杀魔星宗两名元婴的情形,心中也是十分惊骇。他们都是元婴中期修士,自问实力远高出这些初期修士,但也没有把握将可以瞬移的元婴击杀,更何况是两个元婴同时被灭杀。

    “魔君兄,那小子有什么古怪!”万尸门的天尸上人,想起门中的刘长老也是死于此人之手,而且同样是元婴也未能逃脱,当下心中一寒。

    元婴瞬移乃是这些元婴期修士赖以逃生的最后手段,纵然肉身被毁,只要元婴不死,且尚未夺舍过,就可以利用元婴寻觅合适的肉身,重新获得新生,捡回一条xìng命。

    但是元婴被毁,那就是彻彻彻底底的陨落在这世间之中。

    “不知道,恐怕是有些名堂!”邪眼魔君心中也是极为纳闷,传闻中能破去元婴瞬移的秘术,一共也没有几种,无不是条件苛刻之极,早已失传了才对!

    “命令各宗门修士小心一些,只需再坚持片刻,这些召唤之物就要现出原型。只要我等几人腾出手来,还怕这个元婴初期的小子不成!”邪眼魔君随即又吩咐一句,同时cāo纵着一条条魔气所化的黑sè蛟龙,与青鹏周旋起来。

    六派的元婴期修士见到这一幕,心中惊喜之余也暗自骇然。

    赵地数年前深入敌后,斩杀一名同阶修士且连元婴都不放过,若说是偷袭突然,侥幸为之,也还说得过去。但刚才这番举动,乃是正面交战,对手肯定是jīng神极为集中。

    而在这种情形之下,两名元婴都未能逃脱,只能说明,赵地一定是有某种极其可怕的手段,十分克制元婴。

    包括玉虚老道、万姓修士在内的六派元婴期修士,惊骇之余,暗自庆幸此子是友非敌。

    而cāo纵着一柄蓝汪汪的秋水剑、与一名鬼门修士大战的弄玉仙子,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千余丈外,宫装圣女还在与三名化妖门修士大战,但是圣女的灵力明显不足,连幻化出的花瓣也形态模糊起来。

    赵地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正yù化作一道紫光,再次去击杀魔星宗元婴修士,却感应到幽若传来了求助的信息。

    赵地回头看望,果然,石墙上的大阵,灵光晃动不已,且表面的灵光流转略微呆滞,正是法阵即将被破的前兆!

    赵地心中一凉,大阵一旦攻破,六派此战就要大输特输,不但要被迫退出金焰国,而且参与此战的修士,尤其是筑基期及以下的低阶修士,绝大部分都要丧命于此!

    当下他顾不得去剿杀魔门修士,踏着冰风蛟,直奔石墙而去。

    “滚!”赵地大喝一声,震彻云霄!

    伴随着怒喝声,赵地将梦璃剑划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影分身,朝一众邪道结丹期修士斩去,同时双手十指连弹,一道道紫sè灵光shè出。

    不仅如此,连穿蛟弓都被他再次祭出,shè出一枚枚流星般的金sè箭矢,在邪道修士密集的地方引爆。

    冰风蛟也昂起蛟首,发出惊人心魄的龙吟之声,随即在人群中穿梭肆虐,借着风遁术的神妙,不断的在敌人身边喷出一股股冰寒之极的白气,甚至还夹杂着十余枚无形飞针!

    这些手段,哪里是结丹期修士能够承受的,顿时便有五六人死于紫sè剑光乱斩之下,还有四五人生生被金sè箭矢炸成碎片,而死在冰风蛟口爪之下,或是被其寒气冻僵、飞针刺杀的邪道结丹期修士,更有十余人之多。

    短短的片刻之间,便有二十多名平rì不可一世的结丹期高人死于赵地的yín威怒吼之下,余下之人心惊胆颤之余,哪里还有丝毫的战意,纷纷朝己方处狂奔而回。

    赵地也不追赶,带着冰风蛟来到石墙旁,再次施展威力无匹的强大攻击手段,将涌上石墙的铁甲尸、蛮荒异兽,通通或杀或赶,以缓解大阵的压力。

    六派的百余名结丹期修士,在赵地的带领下,效率极高的施展各自手段,很快便将那些已经登上石墙的蛮荒异兽和铁甲尸杀成无数碎片。

    赵地在石墙附近来回肆虐,杀人如麻,这一幕看在六派修士眼中自然是惊骇之余、欣喜异常,而邪道修士虽然也心中忿恨至极,但几名元婴中期修士都被缠住,而初期修士也各有敌手,同时,这些初期修士还畏惧于赵地灭杀两名元婴初期修士的凶悍,一时间也无人敢来纠缠。

    赵地一出现,大阵的压力顿时得到了缓解,大阵之中的幽若,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邪道的低阶修士,还在不断的向石墙处发起整齐的法术攻击,但六派的灵具部队,也以整齐的火蛇箭雨迎接,不但没有危险,反而略占上风,只是中阶火灵石的数量,恐怕已经人均不足三块!

    然而就在此时,更可怕的局面出现!

    青濛濛的鹏鸟,在一声略带悲意的清啼之后,将周身的翎羽尽数激shè而出,化作无数锋利之极的青sè风刃,向围着它的三名邪道元婴中期修士席卷而去。

    随即,青鹏身形化为点点青光消散。

    腾出手的邪道三名元婴中期修士,冷冷的注视着石墙边的赵地,邪眼魔君的嘴角上还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百余只体型巨大的蛮荒异兽,和一具具悍不畏死的铁甲尸,仍在向石墙靠近。

    “冰封权杖,耗费无数心血,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赵地踏着冰风蛟,静静的飘在石墙上空百余丈处。

    (第三更)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