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觅仙路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通天塔 八

第二百一十三章 通天塔 八



    第二百一十三章通天塔(八)

    赵地看着眼前外形几乎不变,但修为气势焕然一新的鬼猿,心中起伏不定。。.。

    刚才的一幕,虽然隔着灰黑的yīn气,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两只鬼猿各自取出一枚半月形黑sè玉牌,口中默念着诡异的咒语,然后将周身的yīn气彼此交织融合,共同激发到两只黑玉之上。

    两只黑玉随即合二为一,形成一只圆形玉牌;而两只鬼猿竟然也化成两团灰黑之气融为一体,并吸收了周围大量浓密的yīn气,重新形成一只双角鬼猿。

    但眼下的鬼猿,其实力远胜从前,比二鬼的简单相加还要高出一截,竟和传闻中的“咒灵王”有些类似。

    “这似乎是传闻中的合魂秘术”同样是吓了一跳的幽兰,缓缓的说道。

    “合魂秘术?”赵地立刻想起了一些信息。

    他曾在某本古籍上见到过相关的记载,这是使用条件非常苛刻的一种鬼门秘术,专门针对于鬼魂之体。不但需要这对鬼魂的魂魄是同时被人祭炼的,而且必须生前也必须是血脉相连,还要求心意相通,再借助于特别炼制的合魂宝物,才能施展成功。

    施展此秘术的代价也极高,只能维持一两个时辰,而在此之后,合魂的一对魂魄会再次分开,并元气大伤,必须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虽然代价高昂、条件苛刻,但威力也是十分强悍。

    就拿眼前的两只鬼猿来说,原本都是结丹后期的修士,但合魂之后,竟然接近于相当于元婴初期的“咒灵王”的存在。

    但这种强行提升的修为,也不一定能和真正的咒灵王相提并论,究竟有多强大的实力,尚有待考证。

    趁着对方刚刚施展完合魂秘术,赵地手挥梦璃剑,朝鬼猿击出一道紫sè剑光,同时一众傀儡也纷纷不停的攻击起来。

    鬼猿大口一张,喷出一股灰黑之气,与周围yīn气凝成一团,顿时将身前大片范围护住。同时它纵身一跃,带着一股黑气,身形只是晃动几下就来到了数丈**气更为密集的地方。

    傀儡的攻击根本无法突破浓密yīn气的防御,只有紫sè剑光还能斩进灰黑yīn气之中,但被对方用那只略微毁损的骨杖抵抗住了。

    赵地毕竟不能主动激发梦璃剑中隐含的佛力,因此激发的剑光也只含混元剑气,而没有特殊的佛力加持,因此也不能有效的克制对方。

    从以往多次与咒灵交手的经验来看,只有梦璃剑本体直接攻击到对方的身躯,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忽然,赵地心念一动,神念扫了一下腰间的灵兽袋,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接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并将一道道法诀通过手掌传递到梦璃剑之中。

    此时,鬼猿也正在准备着凌厉的攻势,它正手持那只完好无损的骨杖轻声念着咒语,骨杖上的骷髅头再次暴涨长成一尺多大,yīn森的大嘴张开,将附近浓密的yīn气尽数吸入口中,片刻后,整个骨杖又再次呈现出乌黑发亮的光泽。

    赵地此时也施展完“巨剑术”的口诀,将手中的梦璃剑幻化成二丈之长

    “哼”鬼猿见此冷哼一声,不惊反喜,对方将宝剑巨大化后,固然威力可能高上一些,但灵活xìng却大大降低,要想伤害到它,更是痴人说梦

    赵地轻拍腰间,淡淡的绿光一闪,一条十余丈长的浅绿sè蛟龙窜到半空之中,张牙舞爪,刚一出来就大嘴一张,喷出数十道尺许大小的冰锥,直刺向鬼猿。

    此蛟出来后,鬼猿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再理会,至于那数十道冰锥,自然也没有放在眼里。

    果然,冰锥纷纷被其周围的yīn气阻挡,很快的消融不见。

    鬼猿忽然大喝一声,体型先是暴涨三分,然后又迅速缩小,反而矮小了几分,只有握着骨杖的右臂变的粗壮无比,比先前粗大了数倍有余,仿佛全身的元气都集中在这只手臂上,看起来极不协调、十分诡异

    鬼猿又是一声大喝,举臂向前用力一挥骨杖。像是被骨杖吸走了元气一般,粗壮的右臂立刻瘦小了一圈,而同时骨杖上的骷髅头双眼之中,“咻咻”两声shè出两道速度极快的黑光,一道直奔赵地而来,另一道则攻向其身旁的一堆傀儡。

    黑光攻来的速度极快、威势极猛,赵地只来得及将巨剑横在身前,护住自己。

    “当”的一声巨响,一道黑光击在巨剑之上,将巨剑连同赵地击的倒飞出十余丈。

    “噗噗”数声轻响,另一道黑光则轻易的穿透了一只傀儡手中的深黄sè盾牌灵具,并一连击穿了三只傀儡的身躯。

    紧接着“叮叮”两声轻响,黑光分别掉落在地,竟是两颗黑sè石子般的东西,但随即化成一股灰黑yīn气消散不见。

    “yīn气化实”自从二角鬼猿出现后,自知帮不上忙的二女早已经躲入赵地体中,见到这霸道的黑光攻击后,幽兰骇然说道。

    “果然是咒灵王级别的存在,竟然能将yīn气聚成实体并发动攻击,几乎无视任何防御”

    赵地心中也暗道侥幸,若不是他的本命法宝深含佛力且材料极佳,十分克制这邪鬼之道,否则能否抵抗住这强悍无匹的一击,也是两说之事

    冰风蛟也迅速的飞到赵地身边,后者轻身一跃,踏在冰风蛟背上。

    刚才这一击,不但让鬼猿的右臂瘦小了许多,就连骨杖的颜sè也浅薄了一些,这一击之力,竟然耗尽了骨杖中聚集的一半yīn气。

    全力一击之下,没有将对方灭杀,鬼猿并没有气妥,它正凝聚全身气力,意yù再来一次“yīn气化实”的攻击。

    赵地目不转睛的盯着鬼猿的一举一动,却并未作出其他攻击或防御动作。

    “嗬”鬼猿大吼一声,右臂向前一举,手中骨杖的骷髅头再次用双目中**出两道势不可挡的黑光,一上一下直冲赵地而来

    在鬼猿挥动骨杖的刹那,赵地就向冰风蛟下达了一道命令,后者轻摇蛟尾,一道微风徐徐吹过,在黑光即将攻到赵地身前的时候,忽然连人带蛟消失在原处。两道势不可挡的黑光落在了空处。

    鬼猿一愣,下一刻却感到丈许外隐隐有微风流动,一望之下,只见赵地脚踏冰风蛟竟然凭空在此处出现,并手挥巨剑划着一道紫光向它当头砍来。

    鬼猿大惊,身形划着一股灰黑烟气急速向一旁漂移,同时伸出握有另一只残损骨杖的左臂,意yù抵挡一下紫剑的下斩之势。

    “喀嚓”一声轻响,巨剑一举将骨杖劈成两截,并顺带一挥,将鬼猿的前半只左臂削下。这半只手臂一脱离鬼猿之体,就化成了一股浓密yīn气,溃散消失。

    虽然借着这略一耽搁的时机,鬼猿的身形闪出丈许外,但左臂受伤极重,且伤口处竟有一层淡淡灵光缠绕,使得他片刻间无法使用大量yīn气重新将左臂复原。

    鬼猿大怒,右手挥舞骨杖,化成一只丈许长的森寒骨爪,向只有数丈远的赵地抓来。

    在骨爪就要一把抓住赵地、将其捏成肉酱之时,冰风蟒又是轻舞蛟尾,一阵清风过后,赵地和冰风蟒消失不见,骨爪捏了一个空。

    十余丈外一阵徐风吹过,赵地和冰风蛟的身形再现,赵地在身前又祭出了纯阳盾法宝,然后手握巨剑低喝一声,脸上闪过一层紫气,一道紫光从其手中发出,均匀的流淌在巨剑剑身之上。

    与此同时,鬼猿终于处理完伤口上的灵光,并从此处涌出一股浓密之极的yīn气,片刻间又形成一段新的前臂。

    鬼猿将骨杖吞入腹中,赤红的双目露出凶狠之极的神sè,然后双手抓住自己额头上的双角,用力一拔,竟将硬角拔下,化成两只二尺多长的乌黑尖锥握在手中,冷冷的看着赵地。其额头上的深深伤口却在闪过一层灰黑yīn气后,平整如初。

    冰风蛟的蛟尾再次轻轻挥舞,带着赵地一起消失在鬼猿眼前。下一刻,一人一蛟出现在鬼猿身后,赵地举剑便砍。

    早有准备的鬼猿几乎在赵地再次出现的一瞬间就转过身来,一手持乌锥格挡巨剑,另一手则持乌锥刺向赵地本人。

    巨剑剑身微微一侧,贴着乌锥斩下,削去了鬼猿的半边脑袋并卸掉其一条胳膊。

    而另一只乌锥则轻易的刺穿了赵地身前的纯阳盾,并威势不减,刺向赵地胸口。

    最关键的时刻,鬼猿竟然选择博命的手段,另可再挨上一剑也要重伤赵地它料想对方的灵兽刚刚才施展完诡异的遁术,肯定来不及带着赵地继续逃遁。

    乌锥轻易的刺穿了赵地的身躯,但后者竟不知何时化成了一团血影。

    刹那间,脸sè惨白的赵地再次出现在鬼猿的身后,并挥舞着手中巨剑,一顿狂斩,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若是普通的刀剑攻击,即使再锋利,能将鬼猿的身躯切成数截,鬼猿也能够在片刻之间重新凝聚伤口,恢复原形。但梦璃剑每斩出一剑后,都会在鬼猿的伤口上留下一层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灵光,但这灵光却偏偏能有效的阻止yīn气在短时间内继续凝聚成形,正是鬼猿的克星。所以在梦璃剑的一顿乱斩之后,强悍无比的鬼猿也终于是七零八落的被斩成无数碎片,纷纷化成一缕缕灰黑之气,消散在空中。

    “啪嗒啪嗒”几声,鬼猿身躯的yīn气散尽后,落下了好几样物件。

    两块绿sè的魂晶,比赵地之前得到的几块要大上一圈,颜sè也更为深邃一些。

    一只透明的骨杖,两块半月形的黑亮玉牌,两只半尺来长的乌黑硬角,以及一只巴掌大小的漆黑法盘。

    赵地捡起硬角,此角并非单纯的yīn气所化,竟然在鬼猿身躯溃散后,仍然存留着,且质地坚硬无比,竟然在梦璃剑的砍削下只留下一道痕迹而没有立即毁损,而且能轻易的刺穿盾牌法宝,应该是件不同寻常的重宝。

    “你们也认不出此宝的来历?”赵地向幽兰幽若二女问道。

    “咒灵的躯体都是yīn气所化,按常理不会有实体之物的,此角应该是二猿炼化外物形成的。”幽兰触摸过硬角后,分析说道,然后她又拾起了两块黑sè玉牌,凝神细看。

    幽若则对那只漆黑的法盘十分有兴趣,仔细的打量起来。

    “这件骨杖肯定是一件品质极高的冥宝,等你们姐妹俩修为再进一层,就可以使用了可惜另一只骨杖被我劈碎了数截,难以修复。”赵地拾起骨杖,与黑sè硬角一起收入了储物镯中。

    “主人,这一对玉牌就赐给我和幽若吧”幽兰微微一笑的说道。

    “当然没问题怎么,你们姐妹俩想尝试合魂秘术”赵地先是一愣,然后含笑说道。

    幽兰幽若乃是同胞出生,而且不知多少年来都是朝夕相处,早已心意相通,倒是非常符合合魂秘术的苛刻要求,而这对玉牌显然也只需要用一些yīn气就能激发使用。

    “合魂秘术虽然要求苛刻、代价不低,但威力强大,施展起来也不算麻烦,倒的确可以作为不时之需的备用手段。”幽兰承认道。

    “主人,这件漆黑法盘的确是一个空间法阵的阵盘,看来这一层的出口关键就在于此”幽若略带兴奋的说道。

    幽若持着漆黑法盘,在石洞内各处走动,时不时的打入一道yīn气进入法盘之中。

    不多久,幽若走到某处后站定不动,将法盘抛在身前,打入一道灰黑yīn气。

    法盘发出一道黑光,击在数丈外的凹凸不平的石壁上。

    石壁外的浓密yīn气一阵翻滚,石壁也在黑光所击到的位置上裂出一条长缝,并渐渐的分开,露出一条sè彩绚丽的光梯。

    赵地大喜,收拾好傀儡和法宝等物,携带着二女,踏上光梯,来到了通天塔的第六层大殿

    第六层大殿还是数百丈宽广,四周只有两扇拱门,但这两扇拱门并非一左一右的对称分布。从其位置上来看,应该是三扇距离相同的拱门中的两扇。

    也就是说,有一名修士已经进入第六层的难关之中

    (4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