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觅仙路 > 第十九章 潜修

第十九章 潜修



    张钰呵呵一笑,看来又需要他向顾客普及一下制丹的常识了,他也乐于此事,耐心的解释道:“所谓的次丹,也有人称为废丹,不过本店可不这么认为。....{}次丹就是炼丹师炼丹失败的一种产物,是火候或出炉时间掌握上略有细微差错时,丹药灵气外溢而形成的。此种次丹所含的灵力较少,所以功效也就微乎其微了,但是聊胜于无,所以也有不少道友愿意用低阶购买一批的。据说有的道友服过一些次丹感觉效用还是不错的。不知道友可有兴趣?”

    “炼丹失败了不是会产生毒xìng么?还能服用?”灰衣人好奇的问道,显然也不是对于炼丹之道一无所知的。

    “呵呵,道友说的是另外一种炼丹失败产物,那才是真正的废丹,通常是炼丹时犯了重大错误,或者火候太过,引起丹药内原料药xìng变化,最后形成的有毒xìng的废丹,这种废丹不但对我们修行之人毫无用处,反而含有一丝毒xìng,服用了是有百害而无一益的。不过道友请放心,这种废丹和次丹极容易区分的,不但形态颜sè发生变化,而且废丹更有一种明显的刺激xìng气味,和药香味大为不同的。道友略微仔细检查一下就知道老夫说的是否正确了。”张钰说完拿出了几粒清灵丸次丹,交给灰衣人鉴赏。

    灰衣人仔细察看了片刻,又在鼻前用力的嗅了嗅,点头道:“掌柜所言的确不假,这次丹果然仍含一丝灵力的,在下就依掌柜所言,换取清灵丸五粒及次丹二十粒。”说完这话,灰衣人掏出了一块深褐sè的略为透亮的石块,正是常见的土属xìng中阶灵石。

    “道友请拿好!”张钰将清灵丸和次丹分成两个药瓶装好,交给了灰衣人。

    等灰衣人渐渐走远后,张钰才露出神秘的微笑,向身边的店铺伙计得意的说道:“嘿嘿,又忽悠到一个笨蛋!次丹没有毒xìng,吃了无害是不假,但是其灵力太弱了,即使二十粒吃下去也毫无意义,简直是浪费灵石。不过他既然拿得出中阶灵石,浪费几个低阶灵石也无所谓吧,哈哈!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上次从云家炼丹师那低价收来一大堆的次丹,这样偶尔卖上一些,算起来赚了不少灵石了!”

    那名二十来岁的伙计听了张钰的话是连连点头,恭维道:“那是,您老可是咱们流云坊市出了名的丹道大宗师,您老说的话,有几个敢不信的。就是这个笨蛋吃了次丹觉得没有用,估计也不敢把原因算到您老这的。唉,我要是能学到您老一半的本事,哪里还愁在修仙界混不到一个好差事!”

    但是在今后的几个月中,总是有人来购买次丹的,甚至还有一名也是头戴斗蓬的黑衣中年修士,一次xìng花了三十灵石买下了一百多粒的清灵丸次丹。这让张钰有点疑惑起来,难道这种次丹真的有点效果?他甚至先后亲自服用了十几粒清灵丸次丹,却并未感觉到有何效果,真不知道那些笨蛋买这许多次丹有何用。

    张钰口中的笨蛋灰衣人自然就是赵地了,反正他不缺灵石的,买点次丹来试试也何妨。

    在服用清灵丸之前,赵地鬼使神差般的将其中一颗放入了乾坤小鼎之中,然后服下了另一颗清灵丸。

    一股清凉的灵力气息从腹中传来,慢慢的顺着经脉扩散至全身。赵地按照《逐浪诀》第五层的心法,控制其中的一丝灵气周转全身各处经脉,最后缓缓的导入丹田之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一点又一点的炼化来自清灵丸的灵力,终于在一rì夜后,赵地将这粒清灵丸彻底炼化干净。

    在服用下一粒清灵丸之前,赵地没有忘记去看一看小鼎中的丹药。结果,让他再次欣喜若狂的是,鼎中的丹药有着极为明显的变化,不仅是灵气充裕了数倍,而且呈半透明状,并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

    赵地灵机一动,又实验了一粒清灵丸和几粒次丹。

    经他反复的实验发现,小鼎最多可以将清灵丸的灵力提升到六七倍的水平,需要花费两rì夜的时间。小鼎还可以将清灵丸次丹提升为略逊于普通清灵丸的存在,仅需一天的时间,但是却无法再继续提升了。

    这两种经小鼎培育后的丹药,赵地并不敢急于服用,谁能保证毫无副作用呢。他设法弄来了几只野兔,将经小鼎提升后的丹药粉碎,取出一点粉末喂养这些兔子,仔细的观察是否有不适之处。

    结果,除了看到兔子似乎变得格外jīng神和活跃外,并未有见到任何不良反应。

    于是赵地开始放心的用小鼎培育丹药,并服用之。

    自此以后,每个月月初,流云坊市最热闹的时候,总是会有一名毫不起眼的,头戴黑纱斗篷的修士,在各家丹药铺购入几粒清灵丸,偶尔还会买上一批次丹。因为这种打扮的修士太多了,购买的东西也都很平常,谁也没有多加注意。

    不久后,这名修士又开始购买比清灵丸更胜一筹的洗髓丹。这种丹药不仅能增进炼气期九层以上修士的修为,还有一定的洗髓易筋效果,洗除体内杂质,提升炼气期修士的资质,价格也要贵到六七十灵石一粒,而且售出的极少,并不是每个月都有这种丹药出售的。斗篷修士每次也只能买上两三粒而已。

    不仅是丹药,斗篷修士的目标还有各类法器,典籍,符箓,空白符纸等各种物品,每次买的都不多,都是两三百灵石的样子,总共花费的灵石数量却是十分惊人。只是坊市类这种头戴黑纱斗篷的修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名,修为层次从炼气期三层至第十三层的都有,任谁也无法将混入其中的赵地区分出来。

    这样的故事,在流云坊市发生了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流云坊市迎来了越来越多的新人,也见证了一批又一批的修士增长修为,成为修仙界的一员。

    而许久没有出来摆摊卖符箓的赵地,早已被众人忘却了。毕竟像他这样的低阶制符师,流云坊市从来不缺的。

    唯一还记得赵地的,恐怕就是云仙居的云老头。五年之后的某天,惦记着租期已经到期的云老头来到了赵地租住的楼阁前,发现楼阁的禁制处于激发的状态,所以无法探知里面的情况。向楼阁内传音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的云老头,被迫使用备用法盘关闭了禁制,进入了楼阁之内。云老头这时才发现,此处早已经人去楼空,除了地面上到处散落的残破符纸,哪里还有赵地的身影。

    像这样低阶修仙者无故失踪的事,流云坊市几乎每个月都有发生,他们中绝大部分都从未再在修仙界出现了。可以想象,极大的可能是已经惨招毒手,命丧黄泉了。

    云老头显然也把赵地当成了这一类型的,微微叹了一口气,就离开了这栋楼阁。

    没多久,这栋楼阁又有了新的住客,而很快的,云老头也淡忘了它的前任租客。

    (求推荐票,求收藏此书!顺便为评论区求个副版,负责给jīng华!)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