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二章 图书馆前

第八十二章 图书馆前

眼看着小灵巫就要当场爆发,经历过类似情况的郑清脸色一白,手指下意识的探进腰间的灰布袋里,想要做点什么。
  
  万幸蒋玉就在旁边。
  
  李萌脑后的头发刚刚飘起,就被蒋大班长一巴掌拍在后背,把她的头发吓的哧溜一下重新落了下去。
  
  “干嘛?想要造反?快做题!”蒋玉训斥了小女巫一句,继而抬起头,眯着眼看向辛胖子与张季信,脸上露出一丝危险的表情:“你们两个混球,十秒钟之内,如果不从我面前消失,我就把你们剁碎了丢到临钟湖给鱼人包饺子!”
  
  这句威胁直接且凶狠,与蒋玉平日的形象气质大不一样,将两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吓的愣在了那里。
  
  李萌委委屈屈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家表姐,看到蒋玉严厉的目光后,最终扁着嘴重新拿出一支新的羽毛笔,开始抄卷子。
  
  郑清嘴巴微微张开,呆呆的看着蒋大班长,似乎被她的言语吓到了。
  
  蒋玉的目光狠狠的扫过辛胖子与张季信,最后掠过郑清的时候,表情微微一滞,继而迅速的低下头,开始督促李萌抄卷子。
  
  她的目光也提醒了郑清。
  
  郑清也立刻把脑袋低下来,同时一手拽着胖子,一手拽向长老,把仍旧呆立在原地的两位同伴向教室外面拖去,一边拖,一边低声抱怨道:“你们两个抽风了吗?又没有喝酒,耍什么流氓……快走快走,迟了就走不掉了。”
  
  萧大博士仰着脑袋,脸上盖着那本摊开的、厚厚的笔记本,也不看路,就那么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三人身后四五米远的地方,不吭气,却也没有掉队。这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直到走出教学楼,走出大楼的阴影之外,男巫们才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真鸡儿吓人!”辛胖子心有余悸的跺跺脚,从手表里摸出一小包干果仁,咯吱咯吱嚼了起来:“刚刚蒋大班长说那些威胁的话的时候,我差点以为她被爱玛教授附体了!”
  
  爱玛教授是大家的魔文课教授,向来以严厉与不近人情著称。
  
  听到胖子的比喻后,张季信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就算爱玛教授也不会动不动就把人剁饺子馅吧。”这位张家的嫡子摸了摸自己的长满短发的头皮,缩着脖子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教学楼,语气有点古怪:“总感觉她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刺激?”辛胖子捏着下巴,放慢了脚步,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说起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蒋大班长看清哥儿时候的眼神很不对劲?”
  
  郑清原本还抱着看笑话的想法看两人拌嘴,却不防胖子忽然把他拉下水,心底骤然一紧,顿时大急。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今天撩拨的人有点少,不过瘾?”年轻的公费生用一种若无情的口吻冷笑两声:“或者说,你只是单纯的想挨揍。”
  
  说着,郑清已经从灰布袋里摸出自己的柯尔特银蟒,咔咔咔,转动着那塞了六颗符弹的弹匣。银白色的枪口在灰白的阳光下,闪烁着惨白的光芒,把辛胖子晃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辛胖子连连摆手,语速飞快的解释道:“平时吧,这么说确实有开玩笑的成分,毕竟你们俩动不动就出去约个会什么的……”
  
  “咔!”郑清打开柯尔特银蟒的保险,语气非常严肃:“那不是约会……看在光天化日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胖子装模作样的抽了自己一嘴巴,笑眯眯改口:“我是说你俩动不动就在一起学习。”
  
  郑清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与胖子一般见识。
  
  辛胖子也没有继续在用词方面纠结,而是接着之前的话题分析道:“但是这几天,你俩的态度很不对劲……有点互相躲避的感觉。尤其是刚才,这种感觉非常明显。”
  
  “相信我,这份感觉出自一位天才的新闻记者的直觉,不会错的。”
  
  郑清眼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这个该死的胖子,观察力竟然这么敏锐。
  
  就在他绞尽脑汁思考怎样纠正胖子的正确直觉的时候,几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临钟湖畔。沿着湖岸边的青石板路没走多远,便看见一大群学生正聚集在图书馆前的小广场上。
  
  其中一位瘦瘦高高男巫已经爬到了广场边缘的一块大石头上,正站在上面,挥舞着双臂,面对身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声说着什么。
  
  郑清眼前一亮,立刻伸手指向那些巫师:“他们在干嘛?集会吗?”
  
  宥罪猎队其他几位成员也注意到了小广场上的动静,胖子几乎立刻忘却了刚刚分析出的问题,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摸出记事板与羽毛笔,一溜烟向人群跑去。
  
  一边跑,还不忘回头向同伴们吆喝道:“我去采采风,你们吃完午饭,帮我带一份回宿舍……记得用符纸封好,别让团团把我的饭给糟蹋掉!”
  
  郑清目瞪口呆的看着胖子远去的身影。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借口效果如此出色。以至于他也对小广场上的集会有了一点点兴趣。
  
  他摸出怀表,看了看时间。
  
  中午十二点十分。
  
  “唔,现在正是食堂最拥挤的时候,要不我们也去那边凑凑热闹?”他用商量的语气对剩下的两位同伴说道:“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情……”
  
  张季信对于凑热闹也很感兴趣,自无不可。
  
  倒是萧笑犹豫了几秒钟。
  
  “总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事情。”博士扶了扶眼镜,语气有些犹豫:“这种集会,看上去就很危险……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能有什么危险,”郑清一把扯住他,就向人群走去:“况且我们也不是君子,在墙底下站一会儿没关系的……万一那里面有人说了有趣的事情,你还可以丰富一下你的笔记。”
  
  听到郑清最后一句话,萧笑终于不再抵抗,顺从的跟在同伴们来到小广场。
  
  远远的,随着风声,传来那位瘦高男巫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们必须正视这种区别……这是事实上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