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还是低估了元首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还是低估了元首

看着日军战壕里边用完剩下的铁拳发射管,来自德国的科劳茨.冯.麦格中校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但其实他内心却表示真是日了狗了。
  
  不,日狗已经不能形容他的蛋疼,更确切点,应该是被狗日了!
  
  因为苏德正在一起瓜分了波兰,所以苏德双方的国内报道,现在可都还是一副两国人民友谊天长地久的腔调。
  
  去年斯大林60岁大寿的时候,莱因哈特还专门电贺祝福斯大林六十岁大寿,顺带提到自己“祝愿与德国有着源远流长友谊的苏联,能够更加繁荣强大。”
  
  而斯大林也不含糊,立即回电莱因哈特:“用鲜血凝聚起来的德国和苏联人民的友谊将会继续保持下去并得到巩固。”
  
  麦格中校虽然不觉得苏德之间的友谊什么时候变得有那么源远流长了,也没发现两国之间的友谊居然到了用鲜血凝聚起来的高度。
  
  但他至少知道,苏德两国现在再怎么也算是准盟友,或者说朋友吧。
  
  虽然在高层,苏德双方早已经互有防备,但是两边军队在中下层依然是一副友好合作的样子,军事交流也一直没有中断。
  
  而这次诺门坎爆发战争,德国国防军还组织了一个小型的友好观察团,借着观摩苏军威风的名义,想看看能从这场战争中学到点什么。
  
  年轻有为的麦格,恰巧就被选为了这支友好军事观察团领队。
  
  因为是军事容克世家子弟,临行前通过在国防军亲戚的关系,仅仅身为一名中校的麦格,有幸得到了一个面见元首的机会。
  
  那是在一场元首亲自参加的高规格晚会上,通过引荐,麦格在见到了看上去相当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元首。
  
  而在听说完麦格的任务后,端着杯红酒的元首先是公式性鼓励了他几句,什么为德意志好好效力啊,记得观察苏日两军的作战方式啊,平时要爱干净饭前洗手啊.........这都很正常。
  
  但是后来,元首说着说着就开始非常隐晦的悄悄提到:在那边看见德国生产的某些武器不要声张,也让你的手下门不要多嘴,有什么问题回国再说。
  
  当时,麦格以为元首又卖给苏联啥东西了。毕竟前段日子德国给苏联造的战列舰搞了个国际大新闻后,高调开回苏联已经是弄的是欧洲各国集体发生大地震。
  
  身为一名容克大家族出身的晚辈,麦格自然有他的渠道从长辈们那里打听到这里面的内幕。
  
  战列舰是什么,那可是海洋霸主,是决定一个国家海军实力的最直接标准。包括德国在内,欧洲各国谁不是因为吨位限制而搞得精心保管每一艘战列舰。
  
  而引发骚动的彼得大帝号,那可是一艘相当先进的现代化战列舰。就连英国的泰晤士报都承认,这艘战列舰的价值足以顶上一支皇家海军的驱逐舰队!
  
  在麦格眼里看来,元首连这东西都敢卖,还有什么不敢给苏联的?!
  
  但是,当他看见被苏军占领的日军战壕里边,那几具用完后丢弃在一旁的铁拳60发射管后,麦格发现自己错了,错在了他妄图用自己正常人的思维来理解元首。
  
  作为一个军事素养优秀,视野广思维阔的军官,他保证自己没有看错,现在扔在战壕里边的绝对就是德国研发的铁拳发射管。
  
  精通各类武器麦格中校甚至可以叫得出名字,说得出数据来:那就是最原始的第一代铁拳60,最大射程150米,标称射程为60米(这也是铁拳60型号的由来)。
  
  不过铁拳60实际有效射程却可以在实战中达到80米,破甲厚度在100-120毫米左右,完全可以秒杀装甲薄弱的苏联T26坦克。
  
  这东西麦格还曾经打过,了解的很清楚。不过现在德国大规模装备是改进后的铁拳三型,发射管明显缩短了,所以才能仅通过发射管就很容易的跟第一代区别开来。
  
  现在这管子扔在已经被苏联士兵打扫完战场尸体,清理完武器的的日军阵地上,基本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看来到现在为止,苏联人都还没发现这个让他们损失惨重的大杀器。
  
  麦格中校暗暗想到,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个秘密或许能一直保留到苏联找到一个完整的铁拳为止。要是苏联人找不到,说不定还能一直保密下去。
  
  翻过日军战壕,麦格环视四周,想看看日军工事修筑水平,也算放放风。
  
  毕竟刚才苏军进攻的时候,那群小气的苏联人可一直把麦格他们留在后方,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不让德国观察团的人观看苏军进攻方式。这可把德国观察团的各位给憋差了。
  
  正在此时,跟随麦格一起参加军事观察团的一位少校走到他跟前,用不易发现的姿势轻轻扯了一下麦格黑色军服的衣角,然后在麦格的注视下,眼神淡淡的飘向战壕中铁拳发射管的位置。
  
  少校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与此同时,其他德国军事观察团成员也都眼神疑惑的看着麦格,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麦格中村这次反应过来,感情出发前元首含沙射影的给自己讲了半天,原来是这层意思。
  
  想通以后的麦格苦笑一声,嘴角抽搐的想着,这种情况谁敢伸张,要是让那群小气的苏联人知道是德国朋友卖的武器害他们损失惨重。他们这支深入狼窝的军事观察团,还不得被吊起来抽死?!
  
  轻轻的干咳两声后,麦格先用“谁敢多嘴我捏死谁”的眼神扫了所有人一遍,然后装作风轻云淡平淡说道:
  
  “让你们作为观察团到这里来,就要少说,多看,多学习战斗理念跟经验的,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不要多想?”
  
  等说完以后,麦格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要找机会好好敲打一下手下这群人,免得哪个嘴巴大的万一说漏嘴被苏联的翻译听到。
  
  等晚上回到驻地,麦格马上开一个总结名义的会议,观察团全体都要参加。还有,注意对会议保密,否则小心回国后盖世太保找你麻烦。
  
  第二天,当苏联的接待员见了一群德国观察员,竟然就跟见了孙子一样!
  
  这些前几天还心高气傲的德国人,才过了一晚上居然就变得老老实实。不论苏联这边怎么安排,他们都马上表示接受,苏军的进攻方式也不看了,苏联工事的构造也不在乎了。隐隐约约的,他们眼里似乎还总流露出一种内疚的神情来。
  
  比起对前线装甲部队损失惨重的疑问,很多苏联军官反倒更好奇在这些德国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