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狼破天发威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狼破天发威



    【2更到!】

    “叫他们进来。。,。”狼破天把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搁哼声道。

    见到狼破天林绍东哥俩是不卑不亢的。毕竟,老子的官比狼破天大得多嘛。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狼破天问道。连杯茶都没叫陈秘书泡。

    “我们是来……”林理升一脸愤怒把事说了出来。

    “有这种事?”狼破天一脸讶然。

    “这事是真的,我们市检察院已经接到了市公安局的申报材料了。

    这事我们是过来向狼司令了解一下具体的原因。而且,也是向狼司令通报一下。

    如果这材料往法院一递你们省军区可就成了被告了。所以,在递交材料之前我们检察院的意思是以调解为主。”林绍东说道。

    “呵呵,我们成被告了。倒是有味道。”狼破天笑了笑掏出一只烟来自个儿就点上了吧嗒了起来,一幅旁若无人样子。

    那是气得林绍东哥俩也各自抽出一根大号雪茄来也抽了起来。

    而且,还分给了陪同来的两个检察官每人一支,貌似要在香烟的势头上压过狼破天一头。双方顿时就摆开了香烟阵仗。

    “灭了。”狼破天突然脸一板冲着林家哥俩就说道。

    “灭了,啥意思狼司令?”林绍东的怒火已经到了暴发的边沿,今天他感觉自己是够克制够仁义的了。是从来没这般的好脾气过了。

    “叫你们的雪茄灭了没听见吗?”狼破天哼声道,两个检察官一听,赶紧掐灭了。

    开玩笑,林绍东可以跟他斗,可人家还是省委常委,捏死自己像是捏死两只蚂蚁差不多。

    “呵呵,狼司令不是也在抽吗?”林绍东感觉有些丢脸,狠狠瞪了两个下属一眼。

    不过。这货居然还挑衅式的大力吸了一口还在狼破天对面喷了个烟圈出来。

    这个烟圈喷得可是很有水平,居然直接就隔着桌子喷到了狼破天脸上,呛得狼破天咳嗽了起来。

    叭……叭……

    两声脆响过后。

    两个检察官顿时震掉了下巴,因为,林绍东跟林理升哥俩俩个在省城牛逼无力的家伙居然被狼大司令两巴掌给甩得摔倒在了地下一撞滚乭一团,两人一边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麻痹滴,全军区的同志都晓得我狼破天见雪茄就过敏。你俩丫滴还显摆着把烟都喷我脸上了。我这老毛病一患可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这个,全军区的同志都是晓得的。”狼破天一拍桌子,当场就骂开了。

    “姓狼的,你居然敢殴打执法的检察官。你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这事,我定要向上级汇报申诉。”林绍东跳了起来,指着狼破天就骂道,这货嚣张本性爆发了。

    而林理升却是摸着自己红肿的半边脸半天没回过神来,想不到这位狼司令是说打就打,太没风度了。

    至于说两个检察官,早吓得身体打啰嗦。在心里一直想着刚才的决定太英明了。如果没灭掉雪茄的话那估计两人也差不多状况了。

    “汇报,麻痹的!老子就是上级,你汇报来就是了。”狼破天又抡起了巴掌。吓得林绍东赶紧缩回了手。

    陈秘书赶紧进来看了一下又出去了,不久,冲进来几个少校一个立正,说道:“狼司令。是不是这些家伙在闹事。”

    “知道我最怕雪茄了居然还喷我脸上,你们说,是不是闹事?赶出去赶出去。”狼破天貌似还有些委屈。突然话锋又是一变,挥了挥手。

    “请吧各位检察官同志。”少校上前。一脸严肃瞪着他们。

    “姓狼的,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这打,我林绍东绝对会找回来的。就是你狼破天了省军区司令也不成!不成!”林绍东一脸愤怒。蹬蹬着走了。

    “呵呵,老狼,你这耳刮子好像甩得也不怎么样嘛,人家还要找回来滴。你丫滴可得小心着啦,不然的话,嘿嘿!”叶凡笑着从办公室内间的一个小休息间出来了,“不过,你啥时喷雪茄会过敏过。”

    “呵呵,这个,甩甩就是了。真要以着老狼当年的火气的话这一巴掌铁定甩他个鼻梁断裂满脸喷血了。还得看人家林省长的面子是不是?林省长好歹也是我领导嘛。至于说雪茄过敏,全军区的人都晓得的事嘛。”狼破天干笑道。

    “整一只怎么样,古巴最新产品。”叶凡笑着抽出一只辣肠大的雪茄。

    “就一只,你也太抠门了是不是?刚才我可是为你抽的。整一盒怎么样?”狼破天干笑了一声,一把就夺过了叶凡手中一盒雪茄,点上一只抽了起来,大呼过瘾啊。

    “老狼,这次为兄弟的事你可是把咱们的林大省长得罪透了。估计不久就会有人过来跟你谈心的吧。”叶凡笑道。

    “谈就谈嘛,老子还怕谈心了。”狼破天冷哼道。

    “怎么打成这样子,怎么回事?”省委二号楼里,见儿子那惨样,差点心疼死了宋梅芝了。

    “婶婶,省军区那个狼破天太嚣张了……”林理升赶紧把事添油加醋讲了一遍。

    “妈,那个狼破天咱家惹不起,这事我看就算啦,自己去医院就是了。”林绍东打起了悲情牌。

    “惹不起,惹不起也不能打我儿子。这事我马上给你爸去过个电话。我看他狼破天要飞天了不成?”宋梅芝冷哼了一声挂起了电话,林绍东跟林理升哥俩互相看了一眼。自然,这俩哥合计好了的。女人嘛,哪个不心疼儿子。

    下午的时候。

    省委书记蔡一刚带着省长助理兼公安厅长的孔东望以及省统战部长秦步以及省厅二个工作人员进了省军区。

    “呵呵呵,蔡书记秦部长以及孔助理大驾光临,真是蓬壁生辉啊。”狼破天站在大门外笑着说道。

    蔡一刚过来肯定是受林昌力省长的委托的。这事林昌力不好出面,省里其他同志也不好出面,肯定得蔡一刚这个书记来管管了。

    而蔡一刚跟林昌力并不和拍,自然,要处理这件事就带上了林昌力的铁竿,也就是秦步这个统战部部长了。而且,统战部跟省军区也差不多系统的,也好说话了。

    而带上孔东望那是作样子给林昌力看的,因为,林家已经报案了。孔东望这个公安厅长下来了解情况嘛,也算是给足了狼破天面子了。

    其实,关于报案这事林绍东还被林昌力臭骂了一顿的。林绍东当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如果不报案就怕老子到时不会真的‘打痛’狼破天的,估计到时这事会不了了之或者以一种软性的结果结束,那自己这打岂不是白被打了,我林大公子还在粤东混个毛玩意。

    所以,林绍东并没跟家里商量,只有抢先报了案子才能把林昌力这个老子推上狼破天的对立面。

    林绍东这是要来狠的,而林昌力当然也不想把狼破天得罪得太惨。毕竟狼破天也是省委常委。

    不过,儿子都报案了还能讲什么。只能顶上去了,而且,既然都撕破脸皮了,那就得公事公办了。

    作为蔡一刚其实心里正高兴着,这事不管怎么样滴,林昌力今后想得到狼破天的支持那是不可能了。

    而且,这事对蔡一刚来讲也是个机会。处理得好的话很可能把狼破天给拉过来的。至少,他不会反对自己的事了。

    “呵呵呵,狼司令,我们去小会议室聊聊吧。”蔡一刚貌似还相当的客气的。

    “那中。”狼破天笑着在前面带路,不久一伙人进了小会议室。

    “破天同志,今天过来主要是想问你一件事。”蔡一刚坐下后脸马上正经了起来。而一个省厅过来的同志拿出了笔记本作出一幅要记录的样子。

    “蔡书记你说。”狼破天浑然不知样子。

    “水达集团的林理升以及市检察院的林绍东两位同志昨天有没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孔东望问道,貌似开始办案了。

    “孔助理,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狼破天在装傻。

    “对不起狼司令,是林理升跟林绍东两人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所以,我们不得不过来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孔东望一脸歉意,这个,孔东望着实为难。

    狼破天还是他的领导,这案子叫他怎么问讯。可是蔡一刚书记有交待,这个,又不得不问。

    而且,孔东望晓得狼破天跟叶凡的关系很铁。省军区挖掘昌都酒店的事孔东望早了解过了。知道这事明面上是狼破天的行为,实际上肯定就是叶凡的幕后行为了。

    “报案,这两个家伙,我还没处理他们呢,居然报案了。”狼破天脸一板哼道。

    “狼司令,人家可是被你打了。连鼻梁骨都给打断了,至于脸,早肿得老大了。这个,如果按刑法最低来讲也是属于轻伤的范畴了。”秦步冷哼道。

    早晓得这家伙就是林昌力的铁竿,狼破天那是不客气的哼道:“秦部长,你是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吗?”

    “不是,这点狼司令你是很清楚的。咱们俩还是同属个系统呢。而且,咱们俩也是同事嘛。”秦步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