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 跟我去一个地方

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 跟我去一个地方



    “那岂不麻烦了,整天还要防着这些。”张隐豪说道。

    “其实也没必要过于担心什么,那人活着的机率基上没有了。如果有的话,你不会如此容易杀死藏有他一丝魂气的小人的。”卢定宗说道。

    “管他的,咱们现代人还会被一个死人吓着了。怕个卵球。”叶凡冷哼了一声,浑没在意样子。

    “这女子生得太美了,红颜祸水啊。不如咱们火化了她吧。”王仁磅又重提旧事。

    “你赶紧阻止他。”卢定宗说道。

    “为什么,这女子被镇压了几千年,让她恢复自由身也是功德一件。”叶凡问道。

    “我不是讲过,如果那人转生成功的话你有大麻烦。所以,想办法把此女镇压住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样一来,如果你真遇上转生之人的话,此女在你手中,至少你有了谈判保命的基。

    因为,那人肯定深爱此女才会花了如此大的力气镇压住此女的。只要有她,就是一张保命符。

    虽说那人转生的机率微乎其微,但也得防一防是不是?

    不过,要藏得隐秘些,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在场的两个同伴也不能知道你有此想法。”卢定宗说道。

    “可是这个怎么保存,要保存的话就要用现代技术。这个,可是难度就太大了。

    而且,涉及的器材人很多,想做到保密就太难了。而且,即便是用现代防腐技术,估计也得把内脏什么先取出来。

    那岂不是就破坏了此女的身体?”叶凡有些为难了起来。

    “我看你的水功施展得不错,你现在突破了先天。完全可以施展凝水成冰这门武技了,不如用冰块直接封冻住这女子藏于一不易腐烂之处保存着就没事了。”卢定宗说道。

    叶凡想了想也没办法。不过,叶凡相信张隐豪跟王仁磅,所以,也没瞒着,直接跟两人讲了自己的计划,两个家伙自然听得自然是瞠目结舌。

    “这个也行?”王仁磅一脸呆痴相盯着叶老大。

    “有什么不行,只要够冷的地方,保存尸体不成问题。不是在雪山中发现了许多几十年前就死的登山运动员的尸体吗?”叶凡瞪了两人一眼,突然笑道。“而且,咱们三个现在可是拴在同一条船上的那蚂蚱了。”

    “这跟咱们俩个可是没屁关系?”王仁磅摇了摇头。

    “咋能说没关系呢?这棺椁是咱们三个一起打开的。这锁也是咱们合力劈开的。嘿嘿,到时,那人真的转生的话,你们俩个还想置身事外不成?所以。你们俩个也得帮我一起保存这秘密。不然,咱们三个,一起完蛋了。”叶凡干笑了一声。

    “这话你也讲得出来,叶老大,今天我总算是看清你的真面目了。啥叫兄弟,兄弟就是用来捆绑一起死的。”王仁磅叫道,当然是玩笑性质了。

    “是啊。你丫的有钱时怎么不多分点给咱们俩。”张隐豪也笑了起来。

    尔后,当然是无条件同意了叶老大的事。

    尔后叶凡用了封冰之法把女子冻了起来,而且搁进麻袋之中谎称是金银财宝偷偷运了出去。

    收获还真不错,整个棺椁之中全是金银玉器。就是棺椁前蹲着的这几个纯金人也值不少钱。

    收工了。吴光宝也赶到了。老家伙对财宝不感兴趣,倒是对那黄泥巴感兴趣,敲了好多下来像宝贝一样装在玉盆子里。

    叶老大都想笑,这黄泥就是黄泥。只不过是高手炼物的结果罢了。

    想用现代技术研究出什么来,没有高手的能量也是办不到的。当然。叶凡也不会说破这些,就让吴光宝同志去折腾吧。

    棺椁中也有几个玉瓶子,里面装的是古代的药丸。暂时还没研究出来是什么。

    “车天,把这具女尸立即送往珠穆琅玛峰处,找一处极寒之地保存下来。”叶凡交待车天道。

    “最好是建个地宫之类。”车天说道。

    “嗯,怎么搞你去搞,不过,不要搞得太大。带的人手不要太多,保密是第一要务。”叶凡吩咐道。

    “我明白。”车天点头道。

    尔后,叶凡交待人把墓室中所有东西都收拾了起来。就连一点渣毛都没放过。

    用叶老大的话讲这些都是古董,没准儿啥时就派上用场了。

    回到京城,叶凡休息了一天。关于这批财宝叶凡交待给张隐豪去全权处理了。

    当然,宗旨就是属于物范畴的就卖给博物馆。价格可以便宜一些,没有研究价值的拿去拍卖。

    第二天下午叶凡正准备赶回横空集团时接到了龚开河电话。叫他马上赶回部。

    叶凡匆匆进了总部。

    “干得漂亮。”龚开河头句话就是如此。

    “呵呵呵,赚了点钱罢了,也没啥。”叶凡笑道。

    “噢,叶凡同志什么时候也如此谦虚了起来?”龚开河淡淡笑道。

    “我从来做人低调。”叶凡干笑了一声。

    “你这拳头可不低调,上打副部下打草民。”龚开河笑道。

    “那都是该打的人。”叶凡说道。

    “算啦,不闲扯了。你跟我去一个地方。”龚开河笑着,带着叶凡进了车里。

    “到底去哪,现在总该支会一声吧。还有,去干什么,搞得神神叨叨的为什么。”叶凡问道。

    “北园干休所。”龚开河说道。

    “去哪干嘛,我哪有空。得赶回横空去,离开也有十天左右了。得回去盯着点,两城正在搬迁,马虎不得。”叶凡皱了下眉头。

    “不急在这一两天,没事。而且,也许这次对你来讲还是一个机会。你得好好想想两城搬迁的事。等下见到首长你好好汇报一下。没准儿还能有所收获是不是?”龚开河说道。

    “首长,哪位?”叶凡心里一动,赶紧问道。

    “呵呵,到了你自然知道了。”龚开河笑道。

    “切,你就懂得玩神秘。”叶凡不满的哼道。

    “你也不一样吗?”龚开河说道。

    “对于组里我可是心诚坦荡。”叶凡说道。

    “是么?”龚开河转头盯着叶凡,这货有些心里发虚,不过,面部表情控制得还不错。

    “既然如此的坦荡了,那墓室中巨大的棺椁里头怎么没有主人。如果说是一口空棺好像又不像。先前不是听说有尸气溢出形成什么‘尸魅’。那具尸体呢?没有尸体怎么会有尸气?”龚开河问道。

    “是高手搞的活人玩偶,当然,对于我们来讲他已经死去了。结果这玩偶太厉害了,我们只好用火弹毁了他。不然,我们全得搁那墓室了。龚组总不能为了要尸体而不顾我们的命吧?”叶凡一脸正经。

    “呵呵呵,倒是奇怪了。你说这玩偶是男是女呢?”龚开河笑道。

    “当然男的。”叶凡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对呀,男的玩偶怎么棺椁中出现了许多彩色丝绸的残留物。而且,具有明显的女性特征。

    你叶凡同志不会讲这个男性玩偶是身着女装吧。就像现在的某些特殊爱好者一样男喜欢扮女。

    而且,据说那玩偶就巴掌大,而这些衣服如此的大怎么能套他身上呢?这些,都相当的违反常理的是不是?”龚开河问道。

    糟糕,怎么没想到残留的衣服上面。叶凡真想抽自己一嘴巴,不过,嘴里却是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陪葬品罢。也许原来的主人喜欢女人的衣服。而且,衣服搁棺材里并不代表里面一定要有女主人是不是?古人搞的东东谁能猜得透?”

    “你就狡辩吧。”龚开河哼了一声。

    “在龚组面前我哪敢。”叶凡继续嘴硬,“你看,对于出土的东西我们是如数列了个清单向组里上报过。而且,你们认为重要的货品都给人先提走了。而且是一分钱没算给我们的。咱们就剩下点垃圾货搁着了。”

    “这来就是国家的,就是不给你们一件你们干的还是违法的事儿。组里看你面上不计较这些,够仁慈的了。叶凡同志,你不要不知足。”龚开河一脸严肃了起来。

    “早知我就不去挖了,和着给你们创收了几个亿还赖我头上。我叶凡倒成了盗墓贼了。

    真是晦气!这世上还有这种理儿不成?而且,这次的行动组里还同意过。

    你们不是派得有人帮我们抓获了七爷。说起来组里也同案犯嘛。”叶凡也倒打了一靶过去。

    “呵呵,不能这样子讲嘛。组里也没怪你们什么是不是?而且,这次仁磅跟隐豪两位同志又有进步,组里也相当的高兴。

    张隐豪同志上升到九段,王仁磅同志上升到11段顶阶,这对于工作的开展是很有利的。

    这一切,组里都有详细的记录的。你叶凡同志的功劳薄上可不会少了一笔。

    怎么能把自己当成盗墓贼是不是?组里在功劳薄上可是这样记录的,派出叶凡同志带队发掘古墓,排除一些不安全隐患。

    为组里寻找能发掘潜力的古药材,探索古精绝国的秘密,以助于组里……

    看到没,我们罗列了一大堆,哪一点是讲你是倒斗高手了?”龚开河居然嘿嘿的干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