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 ‘女人’的秘密

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 ‘女人’的秘密



    “你吗滴别得寸进尺,信不信老现在就灭了你。”王仁磅可是有些火大了。

    “行,讲出秘密之后马上想办法送你回国。不过,你要保证你的秘密是真的。怎么样论证呢,所以,必须等到我们证实过后才能送你回国。我们可以先把你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叶老大可也不是傻瓜。

    “成交,他们两个也得发誓。”横木推二说道,王仁磅跟唐城不想发誓,不过,在叶老大的眼神相逼之下两人不得不发誓。

    “你们想知道的肯定就是那把钥匙,没错。那把钥匙以前的确在我手上。不过,现在已经不在我手上了。”横木推二这话一出,王仁磅都忍不住要出脚狠踹这家伙了。

    “你耍我们是不是?”叶凡冷冷哼道。

    “我耍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随时可以要了我的命。我讲的实话,如果我骗你们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横木推二讲道。

    “那钥匙什么样的,你从什么地方弄过来的。”叶凡哼道。

    “是从一个英国佬手中搞过来的,为了这把钥匙,我们魔宫死了十几个核心弟。

    结果搞到手中一看,我都愣住了。因为它根本就不像把钥匙,而是一个女人。”横木推二讲道,“而且还是一个穿和服的日本女。”

    “把你讲的钥匙详细的描述出来。”叶凡讲道,那边唐城早拿出电脑等设备准备描画了。“的确是个女人,是用铜雕铸的。雕工非常的细腻,似乎并不是刻刀刻出来的。

    我当时也仔细的检查过,后来大吃一惊。才发现这铜雕居然是什么高手用手随便的捏出来的一个漂亮女人。

    女人很漂亮,捏得很细致。不过,我总是想不起来我们国内哪个女像这钥匙样。

    我想,如果这也算是钥匙的话那就是世界上最奇怪的钥匙了。”横木推二讲道。

    “以着秋山屯田的能力用手捏把钥匙出来也能做到。”叶凡点了点头,觉得横木推二的话有可信度。

    因为据腾各得到的消息,布兰托里手中就有这么一个酷似的‘女人’雕像。

    “女人钥匙身上没其它什么特殊吗?”唐城问道。

    “有!”横木推二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就是有一点有些奇怪,这女人钥匙没有如房。

    如果是随便捏出的漂亮女人再怎么讲也是应该有一点胸房的,就是这个女人再‘平胸’的话也应该要突显一点这方面。

    只有那样才能看出这是个女人是不是?对于这个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横木推二讲道。

    “这把钥匙现在落到谁的手上了,什么时候给弄走的?”叶凡问道。

    “夜当拿走了,大约二个月前吧。”横木推二讲道。

    “横木推二,你讲的话可是有些不实啊。”叶凡淡淡哼道。

    “绝对属实。”横木推二态度很坚决是脱口而出,不像是讲假话。

    “腾各得来的消息是这女人钥匙在半年前就在布兰托里手中露过。而横木推二讲二个月前才给夜当拿去。这里头怎么这么乱?”把横木推二暂时弄进了卫生间,叶老大三人出来后商量道。

    “是啊,腾各是咱们自己的人,是不可能讲假话的。”唐城讲道。

    “关于日期,横木推二也没理由讲假话,这里面很复杂啊。”王仁磅讲道。

    三人又把横木推二拎出来,叶凡问道:“有件事我觉得很可疑,既然钥匙都给夜当拿去了,哪他为什么还不灭了你。

    而你先前也讲过,夜当想套你的秘密。这说明你的钥匙夜当还没有弄到手才不会杀你。

    而且夜当每隔一天就会进来审问你或者折磨你。不然的话也不会在池中放那种只能让人难过的痒毒了。

    这个,无非是逼你讲出钥匙的一种手段罢了。所以,横木推二,你这谎话可是编得太烂了吧?”

    “这个秘密跟钥匙没关系,是夜当想逼我讲出魔宫的全部秘密来。我身为魔宫大长老的最信得过的弟,我是绝不会干这种事的。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讲出来的。”横木推二一脸严肃的讲道。

    “老家伙,你没讲实话!”叶凡突然冷哼一声,因为,刚才气波揣测到的结果是扫描出来的波纹跟刚才讲那把钥匙时的波纹不一样。

    这就是鹰眼的作用,可以根据人体溢出的气机的振动来比较讲话人一些心理。

    “我讲的全是事实。”横木推二嘴硬道。

    “你不讲也行,我们也可以不履行约定。”王仁磅干笑了一声。

    “你们这是无耻,我已经讲出所有的秘密。你们凭什么不履行约定,你们可是以你们母亲的名义起过誓,难道你们连母亲都想侮

    辱吗?”横木推二吼道。

    叭地一声,一道清晰的五根指印印在了横木推二左边腮上。

    “老家伙,本人就能感觉到你没讲实话。快说,肯定是有关这把钥匙的秘密。不然的话,本人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分筋错骨手。相信你应该听说过咱们华夏这种伟大的秘术。”叶凡不阴不阳的哼道。

    “唉……”横木推二一啰嗦,这货叹了口气,说道,“二个如房。”

    “两个如房,啥玩意儿?”王仁磅一脸惊愕,这货眼珠差点瞪得滚圆了,人也差点笑出声来。

    “是不是就是女人钥匙上的那两个如房?”叶凡若有所思,问道。

    “嗯,当初也不晓得怎么回事的。我从那个英国佬手中抢来这女人钥匙之后发现是个很粗糙的石头盒装着的。

    盒有着估计也是拿捏这把钥匙的那个高人用手直接捏出来的一些图腾。

    上面排好着一些古代的古怪文字跟图腾。我也不认识这些是什么东西。

    不过,也许是巧合。我在捣鼓这个盒时居然奇巧的打开了这个盒。里面就是那把‘女人钥匙’。

    不过,奇怪的就是女人的两个胸房另外搁在了一边。我试着拼了拼,不过,一拼上去就掉了下来。

    好像不相吻合似的。我当时想,这两个如房(因为写了会被删掉,所以用假字代替)肯定是原本这把钥匙身上掉下来的。

    不过,为什么又装不上去。是什么原因倒致它掉了下来,即使是掉下来按理讲也能装上去。

    即使是粘不上去但看上去应该吻合才对。不过,我还用仪器测过,基本上不吻合。”横木推二一脸死灰,讲道。

    “老家伙,你刚才还留有秘密没讲。要不是我们逼你的话又给你骗过去了。还有什么秘密,一并讲出来。”王仁磅骂道。

    “真没有了,就这秘密是最后的秘密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如果你们能搞清楚,能告诉我一声就最好了。”横木推二这次不像是讲假话,叶凡用气波揣测了一下,发现跟先前讲女人钥匙时扫描到的气波图纹差不多了。

    “行啊,到时你留下电话号码或地址,我们告诉你。”王仁磅一脸怪异的笑了笑。

    “唉,算啦,我也不想求什么了。”横木推二知道这货讲的是玩弄人的话。

    “难道这两个如房是另外一尊钥匙上掉下来的?不对,为什么会摆在这盒里。”叶凡嘀咕了一句问道,“那个盒呢?”

    “等你们把我藏到一个安全地点我再告诉你们,最好是去金三角。”横木推二说道。

    “那盒就藏在金三角吧?”叶凡哼声道,心说这家伙还藏得真是隐蔽,搞这么远。

    “到时我会告诉你们的。”横木推二讲道。

    叶凡马上安排人把横木推二送走了,这个倒是好办。把他注射过肌肉药水之后这家伙脸型倒是大变。尔后再化妆了一下就混出去了。

    当然,夜当不敢明目张胆的搜查也是能顺利送走横木推二的原因之一。

    “就这样也太便宜这个小日本了。”唐城有些愤愤然不平了起来。

    “老大还真会放他自由回国?”王仁磅有些不信,问道。

    “你说呢?”叶老大神秘一笑不答,害得王仁磅跟唐城都是一脸郁闷。

    “两个如房到底有什么秘密不成?”王仁磅又转回老路上了。

    “我在想,是不是跟我们拿到手的那把钥匙有关联,到时拿回去一对比没准儿还能发现什么其它的秘密。”叶凡也是兴趣大涨了。

    “只能这样了,不过,既然女人钥匙的主体在夜当手里。那腾各讲的就是真的,应该是夜当给了布兰托里。

    看来,你只能是勇撞前三了。不然的话就没有机会能见到布兰托里。

    到时他宴请你时可以趁机出手制住他逼出钥匙来。”王仁磅讲道。

    “没那么容易,我在想,布兰托里请客。就怕夜当随时躲在暗处或者说就在桌上。咱们找不到能抗衡夜当的高手。到时不要讲趁机制服布兰托里,恐怕连自己都给陷进去了。”叶凡讲道。也是一脸的苦恼。

    “唉,还是实力为尊啊。如果老大的实力能超过夜当,那这就不是个问题了。”王仁磅叹了口气,这货也是一脸的郁闷。

    “不管怎么样都得去,还有一点。要撞入前三甲还得过空泽本秀这一关。

    真是麻烦事一茬接一茬得没个尽头。到时就怕一遇上这老家伙前三根本就没有指望了。

    见不到布兰托里一切都是空,可是见到他还有只拦路虎夜当。左右不是。

    而且,到现在咱们没有丝毫关于车一刀的消息。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叶凡郁闷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