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杂事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杂事

    ;
  
      原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一个市,这么大,方方面面都要做得十分的完美,这是有难度的
  
      所以,你不必太过于自责。..  无弹窗 更新快人无完人,金无纯金。只要今后能吸取这方面的经验注意改善就更好了。”朱天明口气和缓的讲着,转尔说道,“大海同志是从省会龙江市委组织部调过来的。
  
      这位同志很爱学习,他经常会去省委办公厅向领导同事们请教学习。这样的同志不多了,呵呵。”
  
      叶凡一听,一琢磨,顿时一惊,心说,车军曾经不但是省委罗书记的秘书,而且还兼任着省委办公厅秘书室主任一职。
  
      这么一兜转,这货转眼就明白了。敢情这是人家朱部长在拐着弯儿提醒自己。
  
      刚调来的组织部长陈大海跟刚来的党群书记车军是同一伙的。现在也得到证实了,这两人都是省委罗书记安排下来的。
  
      “想不到陈大海同志求上进的心如此的强烈,倒是我叶凡学习的榜样啊!”叶凡说道。
  
      “呵呵。”朱天明笑了两声,说道,“其实,你们市委组织部还是有人才的嘛。像副职里面有些女同志就不错。”
  
      叶老大顿时心里一喜,这可是朱部长发出的第二个信号。估计是在提醒自己,董小小可以用。
  
      这货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一些,不然,还真是头大了。因为,市委组织部里就一个副职的女性叫董小小。
  
      而且,从朱部长所传来的信息中可以看出。朱部长对自己还是相当信任的。
  
      不然,不会随便开口推荐一位女同志的。这个,对领导干部来讲是相当忌晦的事。
  
      “嗯,董小小部长不错。虽说是妇女同志,但该同志干事果敢。干练。而且。很适合组织工作的严肃性。”叶凡说道。
  
      朱部长一行人休息一阵子后就起程回省里了。
  
      深夜,叶凡赶到了省会龙江市。刚好齐天要回家一趟,叶凡也就一起了。
  
      知道叶凡要来。齐振涛跟老婆风雅梅都没睡。叶凡刚进齐家,齐振涛就笑道:“雅梅,把夜宵拿上来。你先去睡吧,我跟叶凡齐天三人就在桌上边吃边聊聊。”
  
      风雅梅知道,老公肯定有正事要跟叶凡讲,也就端上了热腾腾的夜宵后上楼去了。
  
      因为,齐振涛很不喜欢女人掺和进‘正事’当中。一般来讲都会选择进书房。
  
      而风雅梅也晓得这一点,一般有事谈时她自个儿就选择了回避。
  
      不过,上楼前风雅梅还是笑道:“叶凡,你的事也差不多了。年底会不会给办了,我也讨场酒喝喝。”
  
      “这个。今年年底肯定不行了。计划是明年年底给办了。阿姨,你不晓得,每次过年我都忙得很。”叶凡一幅苦从愁深的表情。弄得齐天在一旁哈笑着说道。“妈,人家叶老大是不想进‘围城’。你看我。现在多倒霉,全给围了起来。”
  
      “围了才好,你看看,以前没跟亦秋结婚前天天像个没影的猴子。你说说,一年到头你几个时候回家了。
  
      偶尔回水州一次不是喝酒就是跟朋友打牌。而且,经常是回水州不回家。
  
      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底细是不是?现在好,时不时总记得要回家看看。
  
      不过,老齐,你看,什么时候把亦秋也调过来算啦。不然,齐天要回水州一趟很麻烦的。”风雅梅没好气的冲儿子说道。
  
      “没必要,我回水州也很方便的是不是?何必还要调来调去的多麻烦。”齐天赶紧说道,还朝着叶凡给眨巴了一下眼睛,自然是希望叶老大给讲讲情。
  
      “有啥麻烦的,亦秋过来还能照顾着齐天。齐叔,还是赶紧把亦秋调回来。齐天的部队在同岭市建得有军官家属楼。到时亦秋就住在同岭了。齐天回同岭也快,车开得快的话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叶凡不理这货,那话一出口,当然招来了齐天那狠狠的瞪眼。
  
      “瞪啥,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晓得不?”齐振涛也看见了,训了儿子一句,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也好,年过后就把亦秋调过来。干脆脱了军装弄一个清闲的地方工作算啦。”
  
      “这个估计亦秋不会肯,以前亦秋喜欢猎豹。那个时候梅家逼她她也没肯脱了军装。
  
      后来因伤退出了猎豹,但亦秋也不肯脱下军装,现在在文工团工作也不错。
  
      所以,真要调过来,我看,还是征求一下她的意见,一般来讲如果去同岭军分区都行的。”齐天讲道。
  
      “这个好办,到时我跟同岭军分区的吕司令讲一声就是了。叫他给亦秋安排个闲差就是了。这样,亦秋还是在军队。”叶凡笑道。
  
      “嗯,这样也行。”齐振涛点了点头。
  
      “叶哥,听说你们同岭大换班了。”齐天一边喝汤一边问道。
  
      “是啊,这班换得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不,还不得赶紧来跟齐叔请教一下。”叶凡讲道。
  
      “你小子想来打听消息倒是真的,什么请教?”齐振涛没好气的哼道。
  
      “呵呵,齐叔,我可是把你当亲叔叔的。更何况,这同岭还是齐叔你叫我下来的。我这再怎么讲也不能给您老人家丢脸是不是?”叶凡嘻笑了两声。
  
      “叶凡,这次的事也真是很悬啊。”齐振涛脸变得严肃了起来。
  
      “嗯!”叶凡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也不晓得是哪个狗娘养的家伙把这事捅到内参上的。这次幸好我行动得快,不然,全得栽了。”
  
      “这也是一次教训,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当初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在同岭范围之内。
  
      虽说天木矿业集团为了从这件事上脱身也给了你们同岭市不少的好处。
  
      不过,难道你叶凡的眼光就这么窄。好处是公家的,可是,帽子是你自己的。
  
      结果出事了人家不会说你叶凡的好,而只是拿刀子捅你。如果当初你按规矩上报,这事跟你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而且,我也不会受到多大的波及。因为,发生矿难的时候我还没来晋岭。这件事你处理得很不妥当。”齐振涛讲道。
  
      “齐叔,这事很复杂,其中有一些纠葛相当的大,我不想说了。这事,有关国家的一些机密事,不宜于外传。”叶凡说道。
  
      “国家机密?”齐振涛明显的一愣,尔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讲道,“既然是有关国家机密的大事,那你就不用讲了。我估计,这次的事能摆平下来,也跟这个机密有关系吧?”
  
      “嗯,本来就是一件事。”叶凡点头说道。
  
      “原来如此。”齐振涛望了望天花板,转尔喝了口汤,叶凡站起来抽出烟来给他点上了。
  
      “你这还有吗?”齐振涛抽了一口后问道。
  
      “刚才给齐叔带了一条烟两瓶酒。”叶凡说道。
  
      “嗯,你小子还算是没把你齐叔我给忘光了。”齐振涛脸上又泛显出淡淡的微笑了。
  
      “哪能忘了齐叔。”叶凡说道。
  
      “大哥,能不能给我也来一条,我只要一瓶酒就是了。”齐天双眼一闪,笑眯眯的说道。
  
      “少来,前次你小子不是整去几瓶了?”叶凡没好气的哼道,“我又不是开烟馆酒厂的。要是什么时候我能坐上田主任的位置也许还能多搞些给你。”
  
      “也不一定,你就是坐田主任的位置,那东西也是有严格的配额的。田主任能私下挪挤一点,也不可能大批量的。”齐振涛插了句话说道。
  
      “爸,这烟我先拆了,就拿两包。”齐天赶紧跑到茶几上想摆弄那特供。
  
      “别拆掉,过几天我要去京里。”齐振涛讲道,齐天郁闷的搁下了烟,不过,那眼睛又盯上了叶老大。
  
      “拿去吧你小子的,里头就三包,你拿两包去。”叶凡真给这家伙逼得没法子了,嘴呶了呶自己搁在茶几边的皮包。
  
      “得令!”齐天笑眯着自个儿拿去了。
  
      “捅刀子的人就不用去猜了,你结下的对头可不少。只要自己做得对,也不怕别人捅刀子。不过,这次的事既然涉及到国家机密,那在明面上来讲又不能摆台面上来解释。倒真是难为你了。”齐振涛抽了口,说道。
  
      “有啥办法,这边不能解释,那边对头捅刀子。真他娘的憋屈死我了。”叶凡骂了一句。
  
      “算啦,过去就是了。”齐振涛摆了摆手,看了叶凡一眼,讲道,“孔端接替了高成的位置,此人城府很深,估计比高成更难对付吧?”
  
      “嗯,他在常委里头有握有四票。以前高成那般锋芒毕露的时候也不过才稳获三票罢了。要是凤水玲这个女人倒向孔端,那我还真有得乐子乐了。”叶凡皱了下眉头,讲道。
  
      “估计还有个更扎手的刺头吧?”齐振涛磕了磕烟灰,说道。
  
      “嗯,车军,此人听说以前都嚣得很。不过,我不明白了。罗书记怎么能容忍他如此的干,那不是败坏罗书记的名声吗?”叶凡问道。
  
      “这个人不简单,背后有人。”齐振涛哼道。
  
      “原来如此,那他的背后人齐叔会清楚不?”叶凡问道,自然,要钳制车军,就得打听清楚他的来历了。
  
      谢谢‘鑚石王老壹’‘瑞雪宝宝’两位大侠打赏,狗哥谢啦,今天连夜连爆6更,狗哥的心够诚的,兄弟们,把保底月票砸过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