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 铁手的威力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 铁手的威力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铁手的威力

    “厉害!”叶凡喊了一声,身子一个翻腾。,,,com铁手之法突然咂出。此法一使出,在鹰眼下,叶凡惊异的发现拳头上似乎有一层薄薄的内息好像透明的薄膜一般敷在了拳头上。

    形成一个诡异的气罩。难道这就是‘铁手’的厉害之处。其实根本就不用肉跟你相撞。你内息有多强悍,铁手的威力就有多大。

    “来得好!”鱼云东也兴奋了起来。那老拳头直接就砸在了叶凡的铁拳上。

    嘭嘭嘭……

    连续三拳下来,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叶老大越发兴趣,因为,他发现在鱼云东那巨大的压力和深浓的内息之气压迫下,肚皮处的宝志禅师积下的内息似乎有些松动了。

    以鹰眼能见到的速度居然在消散着。这些内息之气并不是被叶凡消化了,而且从肚皮集中一块之地散布于全身皮筋骨头之中。

    至于要消化,也不知要到猴年马月的事了。叶凡也不急,暂时还是先把将军肚解决掉才是急事。

    “年轻人,拳头很硬朗,老夫高兴!”鱼云东双眼闪彩,这个练武狂被刺激了。

    他长身在地下狠狠的踮脚,腾空而起也有三米多高,一脚从空中飞踢向了叶凡的头部。

    叶凡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铁手’之拳往上迎击了过去。感觉鱼云东的脚力空前的重。似乎有泰山压顶而圬全身的感觉。

    这次胶着住了。

    鱼云东的双脚硬压在了叶凡的右拳头之上,好像一个年轻人正举着一个老家伙似的。

    “起!”叶凡不服输,拚命的调动内息之气。以转功之法把肚皮中的内息往拳头和手臂上送去。

    不过,鱼云东的压力太大了,根本就举不起来。

    “破而后立!”叶老大大吼了一声,左拳往鱼云东的脚上扫砸了过去。不过,鱼云东也绝。

    伸出一只脚踮在叶凡的右拳头上,另一只脚伸出跟叶凡的左拳在空中杂耍般的交织着,碰撞着,撞动着空气发出爆炸前的**声。

    就是远隔几十米的观点者都感觉到了那股子令人颤栗的内机之力。百米开外的小树好像被大风吹动似的左右摇摆了起来。

    童家人和排帮的后辈们全服了,对于这位叶主任居然能跟鱼云东这样的高手战成平手而暗暗咋舌。先前的一丝不服此刻烟消云散。

    “破天!”叶凡一声大吼,双拳突然合并,往天上一捅。

    “踏地!”鱼云东也是一声大吼。

    双脚往下猛地一蹬,卟哧……

    现场人全惊呆了,叶凡被鱼云东那一双脚硬生生的压进了松软的草地。

    一直没到了大腿处,都快到短裤位置了。不过,叶凡的双拳还在攻击着,而鱼云东那灵活的身手在空中时不时的在叶凡的双拳之上踩几下,一直到现在鱼云东也没有落地过。

    此老那身法的灵动就是陈啸天也是暗暗咋舌不已。这种借力打力,借拳出脚的妙招看得陈啸天差点呆蒙了过去。

    旁旁旁……

    叶老大突然双脚硬生生一撑开,把脚下的土地松开了一个坑。这厮一拳砸向鱼云东的左脚,那边人身旁边一侧。

    嚓地一声闷响,叶老大终于从土坑里跳出来。不过,相当的狼狈,连衣服都给鱼云东的一扯一拉之下给撕破了。

    “前辈好功力!”叶凡抱双拳说道。

    “年轻人,你也不赖。可以称之为后辈中的泰山。”鱼云东给叶凡很高的评价。

    哈哈哈……

    鱼云东跟叶凡都猖狂的笑了。

    打得痛快!

    两人同时出声了。

    “你们两个,明天晚上到红叶堡来。”叶凡指着鱼同跟童兵说道。

    “是!”俩人一抱拳,同时应声道。此时此刻,两人还真是服气了。

    “鱼同,好好跟着叶凡。相信你小子会得到好处的。”鱼云东大笑几声,转身走了。走得是干干脆脆。

    “童兵,能跟叶主任一起,也算是你的造化!”童一铁心里也相当的高兴。今天也算是挣回了面子,而且,消除了心头的隐患。

    叶凡急切的跳进了寒潭,因为,他要消化跟鱼云东的比斗。在寒潭中,叶老大拚命的折腾开了。努力回忆着两人的格斗。足足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叶凡发现,肚皮果然瘦了整整有一圈。

    而且,对于自己的功底子,叶凡晓得,可以说,经过昨天那一块拚斗,稳当的进入了九段第三个层次。

    白天,上午叶凡在睡觉。

    晚饭吃过后,叶凡到了东门许家院子。许正峰的二儿子许绍中早就站在院门前候着了。许绍中在国家发改委工作,年纪轻轻的也是一科长了。

    “叶主任,家母在大厅。”许绍中一脸恭敬的说道。

    “咱们进去,我正想拜见柳董。”叶凡说道,许正峰成了植物人后,他的老婆柳芳暂时代替了他接任了国东集团董事长一职。随着许正峰、张震流以及良五爷的突然呆痴,许家大院已经乱了。

    许正峰有好几个兄弟,许正峰倒下了。他的几个兄弟当然都盯上了国东集团董事长位置了。而许正峰这一系倒是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

    进到大厅。

    发现柳芳看上去并不显老,50岁的人了,看上去跟40岁左右的妇人差不多。

    看来,平时保养得不错。而在她身旁还站着一个男子,叶凡晓得,此人就是许正峰的大儿子许天东。目前任国东集团总裁。

    这个,当然也是赶鸭子上架了。以前许正峰在任时许天东只是副总裁。而且,基本上的事都是父亲在作主。

    他是拢不住场面的,现在父亲倒下了,许天东只好匆匆顶上去了。不顶不行啊,几个堂兄全都虎视眈眈着,你不顶上他们早就想抢这宝座了。

    “叶主任坐吧。”柳芳还是较镇定,指着侧旁的古董红木椅子说道。

    “谢谢!”叶凡轻轻的坐了下来,不久泡上了好茶。

    “叶主任来有什么事吗?我们国东集团跟你红叶堡的纠葛不是已经清楚了?腾家坡那块地可并不小,叶主任只拿了300万给我们,如果还不满意……”柳芳这女子也很厉害,话讲了半句盯着叶凡。

    “呵呵,今天叶某来不是为的这事,那事早了结了。至于说300万的事,你我都心知肚明。原先你们给红叶堡的估价是1000万。而腾家坡只是一荒山坡,我是参照你们给红叶堡的估价而定价的,这个,无可厚非吧?”叶老大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脸皮着实很厚。

    “这天下的真理还真给叶主任一个人占遍了,我许天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歪理天下无敌,见识了!”许天东有些气愤的讲道。

    “好了,不要讲这事了。”柳芳摆了摆手,看了叶凡一眼,说道,“如果没什么事还是请叶主任先回吧,你也晓得我们许家出了些事。我很忙。”

    “我晓得你很忙,不过,越忙越乱。”叶凡突然淡淡的哼了一声。

    “什么意思姓叶的?”许天东是再也忍不住了,跨前一步指着叶凡大哼出声了。

    “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李强突然跨前一步,虎视着许天东。

    “退下。”柳芳哼道,许天东看了看,气呼呼的后退了一步。

    “本人来是好意。”叶凡说道。

    “黄鼠狼给鸡拜年。”许天东哼了一声。

    “哼!”叶凡突然手一挥,嚓嚓几声响,许天东跟柳芳都惊骇得小叫出声了。

    因为,那硬实的红木茶几上插着几枚银色的针,那针细如毛发,每根都有半尺多长,而且,已经穿透了茶几。

    “我们这不是向你们炫耀武力,而我叶凡想告诉你们。我这银针之术解除过许多的疑难杂症。

    就凭这一手,是向你展示我用针的奇妙。听说许董突然出事了,我觉得事有奇巧,想过来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一点小忙。

    而且,我叶凡申明,分文不取。”叶凡冷冷的哼道,气势高涨。

    “这个,不劳阁下费心。”许天东看了叶凡一眼,冷冷的哼声道。

    “你们喜欢许正峰永远这样,那叶某告辞了。”叶凡伸手在茶几上一拂,银针全收了回来。他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妈,哥,别这样,叶主任是好心。”许绍中急了。

    “叶主任请留步。”叶凡走到大厅门时柳芳最终开口了。

    “带我进去看看再谈其它。”叶凡手一挥不愿意再啰嗦。

    柳芳站了起来,亲自带着叶凡往楼上阁楼而去。

    许正峰静静的躺在阁楼外间,里面已经变成了临时头的病房。一应医用器材都有。

    因为,医生建议说是熟悉的环境也许能早一点唤醒许董。所以才弄回了家里,不过,许正峰一切正常,只是人不醒转罢了。

    叶凡随手在针上一抹,这是叶老大在用内气给银针消了毒。内气其实是天下间很纯正的一种气,比那什么医用药水纯洁得多。

    不过,这个动作又换来了许天东的一眼置疑。不过,见母亲柳芳没吭声,他咂了下嘴也没再讲。

    头部胸腹部以及足底下去插了针。

    叶凡施展内气逼于银针之中慢慢的输入许正峰体内,开始检查起病根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