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到唐那里蹭饭去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到唐那里蹭饭去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到唐那里蹭饭去

    “只是这个方案不晓得他们会不会同意了。、,、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这时,杨国涛chā嘴说道。他在隐晦的观察着叶凡,发现此人着实太年轻了。居然也hun在a组常委成员中,着实有些令人骇然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的,杨国涛惊讶的发现这家伙坐的位置居然比自己和兰将军以及戴将军都要高。

    如果光论位置资格的话这家伙俨然就是a组班子成员中排六号的大人物了。

    华夏人论资排辈的理论一直沿袭了下来,平时在体制中讲究个级别职位。

    开会时坐的有讲究,你luàn坐位置的话会遭人忌恨的,甚至,人家会怀疑你想把他的位置翘了,那人家还不跟你死磕。

    就是干完工作了去吃饭时坐的也有讲究。敬酒时有讲究,这其实也是一种陋习,只是,一时想改变,那是人们几千年下来形成的一种固封的思想,是很难变革的。

    “如果连这样子都不接受了,咱们宁愿让它变成废纸。大不了一拍两散了。

    你我他三人全干瞪眼喝西北风去。我想,美国佬比我们绝对还要急。他们自持为超级大国,在军事科技等方面事事以老大哥自居。

    前几次跟我们a组的jiāo手都是以失利而告终。他们心里肯定特别的郁闷,想打一个翻身账。

    这次三国如果能合作,估计到最后就不是发现到的利益分配了。这有可能是发现的利益将成为三国的争执焦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而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利字一头,谁又愿意搁下大刀?所以,即便是要三国合作,咱们也得考虑好万全之策。

    别到时搞得为他人作了嫁衣那才是最惨的结局。”叶凡冷冷的哼道,大家都感觉到了这家伙身上bi出的杀气。

    “没错,如果三分天下的话咱们吃亏太多,变废纸就废纸了。什么外星人,狗屁不是?

    我看外星飞碟全是一幌子。就拿死亡谜宫一战来说,咱们牺牲了多少同志。结果得到什么?

    就得到这么零碎的尸体以及两片残图。以前传说中的什么特殊战略物质,外星殒矿等全是子虚乌有之说。

    牺牲了这么多同志换来的却是这个,唉……”兰远金叹了口气,眉头紧锁着了。

    “该牺牲的就要牺牲,就是咱们全战死在撒哈拉都得去。这事别说其它的,就是在抢一堆破垃圾咱们都得拚了命去抢。

    在结局没有确定之前,谁敢说这是一堆破垃圾。要是真的是什么特殊的战略材料,人家拥有,咱们没有。

    对咱们的国家安全将带来不可估量的隐患。人有我无是咱们绝不能见到的。还有,咱们牺牲了多位同志,他们损失更大。

    为什么他们也肯付出如此的代价而不悔,就是大家心中都存着一梦想。梦想着在地球上真有咱们止前还没晓得的外星智慧生物来访客人们。

    梦想着更高成就的外星科技,梦想着人类某一天能冲出太阳系走向更广阔的未来去探索整个星际之秘。

    地球上的一点破事儿跟探索整个宇宙来讲都算得了什么?人类在促进自身进步的同时也在往外沿拓宽生存的空间。

    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谜团,进化论只是一种说法。当然,在没有找到更合理的解释前咱们只能相信达尔文同志了。

    所以,这事就这么定了,就按叶凡同志的建议向海狼跟红军组发出信息。

    同志们,你们说怎么样?”龚开河一时ji情爆发,先把事拍板了,尔后才征求大家意见。

    叶凡听了都暗暗好笑,心说你不是讲‘就这么定了’,还问其他同志个屁?谁如果提出不同看法,那岂不是跟你唱反调?龚老头难道是故意如此的?估计是……

    自然,这个决定,最后是毫无悬念的全体委员们一致通过。

    散会了叶凡收拾好东西正想溜人时却是被龚开河同志给叫住了,说道:“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没办法,叶老大只好到了老龚的办公室。

    “快到饭点了,我带你去蹭饭去。”想不到龚老头就讲出这么一句话来,倒是令得叶凡微微愣神之后,自然笑道,“那敢情好,龚头儿一向可是抠mén,这么久了我可是没蹭到你一餐饭。看来,有大餐吃了。”

    “有啥办法,这家难当。而且,我刚才的话你可是听清楚没有。是带你去蹭饭,并不是我请客。”龚开河笑道。

    “噢!”叶凡装着愣神了一下,问道,“到谁家去蹭饭?”

    “问这么多干啥,到了自知。”龚开河笑了笑前面带路走了,叶老大只好郁闷的跟在后头。

    车子一直跟着龚老头的车子开出了郊区。

    “这老家伙,蹭个饭搞得这么神神叨叨的还跑郊外来,真不嫌麻烦。”叶凡没好气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鄙视了龚老头一句。

    吱嘎……

    车子停在了一个很普通的院子前面,青砖青瓦的一个四合院子,两层楼高。

    不过,院子周遭都爬满了葡萄藤。现在快五月份了,葡萄藤长势喜人。不过,葡萄却是没有长出来。不过,院子里搞得很朴素雅致。在葡萄藤下给人一种另类的美感。

    mén口站着四个一身黑sè衣服的年青人。叶凡从他们身上隐隐的感觉到了中园海保镖的煞气。

    一见到龚开河,四人全都一个标准的军礼。不过,嘴里并没有喊出声音来,估计是怕打扰了什么人似的。

    这些反常现象令得叶凡暗暗吃惊,心说这院子莫不是某位高级干部退休后居住的地方,光是这四个守mén的就不同非凡了。

    穿过葡萄藤进到了房子里面,发现大厅也很普通。跟普通的燕京四合院子格局差不多。

    到楼上后轻轻的推开一扇木mén,发现里面有个身影正坐在一张大号圆桌前背对着自己。

    那人听到响动转过身来,叶凡顿时愣住了,而那人却是一脸亲和,呵呵笑道:“怎么了叶凡同志,昨天刚分手今天就不认识了?”

    “唐……唐主席,怎么是您?”叶凡瞬间回过神来,口齿有些不清的说道。

    “怎么就不能是我?”唐浩东同志笑问道。

    “这里,好像太普通了。”叶凡说道。

    “除去一身职务,咱们都是普通人。来,坐吧。”唐主席示意叶凡跟龚开河道。

    不久,菜端上来了。

    很普通的菜,全跟农家有关系。一碟土豆拌苦菜,红烧东坡rou……

    “呵呵,就这碗鱼蛋叶凡同志估计是没有吃过。来,尝尝。”唐浩东指着一碗看上去是剥皮后的鸽子蛋那样的东东说道。

    “来,叶凡同志,尝尝,味道肯定不错。我以前吃过一回,差点吞了舌头。”龚开河同志笑眯眯的伸手拿碗里的大汤匙给叶凡舀了几个。

    叶凡也没客气,尝了一个。发现味道的确不错,滑而不腻,略酸又带丝丝天然甜味儿。不由得问道:“应该不是鱼的蛋做的吧?”

    “呵呵,这是人家的秘密。咱们不能去揭人家的饭碗吧。”唐浩东淡淡的笑了笑不愿意讲。

    “叶凡同志,王仁磅的伤势怎么样了?”这时,龚开河话锋很自然的就挪到了那边了。

    “外伤较多,内伤也有。不过,幸好他身体本质好。如果换作普通人,估计早残了。这帮孙子,幸好中纪委的同志拿了他们。不然,我真想伸拳打爆他们的头。”叶凡故意的爆了句粗话。

    “嗯,对于某些知法犯法的同志,一定要严惩。”唐主席脸一收,严肃了起来。

    “不过,叶凡同志,事都过去了。更何况,这事,王仁磅同志也有错在先。如果没他酒醉挑起这事就不会发生后边的事了。该处理的一定会严肃处理,该敲打的也要敲打。只是这么一来,我是有些担心王老心里难解气啊!”龚开河叹了口气。

    叶凡瞬间明白了,估计两位同志摆了这农家宴来就是为了让自己来当这个和事佬的。目标,对准的肯定就在高人王成泽身上了。

    “要让王老解气,首先就得狠惩凶手。成如龚组长所讲的,该处理的要严肃处理。

    但是,该敲打的也要敲打。我想,这事,怎么个状况两位领导都清楚。

    没有幕后人,顾怀兴也不可能会如此去干。更何况,王仁磅跟顾怀兴无冤无仇的是不是?

    只是,我觉得有些事太隐晦着力度还不够一些。”叶凡说道,自然首惩元凶顾怀兴,第二个,也要求领导出面直面敲打谢胜强同志了。

    “呵呵,那叶凡同志有什么好建议可以提嘛!”唐主席淡淡的笑了笑,看着叶凡。

    “建议,两位领导都心知肚明,我就不搬ménnong虎的啰嗦了。”叶凡当然不会直接讲什么了。那岂不是bi迫两位领导去干什么。这个,当下属的如此的干可是相当不好滴。

    “呵呵呵,叶凡同志什么时候也这样谦虚了起来。我看你动起拳头时可没谦虚过。这个,是不是像开河同志讲的那样,高人都是有脾气的。”唐主席说道。

    “不敢,我知道我脾气有时有点硬。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在努力改变自己以适应社会和工作的需要。”叶凡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