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敢对我齐大炮挖坑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敢对我齐大炮挖坑



    “嗯,周森跟林承明两位同志都在争取。”齐振涛倒也没满着叶凡。

    “所以,我被逼上粱山了。只能周森上,压死林承明了。”叶凡哼道。

    “怪了,林承明人家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什么时候惹着你啦?”齐振涛倒有些奇怪了。看了叶凡一眼,讲道。

    “我刚调查过了,林承明虽说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不过,他负责的是国务委员张向东一块工作的。”叶凡说道。

    “人家负责张向东的工作关你屁事。”齐振涛没好气的爆了句粗话,转尔,齐振涛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一直盯着叶老大,嘴里说道“看不出啊,你小子,能量越来越大,这惹事的本领也是越来越高层次,令人咋舌啊!”

    “这个,我不明白齐叔的意思?”叶凡心里有些发虚,赶紧掩饰性说道。

    “不明白,就你那点小心思也敢拿到我齐大炮面前显摆。你故娄如此讲,是不是就是想告诉我,你跟张向东不合拍。人家是国务委员,哪能轮到你来和拍?”齐振涛训叱道,口音很重。

    “这个,张向东的侄儿叫张一栋,现任海东市委副〖书〗记,专门管纪委工作的副〖书〗记。”叶凡只好倒出了原委,他看了齐振涛一眼,又讲道“齐叔,你说说,我有啥办法?张向东的亲信下到海东任市委〖书〗记,还有好果子给我吃吗?到时他跟张一栋一合手,这海东,哪还有我叶凡的地盘。这工作无法开展,处处被制,没有了政绩成绩,我还拿什么去垫厚官帽子?”

    “呵呵,你小子,倒是早有准备啊!”齐振涛突然笑了,不过,转尔却是说道“这事,估计大方向还在费〖书〗记手中。难道你也敢把这事拿到费〖书〗记面前去提?”

    “我不敢!费〖书〗记还不亵了我人皮。”叶凡果断的摇了摇头。

    “你还知道害怕,总算是让我看到你小子也有胆小的时候。”齐振涛哼道。

    “市委〖书〗记人选,我脑子进水也不敢跟费〖书〗记推荐这事的。只是,估计张卫清早打好关节了吧?不过,我还得去找一个费〖书〗记了。”叶凡说道。

    “你还找费〖书〗记干嘛,最近海东的事闹腾到了中纪委。虽说中纪委跟费〖书〗记并没什么,不过,青牛市发生这样的事,费〖书〗记脸上也没有什么光彩。

    听说前次费〖书〗记到〖中〗央开会,唐主任有隐晦的提示了一下海东市的问题。虽说没搬到台面上点名批评南福省领导,但是,就这一点就够费〖书〗记难受的了。

    你小子,当时搞的动静太大了。为什么要捅到中纪委去。就青牛那点问题,省里完全可以自己搞定了。

    而且,我听说,这事就是中纪委监察室的那个李龙搞的。而李龙,估计跟你关系不错。

    你这样干有没顾及到费〖书〗记,燕省长的心里想法。你从上头搬人来下手,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子。

    你小子,以后有得你受的了,两巨头现在看到你估计都想甩你一巴掌的。”齐振涛一席话出来,叶凡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一句。

    心说这事是唐〖主〗席在内参上有批示的。叶老大又不敢拿出来给费满天和燕春来两位同娄看看。

    只好把委屈自个儿吞在心里头了。不过,虽说得罪了两位巨头,但是,唐〖主〗席给自己的亲笔信还是令叶老大感觉〖兴〗奋的。东边不亮西边总会亮的,这事,当然不好跟齐振涛同志讲了。

    “这个,当时李龙主任刚好下到咱们省纪委办事。听说了这事后他自个儿就来了。我有啥办法,难道不让他来,我可是没那个胆子。

    再说,人家中纪委监察室的同志下来办案子,我有什么理由阻止?”叶凡只好狡辩道,把责任往李龙身上推去。

    “难道你去找费〖书〗记谈感想的?”齐振涛倒是来了〖兴〗奋,再着叶凡。

    “不是,虽说海东市委〖书〗记人选我不敢提。不过,如果能拉个帮手的话也不错是不是齐叔?”叶凡干笑了一声。

    “不对,你这话中有话。”齐振涛突然说道,想了想,一拍茶几哼道“你小子,胆子真是大了,居然敢给我挖陷井。”

    “我哪敢齐叔,这个,呵呵,我说的可是实情。现在的海东还空着三个位置,市委〖书〗记人选我不敢提,不过,另外两个位置。我心目中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海东市委副秘书长于友和同志不错,我去海东这段时间,他跑上忙下,很是贴心。你也晓得,总得给别人希望是不是?不然,谁还跟着你跑上忙下的白忙活了?”叶凡说道。

    “果然是挖坑给我跳的,是不是又想请我推荐一下于友和同志进入市委常委会。”齐振涛冷冷哼道,看了叶凡一眼,说道“……周森可是大事。”

    齐振涛这是在警告叶凡贪得无厌,一下子托出两个人来。所以,齐大炮有些怒了。

    “我晓得,不过,于友和的事我去费〖书〗记。到时真有人提出来,齐叔给支持一下就行了。齐叔对小叶的恩情,我永生难忘。”叶凡说道。

    “少来这一套,你小子,唉,又在我面前打感情牌了。我这,看我,我齐大炮这个,也在重感情了”齐振涛摆了摆手。

    他看了叶凡一眼,突然说道“这段时间齐天也不知去啥地方了,估计是去执行秘密任务了。最近,看到亦秋一个人有些孤单。

    她可是怀孕了,太郁闷不大好。”

    “怀孕了!”叶老大瞳孔猛地收缩,心说齐天这小子还真厉害,这播种也太快了吧,一箭命中了。

    “怀孕有啥奇怪的,你小子,就喜欢大惊小怪的。不过,这婚事得抓紧了。”齐振涛哼道。

    “呵呵,好好好!齐叔,等齐天一回来,我马上去梅家一趟,我这个媒人就是劳碌命啊!”叶凡笑道。心说齐老大也提条件了,就这事,简单。

    “不是这事,都怀孕了难道还担心媳妇儿飞了。我是想啊,得给齐天找个较安静的生活了。”齐振涛摆了摆手,讲道。

    “这事,我早考虑过了。等这次任务回来,我会想办法,让齐天回到普通部队工作,或者是军分区都行。而且,他们那个组织退下来的人会提一级使用。齐天现在是上校了,提一级就是大校,担任某师师长是完全有能力的。”叶凡说道。

    “那好,这事就敲定在你头上了。到时,我只要师长位置。而且,这事,我不会去跟梅家讲的。这个,欠他们人情,还不如你小子还我人情,哈哈哈,咱们俩再干几杯怎么样?”齐振涛突然高兴了起来,爽笑开了“这个,齐叔,好像,哪个啥的,是俺中套了吧?”叶老大有些郁闷,此一刻一下子就明白了。

    和着自己在挖坑给齐大炮跳,而齐大炮倒是不露声色的挖了一坑给自己跳了下去。这个,到底谁胜谁败,分不清了。

    “中个屁,你挖两坑,我才一坑,谁占便宜了?”齐振涛没好气的哼道。

    “你也挖两坑了,齐天的师长位置可是相当棘手的。还有跟梅家谈结婚的事,这事,我也得跑断腿了。”叶凡大叫了起来。

    “叫个屁!对长辈要尊敬知道不?什么你呀你的,要称呼“您”没大没小的,给老子滚蛋去。”齐振涛给了叶凡一个脑门子,下令逐客了。

    “俺滚!”叶老大摸了下头,自然早站了起来,趁机溜了。这个,再留下去谁知齐大炮同志还会整出什么难事来刁难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小子,溜得比兔子还快!”齐振涛哼了一声,看了老婆一眼,突然笑道“哈哈,有孙子抱啰!”

    “美得你!是我孙子,不是你孙子!”风雅梅没好气的白了齐振涛一眼,讲道“老齐,师长位置非同小可,你这不是难为小叶吗?我可是听说他最近很倒霉,好像军队一块不怎么样。”

    “那小子,虽说现在丢了军职。不过,他的能量,你看不到的。

    打断了腿还连着筋呢?齐天的师长位置,就落他头上了。也省得老子跑上跑下的累死人了。”齐振涛浅浅的笑了。

    第二天早上,叶凡带着安奇同志进了省公安厅。

    首先叶凡找到了分管刑侦的副厅长舁锐锋。

    “坐坐!”肖锐锋还是相当热情的招呼叶凡坐下。不过,当叶凡讲明来意后,肖锐锋却是一脸的难色。

    他顾左顾右了好一阵子才讲道“叶〖书〗记,不是我故意刁难你们。

    高潜的案子,是勾厅长亲自过问的,而且,指定刑警总队长崔雄刚同志在审理。省厅也是很重视这个案子的,你们放心,省厅会公平处理的。”肖锐锋自然是在和稀泥了,叶凡听得出来。

    “那勾厅长今天有空吗?”叶凡问道,知道找肖锐锋没用,干脆不讲了,白费唇舌。

    “我可以替你们问问。”肖锐锋说着打起了电话,嗯啊一阵子后说是勾厅长答应见叶凡等人了,叶凡带着安奇又往勾厅长办公室而去。

    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勾镇南同志长相真不像个〖警〗察,看上去还有一股子书生气,鼻粱上架着幅金丝眼镜,比马脸略短的脸庞。他看了叶凡一眼,面无表情,说道:“你就是叶凡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