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摸进苏林儿卧室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摸进苏林儿卧室



    ……那好吧,我们等着你们把事搞清楚,尽快移交人过来。到时通知我们一声就行了。”安奇显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什么,高潜被抓了?”苏氏会所经理苏贵才接到消息后大惊,赶紧往苏林儿哪里而去。

    苏林儿在海东市专门建得有一独栋别墅,那是尽显豪华奢侈。光是别墅外边的草坪就有十来亩之地,加上鱼池、假山等,听说当时耗资达七八千万,苏家,的确有钱。

    “想不到十拿九稳之地还不稳当,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一般的厉害。”苏林儿斜躺在她那把专用的,特别大号,既可以作椅子,也可以当临时头的床的床椅上,他看了苏贵才一眼,说道“你说说,是谁给了安奇如此的胆子?居然能搬出七师师长来?能量,不是一般的小

    。

    “能搬动燕长水的人,至少也得比燕长水级别职位高的同志才行。

    燕长水是大校,那至少也得是个将军出手了。共和国虽说将军彼多,但哪个都是有着背景、份量之辈。这次的事,变得更为复杂了。”苏贵才脸上挂着一丝忧虑。

    “不一定。”苏林儿突然摇了摇头。

    不过,苏贵才同志不明白,拿眼看着苏大小姐,知道她会解释的。

    “我听志刚说过,说是燕长水并不喜欢他。以前表现还不是特别的明显,不过,这次听说志刚的高炮团将改编为二炮的导弹团了。所以,虽说团的建制并没有变,但导弹部队从来都是国家的重点机密部队。是军中的核心军队,能担任新组建的二团团长,前途的份量也加重了许多。更何况,风传独立二团没准儿还能改为导弹旅。”苏林儿淡淡的哼了一声。

    “小姐是想说这事是燕长水在拿捏咱们苏家了,他,自然眼红这个位置了。”苏贵才一点就明白了。

    “燕长水一直不想让志刚成为改编后的导弹团团长,他有自己的亲信想坐这个位置。

    最近风传燕长水要调整各团的工作,估计就是想拿志刚开刀了。这次,估计我们的对头居然也晓得了这个秘密。

    所以,把高潜的事捅到了燕长水那里。这下子正好了,燕长水一直没有什么把柄,倒给他抓到了,借机整了志刚。

    ”苏林儿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一顿推敲之后居然找出了事件的要害。

    “难道安奇有这个能力?”苏贵才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他”苏林儿想了想,摇了摇头,沉吟了一阵子说道“这事,八成是叶凡干的。此人虽说出身并不怎么样?不过,听说军队中有几个拜了把子的兄弟。也许,是靠他的兄弟出马联系上了燕长水1

    所以,志刚这次刚好撞到他手中了。这事,还真有些麻烦。如果燕长水一直咬住此事不放,志刚,估计得上军事法庭。”苏林儿那好看的眉毛都在微微动着。

    “这个,小姐,是不是得赶紧想办法才是。高潜对咱们苏家很重要的,而且,他知道的也太多了。是不是得向老爷子说说了,不然,就怕燕长水下手太快,咱们会措手不及。”苏贵才脸上忧色越来越重。

    高潜的被抓,着实让苏贵才捏了一把汗。

    “不管重不重要,他们如此对待咱们,也不能让他们看咱们的笑话是不是?”苏林儿冷冷的哼了一声,寻思了一阵子,说道“你说说,燕长水是哪个集团的?”

    “哪个集团的我不怎么清楚,不过,听说燕长水跟总装备部的田振兴副部长关系较不错。会不会是他们一系的?”苏贵才有些不拿不定样子,看着苏林儿,说道。

    “嗯,脑子还没糊涂,信息也还不是很不灵通。”苏林儿小赞了苏贵才一句,说道“没错,就找田振兴了。”“小姐,田部长跟咱们并没什么交道,怎么找?”苏贵才有些郁闷样子。

    “田振兴跟咱们是没有什么交道,不过,京城梅家跟咱们家关系还有些。”苏林儿冷哼了一声。

    “对了!”苏贵才猛地一拍脑袋瓜,笑道“看我,把梅家都给忘了。梅长风不是到蓝月湾了吗?他还是基地副司令员,而第七师听说是直属蓝月湾基地管辖的。说起来,燕长水不正是梅副司令员的手下。只要梅司令半出马,燕长水难道还敢不听话?”

    “你错了!”苏林儿摇了摇头。

    “错了?”苏贵才满脑子迷惑,看着苏林儿有些呐呐然了。

    “这样讲吧贵才叔,咱们换个思路。梅长风虽说跟咱们家关系还不错,但燕长水未必会卖梅长风的面子。

    刚才不是跟你讲过,燕长水跟田振兴关系不错吗?难道他还真会怕了一个梅长风?

    不就是个副司令员,总装备部的一个副部长,份量比蓝月湾一个副司令员大得多。

    如果梅长风跟燕长水有交情另当别论了。可惜的是,据我所知,梅家跟燕家并没有多少交集。”苏林儿说道。

    “我明白了,首先要打通梅长风,而梅长风要做好燕师长的思想,而燕师长眼神盯着的是田副部长。

    所以,归根结底,得先做通田副部长的思想才行。而咱们苏家跟田副部长也没多少交集。

    所以,这事,得由中间人梅家出面去跟田副部长打交道。做通了田副部长思想就等于做通了燕长水工作了。”苏贵才恍惚大悟样子,看了苏林儿一眼后,不过,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不过,1小姐,梅家跟咱们家虽说有些交道。

    但是,京里这些家族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没有利益交割,人家估计会和稀泥。”

    “当然这样,没有利益交换,人家梅家凭什么要帮你。更何况,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燕长水要借机掰倒志刚,到嘴的肥肉不可能一下子就松口的。所以,梅长风要做通田振兴工作,估计也得huā些力气才行。梅长风huā了利益,咱们得双倍补偿给他。不然,没有利益就没有动力,也不能让人家吃亏了是不是?”苏林儿淡淡的居然笑了。

    “小姐,咱们拿什么说服梅长风?”苏贵才一下子也来了精神头。

    “钱能通神,梅家经济一块的掌舵人是梅真东,是梅家老爷子的亲弟弟。”苏林儿说道。

    “对了,前次回京。不正听说梅氏集团要跟咱们家合作经营地产项目。老爷子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听说还没有允诺下来。”苏贵才说道。

    “嗯,现在房地产项目利润不错。

    梅家也看到了它的发展潜力,咱们家先行了一步,早就占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梅家想插进来分一杯羹,老爷子自然是要考虑一下了。这个合作项目达到10亿左右,咱们占大份额。

    而梅家却是提出要占有三成股份,俨然想成为新组建的房地产集团的二把手。

    他们想分的利润太多了,所以,老爷子一直还在考虑。不过,志刚的事既然落在燕长水手头上。

    这事,不能再拖了,我知会一下梅真东,相信在三成股份诱惑下,他会做通梅长风工作的。

    梅长风虽说在军队系统混,但,相信他不糊涂。没有梅家强大的财力支持,凭什么让他们在军界和政界都彼有一些有份量的位置落手中?”苏林儿冷哼了一声,这女子,说变脸就变脸,相当的快。

    “不过,就怕老爷子那边觉得不划算。”苏贵才有些担心。

    “没事,我会做通爸的工作的。”苏林儿说道,拿起电话打了起……,

    晚上九点。

    范刚这妖棍来了电话,一脸嘻笑着说道:“报告老大,成功转移苏林儿目标。”

    “你小子不会把苏弗匕劫持了吧?”叶凡笑道。

    “不会,要让她离开别墅还不容易?”范刚得意的笑道。

    “用的啥办法,说来听听,看看能否入流?范刚,耍手段要耍,但是,手段也分高明低阶的。你现在也进入五段了,算是一中等高手了。”叶凡淡淡笑道。

    “简直,一枚石子搞定了。”范刚说道。

    “没伤着她吧?”叶凡心里一惊,问道。

    “没有,老大交待的,我怎么敢伤着她了。再说,那女子,生得的确很惹眼,我范刚可是怜香惜玉之辈,怎么可能伤着她。

    当时她车开得快,我躲在一树林子里用弹弓弹了一颗石子,打的不是车窗而是车前盖子。

    不过,她的车速太快了。受了惊吓,车子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护拦,只是刮了一下。

    好像是左手臂有点擦伤,到医院又是挂瓶又是打什么破伤风的针,这样一折腾,估计晚上是不会回别墅了。”范刚一脸的干笑,兴哉乐祸不已。

    “嗯,行了。你监视着她,一有回来赶紧给王仁磅打电话。我马上叫他出发。”叶凡说着,挂了电话给王仁磅,这货一听,立即带着些必要的工具出发了。

    晚上倒不是月黑风高之夜,月亮还挺亮的。王仁磅这货师啦着就钻进了苏林儿的别墅。

    别墅四周虽说有四个二段左右低手在盯着,但王仁磅是什么人,声东击西的法半百试百灵,如大鸟一般的就溜进了人家别墅。

    这厮头上套了个长筒丝袜,一身黑衣,倒真有些“我来也,的特质。轻车熟路的进到了第一层,这厮直奔苏林儿卧室而去。因为,这厮早就来踩过几次盘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