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时时彩-大发5分时时彩官方 > 官术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大师也骗人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大师也骗人



    自然,到最后有人本想提出反驳。不过,看了一眼主席台上最正中央坐着的唐浩东校长,结果,也没人出来反驳。姜红也是淡然一笑,下了演讲台。

    不过,当第二位副班长燕飞亲自刀上阵,他们组的调研话题是《市政建设要遵循客观规律》。当燕飞刚讲完,‘红嘴’宁红立即站出来批驳。

    该nv子说道:“世界都有规律,遵循客观规律搞好市政建设本来无可厚非。不过,作为一个城市,特别是大城市,你们看到没,堵车堵得让人头痛。如果只注重人文和客观,忽视了这一点,市政建设将出现重大的……”

    对于燕红同志的论题,结果有三个小组代表站出来批驳。而秦天明和唐林两组都有人参与批驳。燕飞同志,自然是一脸僵尸脸坐了下来,心里愤怒到了极点。看了秦天明和唐林一眼,把愤怒深埋了。

    当然,这个就是竞争的残酷唐林和秦天明等人各自在组内早商量好了。抓住一切漏软肋狠辣出手。

    jī蛋里也要挑出骨头来,只要该组的调研课题有病,就有机可寻。受到人批驳,最后哑口无言,你还怎么得到等级高的评定?

    而且,两位组长背后势力很大,批驳起来也是毫无顾忌。有时甚至,批驳的理由显得有些牵强。但是,这个社会,在辩论时气势有时也是一大亮点。本来有些牵强的理由也变得十分的正规了。有的事,谁也讲不清楚,你说有理就是有理了,无理也有理。

    第四个上场的轮到叶凡同志发言了,倒也是叶凡亲自刀上阵。只见叶凡同志淡定的笑着,如ūn风拂面而过,给人一种亲切舒坦着的感觉。

    这厮首先面对全体领导、学员们一个深躬身,说道:“尊敬的各位领导,学友们,你们好。我是从一个山沟子里的偏僻小县出来的。所以,我们组的调研也受了我这个组长的不良影响,带着纯朴的农民气息。”

    叶凡这种新颖的发言,倒是引来了一阵子稀稀落落掌声。不过,当大家看到唐浩东副主席都鼓掌了,后面顿时是掌声雷动,那调研话题还没出来,现场气氛倒是抢先达到高了。

    其实,叶凡晓得,唐浩东会拍掌,那是对老百姓的认可,是对华夏几亿农民鼓掌,并不是在为自己鼓掌的。这个抢眼点,当然也是叶凡有预谋的发热点了。

    “谢谢!”叶凡巡了全场一眼,再次一个深躬身,说道:“我们组调研的课题叫做——《要塞经济是区域发展的节点。》”

    “叶凡同志,你这课题使我想到了军事要塞,不会,你们组调研的是行军打仗吧?”这时,唐林的手下宋奇同志在唐林的眼光注视下,勇敢的打断了叶凡的演讲,才冒出一个题目这厮居然就出来反驳开了。

    “哈哈哈,宋奇同志,军事打仗也是一个课题嘛,没准儿叶组长那一组都是军人出身的。”‘红嘴’宁红微笑着助威道,自然,有讥讽味道。

    “同志们稍安勿躁,听我解释一下何为‘要塞经济’,当然,这个跟行军打仗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我讲的‘要塞经济’指的是在如军事要塞一样重要的地方或区域,此地是展开了经济大发展的繁荣地方。

    比如,我们组就在南福省德平地区的麻川市调研了好几天,对于麻川的巨大变化,同组的所有组员都是有目共睹的。

    特别是本人,不敢妄自菲言,但也想说说。前年,我到麻川县上任县长时,麻川县的经济等各项指标在全省垫底。

    而且,当时,麻川县被全省人民美称为‘县长的坟墓’。因为那个地方,上两任县长,一位同志现在疯人院,一位上吊死了。

    而我要去那个叫坟墓的地方,说句实话,心里,的确有些惶然。

    路是死路,不通往任何地方,前面天车山像天墙一样让麻川县成了一个世外桃源。

    不过,这种世外桃源并没有陶公讲得那般美好。光是天车山这jiā通桎梏每年都得吞噬十几条人命。

    而麻川县人穷啊,穷得还在啃地瓜吃地瓜叶子。后来,天墙公路的顺利开工……

    麻川县经济得到大发展,两年时间,麻川县成功撤县建市,成为勾通安东、江都、南福三省的咽喉要塞。

    而且,麻川县由各项指标全省排名倒一,一举ǐng进南福省前60名。听起来好像还是ǐng落后的。

    但是,南福省有上百个县,而且,仅有两年。从中,我看到了麻川市作为‘经济要塞’的巨大拉动作用,麻川市的倔起,对于周边几个县,甚至,几个地区都有着巨大的经济拉动作用。

    我想,这样的‘经济经塞’如果咱们华夏能多来一些,以它为节点,辐出去,就像一节火车头,有力有利的拉动着周边经济发展,形成它独特的‘要塞经济区’。

    同志们,大家想想,一旦全国涌现出几十个,甚至几百个这样的要塞经济区域带,是不是全国都将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经济大革命时代……”

    叶凡的话倒是引起了学员们的深思,这时,姜红站起来说道:“叶组长,你讲的研究课题的确新颖,开始时我还以为是军事要塞,你能把经济发展的节点比作经济要塞,这个比喻很形象。不过,这种要塞经济从何处得来,全国又能找出多少。如果遍地开uā了,还能称之为要塞吗?”

    “呵呵,如果从纯自然的节点来说,当然不多。姜红同志,麻川县原先能发挥出‘经济要塞’的作用吗?

    不能,为什么现在能了,就是因为各方面条件造成的。我想说,事在人为。没有条件,咱们可以靠自己创造,哪一任为官者能抓住这一点,就可以创造奇迹。

    你的奇迹也将是你档案袋里必不可少的成绩资本。有人说当官的不能提要帽子。

    不过,本人反倒认为,有了成绩政绩,为什么不能要帽子。这个,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得到提拔嘛!”叶凡刚讲到这里,倒是惹来了一阵子掌声。因为,在坐的都有同感。

    掌声平息之后,叶凡继续说道,“麻川当时一穷二百,为什么能成为现在的‘经济要塞’,这个问题我可以详实的答复你。不过,现在还有好多组没讲完,我们可暂时押后,放在以后讨论……”

    “呵呵,叶凡同志,你们可以展开讨论。调研课题的时间没有规定嘛,一天完成,太仓促了。

    可以用二天三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只要有于国于民有利的话题,你们都可以展开讨论。

    最后,如果能行成效果的方案放在实践中去实施,这才是这次调研最大的收获。

    你们是来学习讨论的,有助于提高各方面能力的事为什么不去干。这一点,学校支持你们。你们放嘴大胆的讲。”这时,党校常务副校长李济田笑着开口了。

    唐校长也点头表示支持。

    后面,在jī烈的辩论中,叶凡用他那详细的数据,充分的论证,真实的感受,倒是使得反驳者是越来越少。就是宁红到最后也是偃旗息鼓了。

    研讨辩论会jiā流了整整三天,虽说同志们都很jī烈,像拉锯战一般,但是,互相都颇有些收获。

    最后,评定结果出来。叶凡、秦天明、唐林、三组获得集团全优。还是相对公平的,其中有没猫腻,这个,自然有。

    学校放了一天的假,加上星期天就有三天了。叶凡回到了红叶堡,见张道林大师也到了。

    叶凡把情况具实跟张大师说了一遍,大师笑道:“以前,我看风水都是为东家看的,想不到这次出手,却是为了骗东家,有味道,哈哈哈……”转尔又说道,“不过,我得先去现场实地看看再说,这骗人,也得有证据才行。不然,胡言语很容易穿帮的。”

    “唉,这事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因此让大师的名头受损,叶凡真是罪过了。”叶凡相当的不好意思,不过,跟梅从云这口气肯定得挣回了,人活一辈子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面子而活。面子就是脸子,没脸子还活什么行头。当然,量力而行。

    “没事,风水这种东西,说句实话,有天地灵气,万物都有灵。现代风水,其实不是mí信,也不是玄学,而是与地理、生态、文化等专业jiā叉的一学科。

    风水学其实大有学问的,人是自然之物,生于自然之中,当然得注意自然对人体的影响了。

    而风水讲究的就是人与自然天人合一,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风水大师能给人选择一处自然的好地方生活,至少,你天人合一的基础有了。

    但是,真要做到这一点,跟你的个人生活还是很有关系的。地理环境我们可以为你选择,这是基础。但你的个人行为,我们可以建议,但无法确定。

    所以,这其中有许多的不确定不过,在风水一块,至少在咱们国家,我张道林说这里不行,那就是不行。”张大师突然豪兴大发。

    “这就是大师权威吧。”叶凡微笑道。

    “你们政fǔ官员不也一样吗?领导说行就是行,不行也行是不是?领导说你没干好工作,你干得再好也得不到重用。凡是反对领导权威的,最终的下场都是可悲的,哈哈哈……”张道林心情不错,爽朗的开起了玩笑了。ra!!!